孩子上吐下瀉,“半吊子”媽媽的做法連上海兒科專家都點贊!

孩子上吐下瀉,“半吊子”媽媽的做法連上海兒科專家都點贊!

讀者來信

黃醫生:

您好!我是一名年輕媽媽,關注您公眾號挺久了,前段時間,孩子上吐下瀉,在就醫、吃藥這個問題上,我和家人也差點因為觀念問題吵起來,孩子病好後,有感而發,寫了一篇文,發給您(見附件),也是想和眾多和我有相似經歷的年輕媽媽分享下感受。或者,您也可以點評下我的做法是否合適。如採用,我會很高興的。謝謝!

祝您一切順利。

阿山

孩子的事,小事也是大事,就是這樣一句話,常常就像風一樣,可以吹起家庭的波浪,有的時候是漣漪,有的時候確是狂浪滔天,難以平息。孩子從出生開始,大家就關注她/他的一舉一動,稍微有病痛,家中長輩立馬從各方登場,保衛孩子,要是意見不統一,大家的焦慮中就放佛升騰起了另外一股烽煙。

先講個小故事

大約四年前,我還是少女之時,和兩個閨蜜在單位食堂吃飯。

結婚不久未生娃的大蜜突然抬頭問:“你們以後要是有了小孩,生病了去看醫生,會吃醫生開的藥嗎?”

我:“廢話呀,不然看醫生幹嘛!”

未結婚的小蜜:“為什麼這麼問?”

大蜜拿出手機:“我有一個同學,她家娃生病了帶去看醫生,醫生開了藥,她卻發朋友圈說不能吃,喏!你們看!”

我和小蜜湊上前,朋友圈很短,附上了幾張開藥單,隻言片語中憤慨的情緒撲面而來,內容就是在抨擊我市某三甲醫院的醫生竟然開出這種藥給小孩吃。

我和小蜜對視一眼,嘴快的我忍不住了:“為什麼不吃醫生開的藥,難道忍心讓小孩子難受嗎?你們怎麼看?“

大蜜回答:”對呀,有病就治病啊,看醫生就吃藥咯。“

小蜜也說:“看不懂這藥,不過我應該也會聽醫生的吧。“

歲月不居,時節如流,時至今日,我已經從當年不諳很多事的老女孩變成了一位老母親了,這些年,我結婚生娃,經歷了當媽媽的很多事,其中,最最最最害怕的,莫過於小祖宗身體有恙,不過,也真是萬萬萬萬沒想到,當初那個被我嗤之以鼻的朋友圈,有一天竟然差點要變成我自己的朋友圈。

寶寶嘔吐腹瀉

今年春節,我們帶著一週八的寶寶回到縣城老家,由於上班族的假期只有短短七天,所以我和先生一合計,打算先回城市裡,把娃安放在爺爺奶奶處過了元宵再接回來,這樣既放心,又給了我和先生難得的二人世界。

頭兩天

沒想到,年初九早上七點,睡夢中的我突然聽到電話,一看是公公打來的,我心中咯噔一下,大概率是寶寶生病了。我接起電話,果不其然,公公告訴我,昨晚十一點,睡覺中的寶寶突然醒來,吐了一床,安撫了好一會兒,給她喝了奶,結果又吐了,早上起來喝水,接著吐……全家都被為這個小祖宗擔心不已。

我跟公公說:“不然把她帶出來吧,我帶她去看醫生。”

公公說:“看她這樣吐,我有點怕,我先帶她去縣城醫院看看!”

“也好。“掛了電話,我滿心焦慮,就開始各種百度,各種諮詢朋友。

過了半小時,公公給我發來了縣醫院醫生的診斷,腸胃炎,開藥如下:

我瞪大了眼睛:多潘立酮片(嗎丁啉)、維生素 B6、利巴韋林、枯草桿菌二聯活菌顆粒……(黃哥點評:急性腸胃炎主要是口服補液,嚴重脫水可以靜脈輸液。嘔吐不推薦用嗎丁啉,嘔吐嚴重可以用昂丹司瓊。利巴韋林確實不妥。益生菌輔助治療,可有可無。

這不都是各大育兒公眾號反對用於嬰幼兒的藥物嗎?不要說是育兒公眾號,利巴韋林,連權威媒體都強調過,這是一種不良反應和用藥禁忌都很多的藥物!“兒童急性感染性腹瀉不能用利巴韋林”,我每次也都第一時間轉發到家族群裡。

為什麼一個縣城的兒科醫生,甚至是兒科主任醫師,卻還會開出這種快要被淘汰的藥。我情緒激動起來,馬上回撥了公公的電話:“爸,不要給寶寶吃這些藥,這些藥都是亂開的,把寶寶送出來,我帶她去大醫院!”(黃哥點評:還是啊

非常慶幸地是,公公婆婆都是很尊重年輕人的人,他們看著寶寶難受,雖然萬般於心不忍,也還是忍著沒有把藥送到孩子嘴邊。婆婆和孩子的姑姑最終帶著行李,坐了三個小時汽車,把孩子送到了我的跟前。

抵達家裡時,已經是中午了,寶寶不願進食,脾氣也差,動不動就叫大家“走開”。下午,寶寶吃什麼吐什麼的情況有所緩解了,但是,卻悶聲不響地發起燒來。

我帶著寶寶去了市裡的三甲醫院看兒科急診,醫生面診後跟我說是腸胃炎、喉嚨有點紅,也明確跟我說不用吃抗生素,開了益生菌等藥:

雖然這個“王氏保赤丸”依舊讓我心存疑慮,但我還是把藥單發到家族群裡,目的是給孩子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看看這裡的醫生開的藥(黃哥點評:找個踏實的醫生真難啊)。

第三天

拉稀果然隨之而來,第三天,孩子發燒到 39℃,期間吃了退燒藥,又燒回 39℃,還拉了十幾次的稀糊狀便便,在這個過程中。婆婆急壞了,催促我帶娃再去看看醫生。

可是,“看什麼呢?”我說。

“總要吃點藥吧!吃藥了孩子才舒服啊。”婆婆急切地說。

“這是自限性疾病,沒有特效藥的,能自己好。”我說。

“哎呀,吃了藥更舒服啊,我是主張要吃藥。”婆婆說。

隨後,婆婆數次欲言又止。我只好把在網路平臺諮詢廈門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兒科醫生朱碧溱的回覆給她看。朱醫生是我最信任的醫生之一。

朱醫生很及時地告訴我,“急性胃腸炎不用吃藥也能好,但是如果拉得厲害,大便水分多,可以吃蒙脫石散,最好配點口服補液鹽”。而且,朱醫生還明確告知,這種腸道病毒感染的週期對於小孩來說基本要一週甚至十天左右,我趕忙轉達給家人。(黃哥點評:靠譜。

婆婆仍舊默不作聲,也不再搭話,我心裡也煩,明明生病的確也要一個過程啊,為什麼上一輩總認為,什麼病都能多吃藥就能好得快呢?(黃哥點評:是的,黃哥門診也常常碰到這樣想法的家長,囧!

第四天

孩子不再發燒了,但是拉稀越發嚴重,收到來自我父母的各種電話催促,以及公公婆婆再一次試探性地徵求我意見要帶去醫院開藥或者掛瓶,我有點扛不住,心情也非常複雜。先生看著娃弱弱地躺著哭鬧著,米粒不進,腳不沾地,這時候也煩了。

“走吧,帶她去婦幼看急診”,先生說。

“看什麼呢?還不就是那些藥,益生菌、蒙脫石散、補液鹽,家裡都有啊”我還是那些話。

“你又不是醫生,你這看了點公眾號,半吊子在這裝什麼裝,看了醫生,總會開藥!有藥就吃!”先生很不客氣。

我心裡也很不舒服,我是真的想很理智地對孩子好,不願意看孩子去醫院再折騰。

最後,我和先生各退讓一步,讓先生帶著寶寶的糞便去化驗,結果是沒有白細胞,這位醫生看了化驗單以及上一次的診斷,說沒有炎症,也說不要再吃“王氏保赤丸”了(幸虧我沒給孩子吃,不然那苦苦的藥丸,不知道又要折騰孩子多久)。(黃哥點評:靠譜

醫生再次開了一瓶“複方丁香羅勒口服混懸液”,我心下想著可能根本沒什麼用,卻再也無力阻止他們的喂服,感覺這就是家裡除了我以外所有人急需的一瓶安慰劑吧。(黃哥點評:有時治癒,常常幫助,總是安慰)

這一天中午,婆婆回老家了,接替而來的是我媽。(黃哥點評:一切為了孩子

第五天

今天,孩子拉稀的次數變成了五六次。

到晚上,孩子的精力也有所好轉,灌進小半碗飯,飯後也能走走跳跳笑笑了。

全家人的心情都好多了。

第六天

上午,剛上班的我接到我媽的電話,劈頭蓋臉地就說“快帶寶寶去看看吧!”

據我媽描述,寶寶在床上不願起來,一直哭鬧,心情不好,不吃飯。

“這都第六天了,她都這麼痛苦也不吃飯,你還不帶她去醫院掛瓶!掛瓶才更快好!”我媽說。

“掛什麼瓶?”我說。

“到了醫院叫醫生掛瓶,你不用管!”我媽用難以遏制的怒火衝我爆發,我只好直接掛了電話。

緊接著,我手機不停地震動,是我媽發的各種寶寶在哭鬧的小視訊,真是隻女莫若母,我媽就是知道刺激我的軟肋。

我被激到了,又拿起手機給先生打電話,先生聽我說得很急,又是要請假,又是要去市內最好的醫院看醫生。

他也火起來,“當初不是你跟我說生病是有一個過程的嗎?你幹嘛被你媽一激就這樣,我現在忙成這樣,哪裡有時間,要看你們自己去看!”先生一頓發火掛了電話,我也愣住了。

關心則亂,誰說不是呢?

我終於還是回到辦公桌前,無奈、靜坐,思考下一步到底要怎麼做。大概糾結了一個小時,電話又響起來,是我媽。

她說道,“給孩子餵了一碗稀飯,吃完她就活蹦亂跳了,到現在也沒拉稀了,不去醫院了啊,你好好上班吧!”

我:“……”身子重重地往椅子後面一靠。

我又想起了網路平臺上的朱醫生,回看她和我的聊天記錄,突然發現她昨天給我留言了:“孩子有好轉嗎?一天拉幾次?”

雖然沒有見過她真人,但是卻感受到她作為一名醫生的職業道德,我趕緊告訴她情況已經有所好轉。(黃哥點評:兒科醫生工作高負荷、高強度、高壓力、低收入。優秀兒科醫生更少,一定要呵護哦。

從寶寶感染上消化道病毒,最開始吃什麼吐什麼到活蹦亂跳、拉出成型便便、吃飯津津有味,整整花了八天。其實,我在第二天就在網上看了新聞、搜了資料,覺得大概率就是傳說中的“諾如病毒”。

“在冬季,孩子有嘔吐和腹瀉的症狀,那極有可能就是諾如病毒感染了。諾如病毒通常先嘔吐,後腹瀉,還可能有發熱表現,但發熱多在 2-3 天就消退了。如果嘔吐嚴重的,導致脫水的情況也會出現,那這時孩子是病懨懨的,看著弱弱的。”(黃哥點評:更可能是輪狀病毒腸炎

套在我家娃身上,真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全佔滿了。不過,當病毒來襲,需要接招時,來自寶寶的哭鬧、長輩的囉嗦以及對自我判斷的懷疑,還是讓人有點抓狂。還好,在我的家庭裡,雖然另一半和長輩都很質疑我,但最終也選擇了尊重我。而在一些婆媳關係不和諧的家庭裡,甚至是同事口中,我都有聽聞奶奶外婆偷偷灌藥或者是引發家庭矛盾的事情。

很多時候,我們從科普公眾號獲得的知識,並無法打破長輩根深蒂固的觀念,無論我說了多少次“喝一桶紅棗水都不能補血”,我媽還是會在我例假結束時叮囑我“喝點紅棗水”。看著孩子生病難受,作為父母的我們也想快點讓他們能舒服一點,但是更多長輩心裡都覺得吃藥能好得快,苦口良藥灌也要灌下去,而我們,更願意選擇相信自限性疾病有它的週期,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護理、科學護理,沒有把握時及時就醫面診。

剛懷孕時,我就喜歡閱讀各種育兒公眾號,總覺得要當寶寶最合格的守護者,就要走科學養育的路子!怎麼科學養育,當然是自己要先能夠接受科學的理念。

還記得,寶寶六個月的時候突然發燒,連續燒了三天。

第二天晚上燒到 40℃ 以上,我再一次慌了。(黃哥點評:高熱容易抽筋,家長容易慌神反應

雖然我已經做好“幼兒急疹”的基本知識儲備,但是,我還是怕那個“燒壞腦子”的謠言。

於是我託關係找到了一位兒科主任醫生,面診時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寶寶的體溫已經降到了 37.8℃。醫生看了驗血單之後說這是病毒性的,開點抗病毒藥吧。

我看他拍下“奧司他韋”幾個字,就想起這個藥似乎是在發病 24 小時內服用才有效果,超過就沒有服用意義了。(黃哥點評:奧司他韋在流感 24 小時內用最好,超過 24 小時用也有一定的好處。

於是就斗膽說了一句“我們已經第三天了,還有用嗎?”

醫生愣了一下,用退格鍵刪掉他開的藥,抬起頭笑著對我說“那我就不開藥了,回家再觀察觀察,有可能就是幼兒急疹呢!你能接受嗎?”(黃哥點評:醫生可能懷疑流感,但也可能是幼兒急疹。雙方都好尷尬啊。

我點點頭,詢問了一些護理的細節,醫生叮囑了注意事項,我帶著寶寶就回了家,第二天,寶寶臉上果然起了玫瑰疹,真的是“幼兒急疹”。

事後,我總結了一下:雖然這次診療去了醫院,啥藥沒開,看起來有點浪費醫療資源,但是卻是有實實在在收穫的。因為自己從育兒科普公眾號學到的知識,真的不是“半吊子知識”,它包含最基礎的用藥指導,它甚至可以在某些時候避免過度醫療。(黃哥點評:說的對。家長都在學習,醫生也要學習喲

當然,只有面診過後,我才能確定我在家的判斷是不是正確的,這樣將來孩子有毛病的話,我就能更加準確地知道是否需要馬上就醫、何時要就醫,一方面避免浪費醫療資源,一方面也避免了過度診療。(黃哥點評:給你個大大的贊!)

時至今日,網路發達,介入診療已經成為每一個病人的權利。我作為監護人也並不是想要干涉醫生的診斷,而只是想要為孩子在出現小毛病的過程中增添一份保障,避免亂用藥、瞎著急、白忙活,還能夠從實踐中學會更多科學護理的知識。當然,也更有底氣去面對長輩方面的壓力,在一些常見小毛病中,可以小小地做一些抗爭,努力學習的媽媽們畢竟真的不是“半吊子”。

參考文獻:

1.David O Matson, et al.Acute viral gastroenteritis in children in resource-rich countries: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uptodate:Jan 2019

2.Freedman SB, Adler M, Seshadri R, Powell EC. Oral ondansetron for gastroenteritis in a pediatric emergency department. N Engl J Med 2006; 354:1698.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