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

為什麼人們願意沉浸在負面情緒中?

在精神分析理論中,有一個詞叫做“強迫性重複”,意思是說人傾向於不自覺的重複一些早年的創傷性體驗,比如曾經被羞辱的孩子,當他成年後,他會不斷地無意識的創造曾經被羞辱的類似場景,然後會被再度羞辱。

其實,沒有人願意讓自己重複體驗那些痛苦,但是卻又很難從那些體驗中逃出來,這是因為:

1. 那些體驗是熟悉的,即便那是讓人痛苦的體驗,但是因為它熟悉,所以我們還是願意不斷重複它,因為熟悉可以帶來安全感。

對於那些更舒服的體驗,我們理智上可能知道會好些,但是因為在成長中沒有積累起相關的經驗來,所以不想去嘗試。我們被限制在舊有模式中,不斷重複痛苦。

2. 人傾向於以自己經驗到的模式去評估和感受現在的環境。

比如,一個人在成長中總是被父親批評,他對爸爸非常恐懼,當他長大後,可能就會對權威產生類似對爸爸那樣的恐懼,所以當他面對領導時,就會非常緊張,生怕做錯什麼挨批評,可是越緊張就會越出錯,於是導致領導真的批評他,於是這就進一步驗證了他最初對領導的恐懼:權威是可怕的。其實,這個結局的產生,在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引起的。

這個過程,在精神分析裡,叫做投射性認同。

3. 有時候一些負面的情緒會帶給我們自己特別的滿足。

比如一個兒童生了病,就會得到父母特別的照顧,他就學會了用自己受苦的方式吸引父母的關愛,也就是說受苦成了他自己的某種資本,可以吸引別人關愛他,或者他因自己受苦而感覺具有了某種特權。

這種現象常常在婚姻可以看到,比如,女人為家庭付出了很多,後來男人出軌,女人責怪男人負心,卻不知道,她付出的背後,可能暗含著對男人的指責:你不如我能幹,不如我負責,男人雖然說不出什麼,但這暗中隱含的責備,可能恰是他出軌的一個原因。

4. 某些痛苦的體驗可能帶來保護。

當一個孩子被批評時,他很傷心,於是他減少了與別人的接觸,從而使自己遠離那些不舒服的體驗,這在他的成長過程中,至少在那一刻,這是有保護意義的。

但是隨著年紀增長,這樣的方式會讓他的社會功能受損,於是帶來了新的苦惱,於是他又陷進了新的不舒服體驗中。如果他一直沒有辦法找到更有效,更有建設性的人際關係處理方式,他就會不斷陷入各種各樣的苦惱裡。

5. 重複體驗痛苦發生時的情景,也是我們內心處理痛苦的一個方式。

不斷重複的過程,其實也是一個不斷試圖改寫的過程。經歷過地震的孩子,有時會看到他們不斷把積木搭成高樓,再推倒它,這實際上就是他們將自己帶回到以前的創傷情境,並在重複中緩解那些恐懼悲傷,並在重建中找回控制感。

若要改變上面的這些狀況,需要做出很多努力。

首先,需要積累足夠的勇氣做出改變,因為任何改變,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次冒險;

其次,需要在改變中積累經驗,哪怕是改變中的一點點經驗,都能讓我們感受到,改變並不像想象中那麼可怕。

這一點點成功的經驗就可能帶領我們進行更多的探索,從而引發更多的改變,最終完成內在模式的重新塑造,將自己從舊有的痛苦模式中解放出來,也就脫離了那個在痛苦中的迴圈,從而完成對過去創傷的修復,用新的,更適應的方式去生活。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