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對抑鬱症患者說“我理解你”

不要對抑鬱症患者說“我理解你”

遭遇誤會、辦事不順、跌了一跤等這些世人皆經過的挫折,可以說“理解你”,抑鬱症的痛苦程度普通人極難體會——腦袋裡有座不斷長大的山!

老有人逢此時便說:出去旅遊嘛,隔壁的小姑娘得了抑鬱症,父母帶著出去玩了一個月就好了。

抑鬱情緒或者極輕度抑鬱症,這個方法對有些人可能有效,但對重症抑鬱無效。重症抑鬱患者躺在床上流淚,能減輕痛苦的那粒藥丸在床頭櫃上,他卻調動不起取藥、服藥的活力。

普通人見過的通常是抑鬱情緒,失戀了不吃不喝幾日,外加神思恍惚、情緒低落個把月,之後逐漸好轉,生龍活虎又投入新生活。這是抑鬱情緒。每個月有那麼幾天心情不好,不想做事,百樣無味,還是情緒。

抑鬱症用輕鬆一點的話來說(其實相當多抑鬱症患者懂得運用幽默來調侃自己),患者是“三無人員”:自我感覺無助、無望、無價值。思維、行動、反應遲緩,就像背了座山,或者是生活在慢鏡頭的膠片世界裡。有時候那座石山長在腦子裡,越長越重,昏睡、失眠、健忘、早醒……一天比一天增多。

所以除非你有過抑鬱症經歷,不要隨便對抑鬱症患者說:“我理解你。”遭遇誤會、辦事不順、跌了一跤等這些世人皆經過的挫折,可以說“理解你”,抑鬱症的痛苦程度普通人極難體會——腦袋裡有座不斷長大的山!

所以,不要對他們說:出去走走就好了。通過跑步、瑜伽、冥想等治癒的,頂多是極少數輕度抑鬱症,絕大多數人必須服藥。通過藥物緩解了“三無”、“三遲”等症狀,才能結合心理諮詢治療。處方權在精神科大夫手裡。沒人指望同樣服用精神類藥物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去 K 歌、睡一覺回來痊癒,為什麼要對得了抑鬱症的人說:唱個歌、睡一覺就好了呢?

抑鬱症患病的原因各種各樣,可能是遺傳,可能是童年時過於嚴厲的父母,可能有直接的抑鬱源(比如離婚、失業、喪親多重壓力疊加),還有些人就是找不出合適的歸因。我們不會去追問一名沒有吸菸史的肺癌患者“你是不是偷偷吸了煙”,我們也不要老去問別人“為什麼得了抑鬱症”,彷彿對方做錯了什麼才生病。

悲觀、絕望是症狀,是管理情緒機能失調後的表現,和他們說“不要這麼悲觀,開心一點”,沒有用處,反而增加了他們不被理解和接受的痛苦。原則上,所有加重病人“無助、無望、無價值”感的話,都不要說。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不要在抑鬱症患者萌生自殺念頭時,罵他“自私、不顧家人”、“意志不堅強的懦夫”等等。人要先具備了自我照顧的能力,再發展出照顧他人的能力。得了抑鬱症缺少行動活力,維持基本吃喝拉撒可能需要調動渾身力氣。他不是不顧家人,是照顧不了。要向專業人員求助,也要看住他,對他說:“和你一起,陪著你。”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