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酒精」究竟怎麼招惹你的臉了?

所以,「酒精」究竟怎麼招惹你的臉了?



 丨編輯/排版:Sady 責編:敏仔 審核:李雲

酒精 這一 人類歷史上的偉大發現  化妝品添加劑,經受無數追捧和質疑。

在護膚界,配方師對於酒精這一大類的添加劑愛不釋手的程度,不亞於菸民之於菸草。那真的是,不來一點不舒服。


小到防晒劑、爽膚水,大到精華液、眼霜,我們都能在成分表或高或低的位置看到它。

Tip1. 變性乙醇也屬於乙醇添加劑,這樣的操作是為了防止那些不法商販通過提純,將配料中的酒精製成食用酒精進行倒賣的違法活動。


Tip2. 聽說過戰鬥民族在禁酒期間喝洗髮水麼?還真有內味了。



有人喜歡加,就有人針對它。我們看到很多alcohol free/無酒精的護膚品營銷就是衝它來的。

那麼,為什麼護膚品中喜歡加酒精?它到底會不會對皮膚造成損傷?

1.

酒精在化妝品中的功能效用


溶劑作用


好,這是一道化學題。

我們知道,最常見的溶劑是水。但是有很多成分是不溶於水的,那麼,我們可能會把溶劑換成油。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當衣服上沾染油漆的時候,水是洗不掉的,但是我們換成汽油就能完美解決這個問題。當然化妝品中是不可能添加汽油的,不然你想自焚還是怎麼。


那麼,同理可得,也有很多成分是不溶於水及油的,只能選用酒精作為該物質的溶劑。

畢竟,很多物質如果不溶解的話,是很難適配於化妝品中的。

促滲劑


乙醇也就是酒精,其本身是小分子物質。常讀科普的你一定知道,小分子物質可以快速地穿過皮膚的角質層。

同時,乙醇與水有著不錯的親和力,那麼溶解於酒精的物質就可以隨著酒精緩慢滲透到角質層下發揮作用。

抗菌劑


酒精本身具有抗菌的作用,當化妝品中添加的酒精含量超過10%,產品就基本可以不再添加其他類型的防腐劑,做到自防腐。

當然很少見到專門用酒精做防腐產品,只是與其他功能同時作用的重要功能。

收斂與涼爽劑


一定濃度的酒精可以讓蛋白質變性,如果在化妝品中大量添加酒精,可以讓其起到快速乾燥的效果。

同時,酒精易揮發,在皮膚溫度的作用下,會加快酒精的揮發速度,液態——氣化的過程帶走大量熱量,讓皮膚表面變得涼爽。



這就是為什麼有些化妝品會大量添加酒精的緣故,因為其無可比擬的膚感體驗,讓很多人都欲罷不能。


比如之前很流行的健康水,其酒精添加可以排在成分列表的第二名。



2.

酒精對皮膚有哪些潛在傷害


角質層傷害


我們在介紹酒精的化妝品作用時,提到了酒精會令蛋白質變性。

那麼,在使用酒精含量偏高的化妝品時,它會快速抽乾帶走皮膚表面的水分,讓角質層變得堅硬幹燥


再加上酒精的滲透性很好,如果濃度偏高的酒精進入皮膚角質層後,還會傷害角質層與真皮層的細胞,導致皮膚屏障功能間接、直接受損。

如果在過度清潔的基礎上,再使用酒精含量較高的爽膚水或其他護膚品,則會導致皮膚變得脆弱敏感,敏感肌離你不遠了。

過敏性皮炎


過高濃度的酒精會導致皮膚角質層功能減弱,同時因為其促進滲透的效果加持,導致很多本來不會引起過敏反應的物質面對脆弱的皮膚時,變得容易過敏,從而引發過敏性皮炎。


變性乙醇的風險


變性乙醇聽起來好像沒那麼直接,但是其存在也有著莫名的風險。美國化妝品成分審查專家委員會-CIR Expert Panel 曾對其作出一個耐人尋味的判斷:變性酒精安全與否取決於加入何種變性介質。

乙醇變性的添加物質種類頗多,部分得到安全的證實,而還有很大一部分數據不齊全,無法給出安全性的判斷。


也就是說,酒精如何被變性?用了多少變性物質?很多時候我們處在一個未知的狀態,未知也就意味著風險。

而變性酒精的應用,往往是在酒精含量較高的化妝品中...

風險+風險=?後面我就不說了。

3.

酒精究竟還能不能用?


這如同我們之前探討的化妝品致痘成分的問題。要考慮的不僅是該成分本身,還有其他因素需要考量。

能用?


除卻整體配方的影響單看酒精本身,如果只是作為溶劑,化妝品中含1%-2%個位數的添加量時,酒精本身對整體皮膚的影響就微乎其微了。

甚至一些敏感肌可以使用的產品中,也會存在微量的酒精添加。

因而,添加量,是需要著重考慮的因素。

不能用?


但是對於很多大量添加酒精甚至以酒精作為主要添加劑的化妝品,我們就一定要小心了。

比如許多主推控油功效的產品中,酒精幾乎是其中大拿。


但是講真,酒精只能短時間改善皮膚油光的問題,“控油”完全是扯淡。

如果經常使用酒精含量偏高的化妝品就可以去參考參考上面的酒精添加劑危害部分了。


所以說...


所以說,酒精究竟對皮膚有沒有害,還是要看含量和濃度,個位數的含量雖說對皮膚的影響微乎其微,但是不排除其他刺激的可能,最終還是要看試用後的皮膚反應。

但像那些酒精含量偏高的產品,敏感肌能避免還是乖乖避免了。皮膚沒什麼大毛病的人也別多用,參考下潛在風險看看?

有句廣告說的好:XX雖好,不要貪杯。


參考文獻

[1] Overgaard, O, L., & Jemec, G. B. (1993). The influence of water, glycerin, paraffin oil and ethanol on skin mechanics. Acta Derm Venereol (Stockh).

[2] Gajjar, R. M., & Kasting. G. B. (2014). Absorption of ethanol, acetone, benzene and 1,2-dichloroethane through human skin in vitro: a test of diffusion model predictions. Toxicology and Applied Pharmacology.

[3] Xhauflaire-Uhoda. E., Macarenko, E., Denooz. R., Charlier, C., & Piérard, G. E. (2008). Skin protection creams in medical settings: successful or evil?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and Toxicology.

[4] Hatta, I., Nakazawa, H., & Ohta, N. (2012). Disruption/Reconstitution of Skin Structure Treated by Ethanol. Chemistry Letters.

[5] Haddock, N.F. & Wilkin, J. K. (1982). Cutaneous Reactions to Lower Aliphatic Alcohols Before and During Disulfiram Therapy. Arch Dermatol.

[6] Manuela, G. N., Radu, M. n., Loida, O., & Gabriel, C. (2011). In vitro anti-inflammatory effects of hyaluronic acid in ethanol-induced damage in skin cells. Journal of pharmacy &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7] Donejko, M., Rysiak, E., Galicka, E., Terlikowski, R., Głażewsk, E. T., & Przylipiak, A. (2017). Protective influence of hyaluronic acid on focal adhesion kinase activity in human skin fibroblasts exposed to ethanol. Drug Design, Development and Therapy.

[8] Andersen, F. A. (2008). Final Report of the Safety Assessment of Alcohol Denat., Including SD Alcohol 3-A, SD Alcohol 30, SD Alcohol 39, SD Alcohol 39-B, SD Alcohol 39-C, SD Alcohol 40, SD Alcohol 40-B, and SD Alcohol 40-C, and the Denaturants, Quassin, Brucine Sulfate/Brucine, and Denatonium Benzoate1. (2008).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oxicology.

[9] Robert Baan, Kurt Straif, Yann Grosse, Béatrice Secretan, Fatiha El Ghissassi, Véronique Bouvard, Andrea Altieri, Vincent Cogliano, on behalf of the WHO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 Monograph Working Group. (2007). Carcinogenicity of alcoholic beverages. Policy Watch.

[10] Bommannan, D., Potts, R. O., & Guy, R. H. (1991). Examination of the effect of ethanol on human corneum in vivo using infrared spectroscopy. Journal of Controlled Release.

[11] Van der Merwe, D., & Riviere, J. E. (2005). Comparative studies on the effects of water, ethanol and water/ethanol mixtures on chemical partitioning into porcine stratum corneum and silastic membrane.Toxicology in Vitro.

[12] Pecquet, C., Pradalier, A., & Dry, J. (1992). Allergic contact dermatitis from ethanol in a transdermal estradiol patch.Contact Dermatitis.

[13] Ophaswongse, S., & Maibach, H. I. (1994). Alcohol dermatitis: allergic contact dermatitis and contact urticaria syndrome. A review. Contact Dermatitis.

[14] Lachenmeier, D. W. (2008). Safety evaluation of topical applications of ethanol on the skin and inside the oral cavity.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and Toxicology.

〔免責聲明〕
本文數據更新於2020年06月04日
由「皮膚科楊希川教授」原創,旨在為讀者進行科普
科普內容不能代替醫生診治意見,僅供參考
如有皮膚問題,請及時諮詢醫生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封面設計:阿程


以下是今日的拓展閱讀▼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