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醫者的呼喚:讓我有機會能一直做一個好人

一名醫者的呼喚:讓我有機會能一直做一個好人

小兒急性腸胃炎是門診很常見的疾病,使用抗生素也很常見。那麼抗生素是否使用都符合指徵呢?

據國內外文獻報道,小兒急性腸胃炎絕大多數都是腸道病毒感染(暫定90%),一小部分是細菌感染(暫定10%)。由於各個單位醫療水平、檢驗條件不同,10%細菌感染者可能早期不能檢查出來。

當前兒科壓力大,風險大,強度大,收入低,出現許多不合理的診斷治療,說好聽點是保護性醫療,說不好聽點是過度檢查、過度治療。例如,面對小兒急性腸胃炎(90%病毒性感染+10%細菌性感染),血常規白細胞高、中性粒百分比高,抗生素先用上再說。這時候,醫生風險降低了,10%細菌感染性患者受益了,90%患者花了冤枉錢,孩子也被濫用了抗生素濫用。如果不使用抗生素,90%患者受益,10%患者有可能早期沒有受益,醫生可能要多承擔這10%的醫療風險。

“山東聊城假藥案”,就像出門踩到了一泡臭狗屎,狠狠地噁心了一把醫生和那些淳樸善良的人們,撕裂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

看看下面這個截圖,好笑嗎?悲哀嗎?

所以,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女醫生高鐵上救人,結果卻被索要醫師證》**那篇文章在國內迅速走紅也不足為奇。


與大蔥省電視臺的那群犟驢們相比,鐵老大這次反應還是比較快的,派人專門道歉併發布致歉宣告。

官方雖致歉,但醫者心已涼。許多人也來越不敢再冒險救人了。正應了以前的一句話“所謂的冷漠醫生,年輕時大多激情萬丈。”

與此同時,又一篇文章也開始走紅““醫生,飛機是否需要緊急降落?”文章講的是中國的一位醫生在去燈塔國的飛機上救人的故事。雖然救人時,飛機乘務員沒要求看甄醫生的醫師證,甄醫生救人時壓力也很大,怕心肺復甦時弄斷病人的肋骨等等。但是美國有《好人保護法》,在救人時無論出了什麼事情他都不會被家屬訴訟 (Good Samaritan)。

在國內就尷尬了,許多人在救人時怕萬一救治不成功,觸犯法律,成了第二個“聊城陳醫生”、第二個“南京彭宇”;狠狠心不救吧,耳畔響起“希波克拉底誓言,”又不忍眼睜睜地看著病人死去。

最後,以下面這段話結束今天的話題:

作為一名醫生,在任何緊急情況需要我的時候,我都願意挺身而出。我不需要金錢的報答和榮耀,我只希望在我受到誹謗和傷害時能有法律保護我,能有政府和人支援我,讓我無悔的做一個好人,讓我有機會能一直做一個好人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