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讓我在生死邊緣走了一回

☞抑鬱,讓我在生死邊緣走了一回

昨天有姑娘問我,你每日看微信留言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小編答:自從當了“機器人”才發現,原來不快樂的人有那麼多。

以下是後臺出現的某條留言:

我現在檢查出抑鬱症狀,真的很痛苦,不想交際,影響到我的工作,簡單的事情變的複雜,頭髮大把的脫落,我不敢告訴別人,害怕他們說我是神經病.在這個病上只能靠自己去調節,醫生問我想不想死,我說我還沒到那個程度。

我大概吃了近兩個月的抗抑鬱藥了。想找一下病歷看看具體日期,但是也覺得不是那麼關鍵。主要是懶得動。這次我去“深科失眠抑鬱研究院”掛到了專家號。初診那天醫生問我以往就診經歷,我說起上次來,哭癱在醫院門口的地上,哭得抬不起頭直不起腰,幾乎一路爬到診室。後來服用的藥副反太大又送急診,後來就沒再看醫生和吃藥,直到現在又隔了18個月左右。醫生問:那你為什麼又來了呢?我說:想來想去,還是想請醫生幫助我。他說:自己扛不住了是吧。我說是啊。然後又泣不成聲。

醫生後來說我還要問你一些問題,不過你現在情緒比較激動下次再聊。我一邊抽泣一邊結結巴巴地說:我,我可以的,現,現在就問吧。他擺擺手說太堅強了太堅強了,下次下次。我現在想起這個畫面就想笑。

實際上後來的多次複診時醫生並沒有和我聊,我想象這位專家級別的主任醫師,大概同時具有精神科醫師和心理諮詢執照,可能會同時進行心理諮詢的。可能我沒有明確表達出這個需求,他也就只問問藥物反應如何,睡覺情況,然後繼續開藥了。

與 此同時,我覺得藥確實起到作用了。首先是一直噁心。比起剛開始的吐好了不少,但是噁心一直在,當我意識到自己的動作時,總是發現自己緊緊咬著牙,非常累。 另外就是現在每天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躺下。當睏意襲來時,就緊緊抓住然後睡去。那種睡不著+不肯睡的激動情緒似乎沒有了。自殺的念頭也幾乎消失,想起來 感覺有很久沒有計劃著自殺。我現在都想不起來為什麼我曾經會那麼想死,我沒有把那些詳細的計劃寫下來過,但還依稀記得曾經幾小時幾小時呆坐著計劃所有的細 節。現在那些情景實在如同前塵往事,不像是我自己身上的經歷,也不像是同一個時空中發生過的事。

但 還是非常累,沉甸甸的累。可能視力模糊,行動遲緩,還有與日劇增的背痛,都是因為累。我也不知道,沒有精力仔細去想了。其實,我還是能感受到這巨大的變 化:曾經切實存在的念頭,如今恍如隔世,究竟哪個是我真實的想法?其實只是一些藥物,它能左右人的思維和行動,那我真的只是一具微不足道的肉體。我曾經仰 仗著,依賴著的知識,經歷,情緒,行為構成的一整個自己,只是一粒不足掛齒的微塵。既然如此,何必急著生死呢。生也是塵土,死也是塵土。是不是我以前想要 自己做出選擇,只是因為驕傲,試圖用自己能做出的最大的動作,給世界一點影響呢。我不知道。答案總在風中。

前 幾天招待朋友去吃素菜,吃完以後在放生池周圍小小散了一會兒步。天已經黑了,放生池裡的魚和龜都看不到,卻是周圍點著的紅蠟燭,在夜色裡非常迷人。幾個年 輕的和尚從長長的樓梯走下來照看那些蠟燭,低聲交談。因為剛過完大節,放夜時的寺廟裡反倒沒有了遊客和香客,恢巨集整齊的廟宇莊嚴肅穆,被紅燭照著的身穿灰 袍的身影非常寧靜。我如飢似渴地望著他們每一個細小的動作,伸手,側耳,低頭,走動。覺得好看極了。其實也不是看他們,就算是走到街上看到隨便一個人,他 們鮮活地生活著,喧天地吵著架也好,埋頭走路也好,我都想駐足觀賞。招待的朋友是一家三口,有個非常可愛的一歲半的女兒。我看到她拉出漂亮的粑粑也想大聲 鼓掌,她哭她笑,她揚手,她吃糖,都那麼美好。哄著她親了我兩次,軟軟甜甜的吻,彷彿我人世中留下的,非常不重要的腳印,已經被漫不經心地覆上了塵土,而 那兩個吻,卻在這旅程裡蓋上了通關文牒。當然,所有這些印記還是會隨著藥物和時間逝去的,這我知道。

不知道我這個生命究竟所為何來,但如今大概不想死了。不是捨不得,而是沒有了那種必要。想到這一層,我感到熱淚盈眶。

**文章喜歡嗎?**點選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收藏】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