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得其他寶寶受傷,你是那個同款媽媽嗎?

看不得其他寶寶受傷,你是那個同款媽媽嗎?

黃貝爾

澳大利亞女性心理治療中心,澳大利亞聯邦心理治療協會認證臨床心理治療師。

孟子曾經說過:“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幾乎每個人都有對他人的同情之心、惻隱之心。因此,當看到別人經歷災難、受苦甚至遇害,目睹者的內心也自然會感到不安難過。這種感同身受的同理心,並不是外因導致的,而是人天生的本性中自然流露出來的。

然而,儘管目睹者並沒有實際經歷痛苦,但是她們的同理心卻讓自己體驗了一些非常極端的情緒,這種情況就叫做“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是,前段時間,三個月女嬰疑似因為媽媽參加睡眠訓練而窒息死亡的事件。很多媽媽由於看到了女嬰掙扎的視頻,心裡便爆發出了悲傷、憤怒、恐懼等等的情緒,甚至還伴隨失眠和不適。

圖源 | pixabay

01

如何判斷自己可能出現替代性創傷

隨著媒體傳播日漸發達,加上媒體為了獲取流量而採用的一些技術手段,使得人們從網絡、廣播、社交媒體轉述等渠道中,不斷會獲得一些突發性訊息。一些人由於性格,加上自己對事件的主觀解讀,和對受害者同理心,也出現了創傷反應。而有報告指出,女性更加容易產生替代性創傷。

可以看出,其實替代性創傷並不是一個“單一事件”。也就是說,可能並非是由於目睹了另一個人遭遇了不幸,單純由於自己的同理心而導致的嚴重情緒。就拿女嬰窒息事件來說,很多媽媽看到視頻後,第一時間腦海裡重現了那個場景,然後會把場景關聯到自己的家庭中,試圖判斷孩子的生存環境是否也存在同樣風險,接著可能會思考自己的家庭資源,看看這些資源是否幫助自己,以及家人是否在育兒上忽視了孩子的安全,甚至回憶起日常和家人的矛盾等等。

圖源 | pixabay

因此,替代性創傷,是一個“動態”過程。外部的創傷事件(例如女嬰死亡),其實有點類似於電影的劇本,而目睹者則像是導演。藉助劇本,激發了自己一系列的反應,並過度提升了自己的防衛機制。下面是經歷替代性創傷的人們常見的表現:

  • 感到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悲傷、憤怒、內疚、恐懼等)

  • 感覺難以接受自己現在的狀態

  • 感到難以做出正確的決定

  • 自己與他人的界限感出現問題(例如過度關心他人,過度向他人表達自己的焦慮等)

  • 與家人的關心出現問題

  • 出現生理上的反應(例如疼痛、心跳、失眠或無法集中注意力)

  • 經常忽視身邊發生的事情,陷入一種沉思或恍惚

  • 認為生活失去希望或意義

圖源 | pixabay

02

替代性創傷的傷害

上面提到了,造成替代性創傷的往往不僅僅是事件本身,而更多的是由於多種“內因”導致的。一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形成了不同的自我責任感。例如有些人在生活中善於奉獻自己,有些人善於表達觀點,有些人從不安全的環境中長大,無時無刻都存在一種焦慮……

當以上這種種的內因,與外部事件碰撞時,人們就容易產生對自己“責任感”的再次思考。最常見的,例如:

  • “我該怎麼做才能避免類似事件的發生?”

  • “我如何才能遠離這種危險的場合?”

  • “我該怎麼保護我的家人(孩子)免受傷害?”

然而當內因過強,尤其是目睹者內心的不安全感很嚴重時,所誘發的思考和感受,就不僅僅侷限於“責任感”了,而是自責、懷疑、消極、恐慌等等的情緒,並且可能存在思維過度發散的情況。例如:

  • “為什麼身邊總是有這樣的事情?我真的什麼都不想聽,哪裡都不想去。”

  • “我還能改變什麼?我身邊(家人)就是這樣的人!“

  • “我是在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啊,我這麼關心大家,卻根本沒有人在乎我,把我當什麼了?”

當看到一些不幸的事件,做出理性的、有限度的思考,當然可以幫助人們去規避風險。但是如果完完全全把自己“代入”事件本身,那麼就會限制自己的正常思維和行為了。用誇張一點的比喻,就是太過“入戲”了。

圖源 | pixabay

03

從感知自己、關愛自己開始

美國專注於創傷研究的兩位心理學家薩克文和珀爾曼,曾經總結過應對替代性創傷的三個基本原則:

1. 感知

感受並接納自己在目睹創傷事件後產生的反應,並體驗自己性格上的弱點與不足。

2. 平衡

當創傷對自己造成過於沉重的壓力,就要把精力轉向自我的關愛,用外部力量為自己賦能,就像蹺蹺板的兩頭。

3. 連結

讓自己與現實世界產生更緊密的連結,避免沉浸在自己營造的氛圍和情緒中,看清自己的真實需求。

圖源 | pixabay

具體來說,第一步人們先要能夠去感知自己在目睹創傷事件後,究竟“發生了什麼”。這裡不是說去追究創傷事件是怎麼發生的,而是自己發生了什麼情緒反應,或者過度思考。如果覺察到創傷事件對自己的刺激過大,那麼應該有意識地去規避相關的信息。例如,在網絡上屏蔽類似的新聞,遠離事件發生地等等。

同時,當事人如果有著比較好的自我覺察力,應該去審視一下自己(或家人)是否曾經也經歷過類似的場景——比如一些風險比較高的行為,自己的風險控制做得好不好。甚至說,自己在成長過程中,是否存在什麼創傷,讓自己對周邊的人或環境,總是無法產生一種信任感。如果能覺察到這些,可以考慮尋求專業機構的幫助。

圖源 | pixabay

至於平衡和連結,則是關乎於自我關愛的具體行為和技巧。例如充足的陽光照射、有氧運動、呼吸練習等等。要注意在生活中“為自己留空間”。比如全職媽媽要記住,自己除了是媽媽、妻子、女兒外,自己首先是一個需要被在乎、被關愛的女人。另外,要避免認為過度在乎家人,就可以讓自己成為“100分媽媽”這種想法。在合理的範圍內,接納自己的思維偏差和行為偏差,你我都是普通、平凡,但值得擁有幸福感的人。

參考資料

1.Lerias, D., & Byrne, M. K. (2003). 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Symptoms and predictors. Stress and Health: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Investigation of Stress, 19(3), 129-138.

2.Saakvitne, K. W., & Pearlman, L. A. (1996). Transforming the pain: A workbook on vicarious traumatization. WW Norton & Co.

(可上下滑動查看)

相關閱讀

道理我都懂,就是控制不了情緒

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父母?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