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傷風化的不是母親的乳房,而是你自己的骯髒的眼睛。

有傷風化的不是母親的乳房,而是你自己的骯髒的眼睛。

前兩天,網上的一個微博,引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爭議。

在深圳,一位母親在地鐵上給嬰兒餵奶。而對面的一位姓吳的先生覺得不雅觀,就偷偷拿手機拍下了母親哺乳的場景,並向媒體爆料。

博主問網友:你怎麼看?

我的看法是:這個吳先生腦子有病。

且不說照片上這位母親已經盡力做好了遮擋,即使真的有短暫的乳房裸露,是否就一定是有傷風化?

答案是否定的。

在通常情況下,女性的乳房被認為是性器官,有性的含義在裡面。女子在公共場所搔首弄姿袒胸露乳,在傳統社會裡面確實被認為有傷風化。

但問題是,乳房在很多場合並沒有性的意味。比如在醫院,因為檢查和治療需要,女患者面對男醫生時經常需要裸露身體的隱私部位,包括乳房乃至下身,甚至有時候需要赤身裸體。對這種裸露乃至觸控,我們早已經在倫理上理解和接受。這樣的做法沒有人認為有什麼不妥。即使在封建社會,也有“背父母不背醫生”之說。

為什麼?因為醫生對患者的診查,是一種完全的醫療行為,裡面沒有任何性的含義和意味。患者裸露身體並非對醫生的性挑逗和暗示,而醫生對乳房乃至下身的接觸也並非性接觸行為。

對醫生而言,乳房只是一個醫學上的解剖部位而已。醫生中流傳有這麼一個笑話,有人問一個乳腺超聲的男醫生:你每天摸幾十個乳房,回到家面對老婆是否會性冷淡?這位醫生回答:在工作單位那東西叫做乳房,回到家那東西叫咪咪。

同樣的,母親在給孩子哺乳的時候,其乳房就是孩子離不開的飯碗,而不是什麼性器官,沒有任何性的含義。覺得“不雅”,是因為你沒有將對方作為一個母親看待,而是心裡有了邪念。

WHO 2002 年發表嬰幼兒餵食全球策略,呼籲各國政府確保所有健康及相關部門保護、鼓勵及支援純母乳哺育六個月,其後新增適當的輔食,持續母乳哺育至兒童兩歲或兩歲以上。而我國的母乳餵養率,無論城市還是農村,都遠低於國際平均水平。

在現代社會,沒有幾個女效能學舊社會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大太太,可以躲在家裡喂孩子。因為工作生活的需要,哺乳期的母親經常需要帶孩子出門。即使做全職太太或休產假期間,也難免因為孩子生病打針等原因需要出門。

嬰兒和成人不同,沒有辦法按時間餵養,孩子可能隨時隨地需要餵奶。而我們的社會沒有可能為母親隨時隨地提供可供哺乳的隱私空間。

中國是禮儀之邦,講究理法,但理法不悖人情,亦不可苛責於人而失去人性。

古人講:禮有從權。

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嫂溺叔援之以手,權也。

男女平時要互相避嫌,授受不親,這是禮。但嫂子掉到水裡的時候,小叔子要伸手去拉她,這是變通。

為什麼要變通?因為見死不救是最大的不仁,為了死板的遵守禮法而見死不救,就違背了先賢制禮的原意。

撫養幼兒,令其不受飢寒健康成長,即使父子之倫,也是慈母大愛,亦是延續香火向列祖列宗盡孝。

嬰兒啼飢而不及時餵養,實乃極為殘忍的不愛不慈不孝不仁之舉。

在衣著端莊,不袒胸露乳,是禮。但坐視幼兒忍飢挨餓嚎啕啼哭,是大不仁。

先賢制禮,是出於大仁之心,教化百姓,使民眾知廉恥明是非。究其本心,斷不肯行此不仁之事。

故兩者相權,幼兒飢餓時讓母親及時餵養孩子,才符合先賢制定禮法的本意。

一個有教養的人碰到這種情況,應有同情憐惜之心,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並盡力為母親提供方便,避免尷尬。

至於那位旁觀偷拍爆料的吳先生,我只能說:有傷風化的不是母親的乳房,而是你自己的骯髒的眼睛。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