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喝了“百草枯”的小姑娘

那個喝了“百草枯”的小姑娘

   投稿人:An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慾斷魂。”一個節氣,讓本來是舒服至極的天氣忽然變得暗沉沉的,雨點也毫無生氣地吧嗒吧嗒地掉下。

已是中午時分,作為一名醫學實習生的我已經忙完自己的工作,準備洗手收拾東西下班。拿起手機,指示燈忽閃忽閃的,一看是早上同學發來的微信訊息:“小歐,昨晚1床走了,今天早上急診又收了一個喝百草枯病人,也是住在1床。”我遲疑了一會,又盯了手機看了一會,“1床走了······”一句無力的話像有無窮無盡地力量在腦海裡翻滾。哦,原來她真地走了,我一直在期待一個醫學的奇蹟,一直期待一個年輕的生命能夠再次含苞待放,可是,她終究還是沒有留下。

“百草枯中毒”是醫學界尚未完全解決的難題,對於急診來說,可以說是“談百草枯中毒色變”,這間地方級的大醫院也一樣。三個星期之前,我還在急診實習。1床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經受父母離異後又各自組建家庭後得了抑鬱症,心靈深處受到了某些無法癒合地傷害,她一時選錯了自己的人生。她不是我親手管的病人,但因為年輕,因為她可憐的家庭背景和生活,自從她被轉入重症病房的那一天,這個年輕的生命牽動著每個人的神經,從她進入病房的那一刻,整個科室就處於高階警備狀態:評估病情,全科討論治療方案,與病人及家屬的溝通等。似乎每一天都是在不斷地重複著······

或許是因為我還是一個年輕的實習醫生,或許是我家裡也有像她這麼一個正處於豆蔻年華的妹妹,我一直默默地關注她的病情,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病人。那段時間,觸動我的並不只是她的病情,還有為什麼一個正含苞待放的少女,會選擇了這麼一條不歸路?而她住院期間的一切,歷歷在目······   

任性的你,黯淡的他們

入院後的幾天裡,小姑娘一直都是清醒著,生命體徵一直很平穩,但她的脾氣是極壞的。每次查房的時候,她總是板著臉生氣地對老師說:“醫生,我現在什麼事都沒有,我要回家啦!”而老師每次都會耐心地她開導她:“我們還要多觀察你幾天,你不知道你喝的農藥是非常非常毒的,你要好好配合我們好嗎?”她一臉不屑地說:“醫生,我在網上查過了,這只是除草劑,只對肺有一些損害,沒什麼事的,我爸沒什麼錢,快讓我回家!”說著她把頭埋進被子裡,不理會我們。

老師雖然很無奈,但語氣裡還是溫柔地對她說:“我知道你們家沒有錢,但還是要等你好了才能讓你走,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不舒服要說出來。”而她太任性,有一次當著老師的面,把用來洗胃的陶瓷泥水打倒,氣憤地說:“我沒什麼事,我不要喝了。”後來,她就真的任性地再沒喝過。她爸爸在床邊,也是默默地看著她,眼裡黯淡無光。

因為百草枯中毒病情波動性很大,老師每天都會叫她家人出來單獨聊,每一次老師都強調:“對於這種中毒,目前她的狀況還算好,過完一天就算過了一個鬼門關,但誰都不能保證明天會發生什麼,而且這種中毒後期的肺纖維化死亡率很高,費用也大,最壞的結果就是到最後是人財兩空。”一開始,她家裡人不以為然,直到第三天小姑娘欠費停藥的時候,有了一些躁動。

小女孩住院的第三天,她生母來了。她生母哭著對老師說:“醫生,無論怎麼樣,你都要救救我的女兒,即使要我傾家蕩產也要救活她。”醫生,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會履行自己的責任的不是嗎?老師還是一如既往地跟她解釋小姑娘的病情和強調結果,她聽了之後一陣沉默,但語氣還是堅定地說:“無論怎麼樣,還是要盡我最大的努力,她爸出多少錢,我就能出多少錢。”

後來,我看著小姑娘的生父母臉色暗淡錄下視訊保證自己會履行自己該負的責任,其中生母在談到用錢方面,她還是激動地又重複了那句:“她爸出多少錢,我就能出多少錢。”後來,我再也沒見過她生母,在她床邊照顧她的一直是他生父和養母及叔叔等人。

我總是習慣查完房後去看看她,我希望跟她聊一下天,以一位醫生和姐姐的身份去關心她,她似乎不喜歡我,不願跟我多說一句話,只是平常的應付。默默地心疼她,她心裡承受多少不該有的成熟!

恐懼的你,是否得到安慰

一切貌似還是好的,小姑娘一直想回家,整個人有一些煩躁的感覺,對醫生們的態度更不好了。她生父母湊的錢很快用完了,似乎她是知道的。

雖然尿液檢測到的毒物濃度越來越少,但小姑娘心跳開始有加快的趨向了,肺部檢查的結果由開始的無明顯變化改為有滲出表現,甚至有中量的胸水生成。到了第十三天,小姑娘的血氧飽和度開始下降,甚至達到了1型呼吸衰竭的標準,生命體徵較前明顯的不平穩,已經符合了氣管插管的指徵。

查房的時候,她精神不如之前,整個人看起來也沒有之前任性,像一個真正十五的孩子一樣,看著很是讓人心疼。她哽咽地說:“醫生,我怎麼樣了,怎麼覺得呼吸有些困難,心跳的好快。”老師還是耐心地跟她解釋:“你目前病情有些變化,你好好地配合醫生,我們大家都要一起努力。可能必要的時候要進行一些操作,你要配合我,好嗎?”她突然哭著說:“醫生,我是不是快要死了,你救救我,我不要死!”看到她這樣,老師仍是握著她的手安慰她:“這個只是個操作,是為了病情好的。”而我,似乎眼裡進了沙,受不了這種氣氛,悄悄地走出去了。等到檢視完其他病人之後,我再回去看她的時候,她的心情平穩了一些。

她生父在一旁輕輕地對她說,聲音裡多了幾分疼愛:“你看醫生們多著急你,主任一天來看你幾次,其他醫生也時不時來看你,你要好好養病,好好聽醫生的話,這樣子才會好快一點的。”而她似懂非懂的樣子,轉過頭,沒有理她的生父,但是臉上的神情平復了好多。我過去拉了拉她的手,問她覺得有沒有不舒服,有沒有好一點。她認真地點了點頭,輕聲地說:“好多了,謝謝你醫生!”

科主任每次看完小姑娘之後,總是語重心長地教育我們:“年輕人,退一步海闊天空,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千萬不要一時間想不開。”教育謹記在心,可是我總是傷感,小姑娘的一時間想不開,只由她自己埋單嗎?

願世間再無“百草枯”

第三個星期我去到了感染科,關於小姑娘的情況,都是從在急診科實習的同學的口中得知。聽說,她最後還是行了氣管切開術。聽說,她已經進入了半昏迷狀態,整個人都很痛苦。聽說,她媽媽沒有來看她,她心裡或許期待著她媽媽能來看她。聽說,她爸爸一直陪在她床邊,有人看到他抽著煙在廁所旁哽咽。直到剛才,聽說她昨晚走了。

真是很厭煩下雨天,望著感染科樓外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一切如常,似乎世間所有的悲歡離合都只發生在醫院。我不自覺地往急診科走去,患者列表裡再也沒有熟悉的名字,1床那裡躺著一個大叔,聽說是因為生意失敗而喝了幾口百草枯,量不是很多,但隨時也有生命危險,耳邊忽然想起科主任的話,但更多的是五味雜陳的心情······

  願世間再無“百草枯”!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