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讀懂 | 如何守住患者的髮際線?

一文讀懂 | 如何守住患者的髮際線?

當你的患者問你,醫生我想來植髮際線——你該怎麼回覆呢?脫髮是門診中常見的問題,本文總結脫髮的幾種原因、表現型別、診斷方法和傳統治療方法等,並介紹植髮的兩種主流方法(FUT、FUE),幫大家一起守住患者的髮際線~

毛髮生長模式

人體的毛囊主要分為兩個型別:終毛囊和毳毛囊。隨著不同的生理、病理模式,兩者會相互轉化。「中毛」是指特點介於終毛和毳毛之間的毛髮。

表 1 終毛和毳毛

表 2 正常頭皮毛髮生長週期

脫髮型別

脫髮包括一大類臨床特徵、病理學表現和病原學各不相同的疾病,脫髮可由毛囊週期異常、炎症破壞毛囊、遺傳性或獲得性毛乾結構異常等原因引起。

各種不同形式的脫髮主要分為瘢痕性脫髮、非瘢痕性脫髮和毛髮結構異常。

表 3 脫髮原因

瘢痕性脫髮時毛囊週期不可逆性停滯,毛髮永久性脫落。

非瘢痕性禿髮的毛囊不是永久性損傷,所以有機會自發性或者經治療後重新長出毛髮。

毛髮結構異常引起的脫髮表明毛幹異常,這會導致毛髮脆弱易斷。

診斷方法

**  病史**

需對患者進行詳細的問診,包括:

脫髮狀況的評估:脫髮的持續時間和進展速度、脫髮部位和模式、脫髮的程度、是否合併相關症狀等

患者用藥史:包括藥物和補充劑,如維甲酸類、抗凝藥、抗驚厥藥、降脂藥、β受體阻滯劑、重金屬、激素、金剛烷胺、胺碘酮、卡託普利、西咪替丁、秋水仙鹼、酮康唑、鋰劑、青黴胺等

頭髮護理情況

家族史

全身情況:重大疾病或手術、重大的心理應激、體重顯著下降、慢性缺鐵、甲狀腺疾病、分娩、砷、汞或鉈中毒等

**  查體**

需對患者進行頭皮、頭髮和身體其他部位的體格檢查。

頭皮檢查:觀察有否紅斑、鱗屑、丘疹、膿皰、糜爛或者抓痕,也應注意患處有無毛囊口。

頭髮檢查:應評估頭皮毛髮的分佈範圍和密度及對發乾的情況(包括頭髮的粗細、長度、形狀、脆性和質地)。在檢查毛髮時,某些特徵性表現可能有助於診斷。例如:斑禿的感嘆號狀發、毛囊炎性脫髮和其他瘢痕性脫髮的簇狀毛囊炎、盤狀紅斑狼瘡的毛囊角栓以及毛髮扁平苔蘚的角化性毛囊丘疹等。

頭髮牽拉試驗可以確定是否存在活動性脫髮,頭髮牽拉試驗獲得的毛髮近端可用顯微鏡檢查,以明確此毛髮型別(如休止期、生長期、營養不良或斷髮)。

部分脫髮會出現頭皮以外部位的異常症狀,比如其他的毛髮、指(趾)甲、皮膚、牙齒等出現異常,需同時評估。

**  輔助檢查**

藉助皮膚鏡檢查,可更清晰地觀察毛囊口和單根毛髮。皮膚鏡的某些發現有助於特定型別脫髮疾病的診斷,如雄激素源性脫髮的毛髮直徑不一、毛囊周徵、黃點徵;斑禿中的錐形端斷髮、感嘆號發、黃點徵、黑點徵。另外,使用黑色或白色的小紙片輔助檢查,可以幫助鑑別再生毛髮的錐形端和斷髮或剪髮的鈍端。

無法明確脫髮的原因時,可以藉助毛乾的顯微鏡檢查和頭皮組織病理檢查進行診斷。

治療方法

不同型別的脫髮使用的治療方式不同:

  • 區域性使用(注射或塗抹)皮質類固醇激素、他克莫司軟膏、米諾地爾;

  • 系統使用四環素類藥物、皮質類固醇激素、羥氯喹、免疫抑制劑(嗎替麥考酚酯、環孢素等)、生物製劑等;

  • 其他疾病繼發脫發的患者應首先治療原發疾病。

新技術如光療也在脫髮的治療上起到了一定效果,如低劑量光療法(Low-Level Light Therapy, LLLT)、308nm 準分子鐳射或點陣鐳射等。

隨著外科技術的進展,毛髮移植技術也成為了治療脫髮的重要方式。現有毛髮移植技術主要分為毛囊單位頭皮條切取技術 (follicular unit transplantation,FUT) 和毛囊單位提取技術 (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FUE)2 種。

表 4 毛髮移植技術比較

通過機器人輔助 FUE,即使用光學系統和動力系統輔助,能顯著縮短 FUE 時間,但長期效果仍需更多臨床試驗資料。

「智慧皮膚」是國內首個面向醫生大規模開放的皮膚病人工智慧輔助診療平臺,目前能識別近百種常見皮膚病,整體準確率達 86 %。上傳清晰圖片,即可快速提供診斷思路,還可檢視疾病詳情、生成電子病例~

點 我 立 刻 體 驗 »

參考文獻:

1. Childs J M, Sperling L C. Histopathology of scarring and nonscarring hair loss[J]. Dermatologic Clinics, 2013, 31(1):43-56. Childs J M, Sperling L C. Histopathology of scarring and nonscarring hair loss[J]. Dermatologic Clinics, 2013, 31(1):43-56.

2. Breitkopf T, Leung G, Yu M, et al. The basic science of hair biology: what are the causal mechanisms for the disordered hair follicle?[J]. Dermatologic Clinics, 2013, 31(1):1-19

3. Ö Köse Karadağ, Güleç A T. Clinical evaluation of alopecias using a handheld dermatoscope.[J].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2012, 67(2):206-214.

4. Munck A, Gavazzoni M F, Trüeb R M. Use of low-level laser therapy as monotherapy or concomitant therapy for male and female androgenetic alopecia.[J].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Trichology,6,2(2014-08-13), 2014, 6(2):45-49.

5. Rose P T. Hair restoration surgery: challenges and solutions[J]. Clinical Cosmetic & Investigational Dermatology, 2015, 8:361-370.

6. Bernstein R M, Wolfeld M B. Robotic Follicular Unit Graft Selection[J]. Dermatologic Surgery, 2016, 42(6):710-714.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