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檢查又貴還得自費,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做!

這個檢查又貴還得自費,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做!

說到葉酸,大家應該都知道。既然葉酸的補充那麼重要,那麼是不是關於葉酸是否缺乏的檢查也是每個人都必須要做的呢?

前幾天一個朋友到醫院進行孕前檢查,醫生告訴他有個葉酸的檢查,好幾百塊還得是自己自費,但是這個檢查聽起來好像很有必要,因為它是關於葉酸的檢查。

朋友當時就問了一下,得到的答案就是這個檢查是看看有沒有存在葉酸缺乏的,抽血化驗的是血清或者紅細胞裡面的葉酸鹽水平,血清葉酸水平受葉酸攝人量的影響,如果葉酸攝人缺乏 ,3 周內血清葉酸濃度就會出現下降。

紅細胞葉酸水平能穩定保持 3 ~ 4 個月 ,檢測紅細胞葉酸水平能更好地反映人體的葉酸儲量。目前我們認為,紅細胞葉酸鹽濃度,是對於體內葉酸鹽狀態準確的評估指標。

聽起來好像的確很有必要,那麼既然這個指標最為準確,是不是進行血液裡面紅細胞的葉酸鹽濃度,理所當然的就可以認為能夠看出是不是缺乏葉酸,要不要補充葉酸了呢?

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這個抽血來進行體內葉酸鹽的水平的檢查,並沒有我們想象中那麼大的必要性,根本就不需要一打算懷孕就趕緊花上大幾百塊錢去檢測自己體內到底是不是缺乏葉酸,因為常規測定體內葉酸鹽水平,目前被認為並不具有實用性。

紅細胞裡面的葉酸鹽濃度,是反映了我們機體的葉酸鹽儲存,而血清裡面的葉酸鹽濃度,則是反應了當前循環中的濃度,目前我們還不清楚,哪一種葉酸鹽水平可以更好地預測 NTD 的風險。

既然都不知道哪個更管用,查了以後看哪個呢?

WHO 將其界定為紅細胞葉酸鹽含量小於 400ng/ml,也就是 906nmo/l,最佳 NTD 預防水平,但是體內葉酸鹽水平沒有達到最佳的 NTD 預防水平,被認為是常見的現象。

1998 年,IOM 綜合文獻數據分別將 3 ng/m L ( 7 nm ol/L)和 140 ng/m L (305 nm ol/L )作為血清和紅細胞葉酸缺乏的判定值。但是需要注意的是:

這個判定值與葉酸缺乏引起的 DNA 變化或血液學臨床表現不相關

都不相關的東西,又要怎麼來看呢?

其實,這個檢查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問題。

首先,是因為檢測的結果和報告方式沒有統一的標準。

不同實驗室的報告方式不統一,血清葉酸的結果報告參考區間,紅細胞葉酸則報告判定臨界值,甚至將兩者混合報告,有的實驗室還設置了年齡段對應參考區問,還有以正常、臨界或過量的定性結果報告。

然後,是檢測方法不同對結果的影響比較大。

20 世紀 70 年代 ,臨床實驗室開始使用蛋白結合法檢測葉酸,在此之前則使用微生物分析法進行檢測。目前,臨床實驗室廣泛使用全自動 、非同位素標記的蛋白結合法檢測葉酸。但是,這類方法的檢測結果會受到一些因素的影響。

要知道,葉酸並非是單一分子,是由一系列的衍生物組成。5-基四氫葉酸(5MTHF )是血液中葉酸最主要的存在形式 ,約佔總量的 82%~ 93%。

葉酸檢測包括同時測定非代謝性型葉酸 (UMFA )、四氫葉酸 (THF )、5,10-甲基四氫葉酸、5-醛四氫葉酸等多種葉酸形式。

這些不同的葉酸形式,它們的「脾氣」也各不相同。

5MTHF 與穀氨酸多聚體( PGA )的結合最牢固 ,而 PGA 與葉酸結合蛋白的親和力明顯強於穀氨酸單體 (GAM );檢測的時候蛋白量的多少和 pH 值也會影響蛋白的結合和稀釋後的非線性結果等。

葉酸檢測的方法和檢測系統目前也未實現標準化 ,哪怕是同樣的一份樣本使用不同生產廠商的檢測系統可能得到不一致的結果,而且這個結果,可能差距還比較大。

所以,目前常規測定葉酸鹽水平,能不能有效減少 NTD 的發生,也沒有得到足夠的證實。

簡單通俗點說:

就算是測定的你體內葉酸鹽的數值偏低,也不一定就代表著你真的缺乏葉酸,哪怕你測定得結果正常,也不能就把葉酸的補充拋在一邊。

我們仍然是建議,我們仍然是建議,所有準備懷孕的女性經驗性地增補葉酸,常規補充 0.4 ~ 0.8mg/天。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查了也沒太大的意義,不管查不查都建議補充,那麼這個比較貴,又自費的抽血,有啥意義呢?

說穿了,真的沒啥大的意義,目前我們並不推薦備孕或者妊娠期女性去做這個檢查。

而且,有這幾百塊錢,你可以買好多新鮮的水果蔬菜甚至葉酸片,幾乎足夠你吃整個孕期了,它不香嗎?

參考文獻:

[1]Up to date:妊娠期葉酸的補充:葉酸水平偏低的診斷

[2]陳樸, 潘柏申. 血清葉酸和紅細胞葉酸檢測的臨床應用[J]. 檢驗醫學, v.31(3):85-89.

[3]De Bruyn E , Gulbis, Béatrice,Cotton, Frédéric. Serum and redblood cell folate testing for folate deficiency: new features?[J]. EuropeanJournal of Haematology, 2014, 92(4):354-359.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