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這一不注意,孩子就會疼上一生一世

家長這一不注意,孩子就會疼上一生一世

「你在幹什麼?!你 TMD 沒長腦子啊?!滾開,你這個豬頭!」

很多人都已經知道,打孩子不單單不能讓孩子理性地學會改正錯誤,反而會在孩子的身心都留下深深的烙印。

可是在說到對孩子施暴的時候,有多少人會意識到,暴力其實不限於打孩子呢?

語言暴力其實更常見,卻常常被忽視

語言暴力也是一種暴力,但是這種精神暴力是很無形的,所以很多人都不會意識到自己在施暴,家長們也往往會忽視掉這種暴力的存在。

而且,很多人會認為,讓孩子感到被羞辱和貶低並不會對孩子產生長期的影響,畢竟這樣「說說」孩子似乎只會讓孩子暫時性地受到精神上的損傷,並不會在身體上留下痕跡。

有一些人甚至還認為,常常這樣做是一種「激將法」,可以讓孩子更願意超越自己,還能讓孩子早一點適應「這殘酷的社會」。

抱著這樣的想法,有一些家長會「習慣性」地在孩子犯錯的時候羞辱、恐嚇孩子,在孩子本應該得到鼓勵時候貶低孩子,在孩子說的有道理的時候剝奪孩子的話語權,甚至會在平時還當著親戚朋友的面把孩子的「醜事」拿出來閒聊、取笑……

問題是,這種想法是錯的!

語言暴力也會留下烙印,而且一生一世都會疼

在這一點上,我相信所有小時候就被辱罵過、被否定過的成年人都會感同身受地贊成。

打在身上的疼痛,只會在被打的時候疼,多年後想起也只會感到心寒、委屈。但是語言暴力就不一樣,這種疼痛並不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緩解消失。

這種疼痛,就像長在心上的一根刺,不僅會在失落的時候時不時地想起來,不僅會時不時地扎心疼起來,而且還會長遠地影響著這些受害者的行為舉止。

早在 2006 年,由馬丁·泰克(Martin Teicher)醫生帶領的團隊收集了 554 位 18 到 22 歲的成年人的問卷調查並對他們做了心理測試。

這項研究發現,那些小時候只受過語言暴力的成年人所受到的傷害比起只受過肢體暴力的人更長遠。

研究結果還表示,這種傷害甚至與被性侵的傷害程度相當。受到過語言暴力的人更容易患抑鬱症、焦慮症和其他的心理疾病,也更容易模仿家長那樣對其他人發怒。

而且,在語言暴力下長大的孩子,容易與社會隔絕

這些在語言暴力下長大的孩子,在平時生活中通常會表現地很冷漠、很不善於交際。這是因為,他們在努力地試圖避免感受到負面的情緒。問題是,在這個過程中,正面的情緒也同樣被迴避了。

在 2018 年就一些研究人員成功地召集了 87 位 7 到 11 歲不同種族的孩子與跟隨他們而來的父母,然後分析在語言暴力下成長的孩子們是否會影響到他們對情緒的感知。

在研究過程中,研究人員會在對孩子的腦電波有記錄的情況下,讓每個孩子在顯示屏面前看了 12 張由 10 到 17 歲的演員們所表現出的不同情緒的照片。

孩子每次會在顯示屏上只看到 1 張照片,這張照片會顯示 3 秒鐘然後消失,接下來孩子需要告訴研究人員他們在照片中看到了在高興、難過、害怕和平靜之中的哪一種情緒,回答完之後才會顯示下一張。

而父母則需要在 5 分鐘內不間斷地講述關於他們的孩子和他們是如何與孩子相處的。研究人員會通過這段 5 分鐘錄音來分析家長是否會對孩子實行語言暴力。

研究人員本來以為這些在語言暴力下成長的孩子會對錶情所傳達的情緒更敏感,他們以為這些孩子會比其他孩子更能夠正確地看出不同情緒所表現出的微表情,可是研究結果卻發現,他們跟其他孩子在正確率上沒有任何區別。

不過這不代表這項研究沒有得到任何收穫,因為在這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成功地發現了一個區別:

這些在語言暴力下長大的孩子在看每一張照片的時候,不管照片上顯示的表情是高興的還是其他的,這些孩子在專注照片上所花的時間比其他的孩子更短。

這個結果與以前其他的研究相符合,暗示著這些孩子為了不去感受到威脅,感受到那些不愉快的情緒,會選擇迴避應對策略。

但是,以前的研究是基於成年人的負面情緒,而在這個研究中,孩子看到的有正面和負面的孩子照片。這暗示著,雖然這個迴避應對策略能夠減少孩子的不適,但是同時也迴避了所有人的正面的情緒。

也就是說,在語言暴力下長大的孩子會試圖不去感受其他人的任何情緒,以便讓自己得到安寧。

不單單如此,語言暴力還會對孩子的大腦產生結構性的影響

是的,語言暴力不僅僅會在精神層面上造成傷害,其實還會實實在在地影響大腦中的迴路,給大腦造成傷疤。

畢竟,人類的腦回路會隨著孩子的成長經驗而改變。當成長環境是惡劣的,孩子是在各種暴力下成長的,腦回路的形成就肯定會受到影響。

這個事實,在由馬丁·泰克(Martin Teicher)醫生帶領的團隊在 2010 年發表的研究中被證實了。

研究人員這次對 848 位 18 到 25 歲、沒有家庭暴力史、沒有受過性侵或肢體暴力的成年人做了語言暴力傷害評估和心理測試,

緊接著,他們對其中 63 位雖然沒有受到過來自父母的語言暴力,但是有來自於其他人的語言暴力的參與者進行了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

這一項研究發現,不論語言暴力來自哪裡,這些參與者都會比沒有受過語言暴力的參與者更容易患上精神疾病。

不僅如此,那些受到過來自於父母之外的人的語言暴力的參與者的腦回路也會比沒有受到過語言暴力的參與者少。這種傷害尤其在連接左右腦的,叫做「胼胝體(corpus callosum)」的大腦結構中特別明顯。

這不僅僅意味著受到過語言暴力的孩子的智力可能會比其他人發展地更緩慢,還意味著他們將來做出道德判斷的能力也會受到影響。

最 後

結合所有這些證據我們能夠得出一個結論,語言暴力所帶來的傷害並不亞於肢體暴力,而且影響是長遠的。

所以,就像我們在這世界上都希望被溫柔地對待那樣,請溫柔地對待您的孩子吧!

- 參考文獻 -

Teicher MH, Samson JA, Sheu YS, Polcari A, McGreenery CE. Hurtful words: association of exposure to peer verbal abuse with elevated psychiatric symptom scores and corpus callosum abnormalities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Am J Psychiatry. 2011 Feb;168(2):213]. Am J Psychiatry. 2010;167(12):1464‐1471. doi:10.1176/appi.ajp.2010.10010030

Servaas MN, Riese H, Renken RJ, et al. The effect of criticism on functional brain connectivity and associations with neuroticism. PLoS One. 2013;8(7):e69606. Published 2013 Jul 26. doi:10.1371/journal.pone.0069606

James KM, Owens M, Woody ML, Hall NT, Gibb BE. Parental Expressed Emotion-Criticism and Neural Markers of Sustained Attention to Emotional Faces in Children. J Clin Child Adolesc Psychol. 2018;47(sup1):S520‐S529. doi:10.1080/15374416.2018.1453365

Gibb BE, Johnson AL, Benas JS, Uhrlass DJ, Knopik VS, McGeary JE. Children's 5-HTTLPR genotype moderates the link between maternal criticism and attentional biases specifically for facial displays of anger. Cogn Emot. 2011;25(6):1104‐1120. doi:10.1080/02699931.2010.508267

Teicher MH, Samson JA, Polcari A, McGreenery CE. Sticks, stones, and hurtful words: relative effects of various forms of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m J Psychiatry. 2006;163(6):993‐1000. doi:10.1176/ajp.2006.163.6.993

- 推薦閱讀 -

點擊標題直接閱讀

我從來不打孩子,為什麼孩子仍然愛打人?

孩子打你、抓你,你應該高興!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