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喘,有十三法

治喘,有十三法

《醫宗必讀》治喘十三法簡析

《醫宗必讀》為明朝李中梓所著,全書內容簡要,選方實用,在醫學門徑中頗有影響。該書對喘證的論述更為全面,治療也較為完備,故本文就李氏治喘十三法,試簡析於後。

1.散寒平喘法

李氏認為,火衰為冬寒,寒為陰邪,主乎遲緩,寒病則火衰息微,肺氣上逆而喘。治宜疏風散寒,宣肺平喘。治寒熱失時,暴嗽喘急,鼻塞痰壅,用三拗湯;治肺風痰喘,用華蓋散。

2.清熱平喘法

邪熱閉肺,薰灼肺津,煉津成痰,痰熱壅阻;肺失肅降,迫氣上逆而為喘。治宜清熱平喘。藥用二冬二母甘桔梔芩等,或用麻杏甘石湯亦效。

3.清暑平喘法

暑為陽邪,具有耗氣傷津的特點。暑邪傷肺,常致肺氣上逆,氣道不利,發為喘證。治宜清暑平喘。兼表邪用香薷湯,偏裡熱用白虎湯。

4.利溼平喘法

李氏認為,淫氣害脾,脾運失常,水溼內停,上漬於肺是導致溼喘的根本原因。此種喘證,當利其水,使溼去喘平。方予滲溼湯。

5.瀉火平喘法

李氏指出,火盛為夏熱,熱為陽邪,主乎急數,熱病則氣盛氣粗而喘。病在肺,治宜清之,用瀉火平喘法。方予白虎湯加瓜蔞、枳殼、黃芩等。

6.消癰定喘法

適用於肺癰所引起的喘證。此病多因熱毒瘀血壅結於肺所致。以咳喘胸痛,咳痰量多腥臭,甚則咳吐膿血為特徵。治療宜清熱解毒,排膿定喘。藥用苡仁、甘草、桔梗、貝母、防風、金銀花、橘紅、麥冬等。

7.利水平喘法

因於肺脹所致的喘促,常與水氣內停,肺氣不降關係密切,臨床我喘促、咳嗽、浮腫為特徵。治宜利水散邪。若咳而上氣,喘而煩躁,自如界狀,脈容大者,用越婢加半夏湯;脈浮而心下有水者,用小青龍加石膏湯。”

8.解鬱平喘法

李氏認為,七情氣鬱,上逆為喘,病在肝肺。肝為血海,血瘀在脈,來病則氣上,致使肺氣不降,即發為喘逆。治宜疏之,法當疏肝解鬱,降氣平喘。方予四七湯。

9.滌飲平喘法

適用於水飲內停,上逆迫肺,肺氣不降所致的喘道。李氏主張首用吐法。若吐之不愈,症見喘滿甚劇、心下痞堅、面色黧黑、煩渴、脈沉緊等邪實正虛、陽為陰逼之證,又宜行水散結,滌飲平喘。方用木防己湯。

10.祛痰平喘法

因於痰濁阻肺,肺氣壅滯,失於宣降所引起的喘逆,臨床以喘咳痰多,噁心嘔吐,舌苔白膩,脈滑為特徵。李氏主張用消法治之,以祛痰平喘為急務。方予二陳湯。

11.益氣平喘法

李氏認為,疲勞過度,則陽氣動於陰分,故上奔於肺而喘;若秋脈不及,則為肺金虧虛。肺主氣,肺虛則氣無所主,故呼吸少氣而喘。治宜補氣為先,氣足則喘平;方予六君子湯、補中益氣湯。

12.滋陰平喘法

腎主納氣,腎水不足,虛火上越則動,動則虛氣上逆而喘。治宜壯水為急,法當滋陰平喘;方予六味地黃丸。肺腎陰虛者,用麥味地黃丸治之。

13.溫陽定喘法

肺為氣之主,腎為氣之根,肺腎同司氣之出納。若腎之陽氣不足,攝納無權,以致呼多吸少,即氣逆上奔而為喘,故《證治準繩》說:“真元耗損,喘生於腎氣之上奔。”治宜導龍入海,法當溫腎納氣,導氣歸腎;方予八味地黃丸。若兼水邪氾濫,症見遍身腫脹、小便不利、疲乏喘急者,治療又當溫陽行水,納氣平喘;方用濟生腎氣丸。

綜觀以上治喘之法,足見李氏對喘證的治法有真知灼見。強調七情六氣皆可致喘是李氏對喘證病因的重要發揮,重視辨證論治是李氏治喘的主要特色,善用補瀉二法是李氏治喘的根本途徑。本文就李氏治喘之法,作引玉之談,意在闡揚李氏治喘的主要特點,以期同道重視。​​​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