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科急診醫生篇章之 瘋狂之夜

兒科急診醫生篇章之 瘋狂之夜

**這個冬天,席捲全國的流感疫情風暴可謂是讓無數家長焦頭爛額。兒科醫生再次顯得非常突出。這篇是某三甲醫院急診兒科醫生寫的,看的驚心動魄。但願孩子皆無病,何妨架上藥生塵 **

===

今年冬天兒科最繁忙的時候終於就要告一段落了!回想起來這多年未動筆寫文,在這難得可以坐下來的深夜,總算可以敲點字了。倒上一杯白開水,挪出書桌上一小方塊地兒,靜悄悄的夜晚,小小檯燈散發一簇安靜的柔光,溫水抿一口,容我放鬆一下閉上眼睛回憶一下上個月瀰漫著嘈雜硝煙、腎上腺素飆升、緊張而刺激的一線工作陣地——急診…….

作為一個臨床10年的兒科醫生 ,多次翻急診了。本輪急診的第一個夜班,逼我使出了體內的洪荒之力,那個夜晚太瘋狂了。病人多得瘋狂。

半夜12:00,準時接班,中班的小夥伴已經翹首以待了(沒有翻過兒科急診班的人,理解不了中班小夥伴這種下班前雀躍的心情的)。這是本月換班後第一個夜班,小夥伴們也是新的一批搭檔,新的排列組合。

12點下班的兩個夥伴交給我留下的十餘個“尾巴”,(此處行話哦,特指首診之後去做化驗的病人),坐定,交接好班,讓小夥伴們趕快下班之後,就開始點新病人。急診和夜門診均有幾十個新病人,看看預檢臺黑壓壓的攢動人頭,掛號處拐了幾個彎的長長隊伍就知道,還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病人掛號進來。急診的這種工作,就像是打怪獸,面前積累一大群待打的凶惡的“怪獸”,不遠處還有源源不斷黑壓壓的“怪獸”湧來(註明:怪獸不表示病人,而是表示疾病,醫生要戰鬥的是惡魔怪獸般的疾病)。

新病人還沒進到診室,陸陸續續回來的尾巴們已經擁堵在診室裡了。本來還算寬敞的診室,幾個孩子哇哇哭著、十幾個急躁的大人圍在房間裡大聲吵鬧著“等了好幾個小時了,還沒看完,要先看!”“小孩還在發著燒,要先看!”“小孩還在吐著、要先看!”“我家小孩才出生1個月,小孩哭著等幾個小時了,我要先看!”……房間立即變得逼仄擁擠,熱血沸騰。

被這激憤的人群嚴密包圍著的是一個埋首在電腦前,心無二用,專注盯著電腦,手眼行動飛快,間或跟最面前坐在椅子上的患兒家屬喊話交流的白色身影。可憐的傢伙身穿白大衣,戴著大口罩,脖掛聽診器,對喧鬧的人群毫無反應、眼睛專注地盯著電腦、手指飛速敲擊著鍵盤,嘴巴里不時回答著什麼……這擁擠診室裡的氣氛比春節火車站不知熱烈多少倍,但每個人的心情絕對不同,這裡的一群人處於一觸即發馬上爆燃或者已經爆燃、或者正在爆燃的狀態。面前接診完的家屬屁股剛離開椅子,包圍的人群立即為誰的屁股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吵鬧起來,不得已只得立即打鈴喊來保安師傅維持就診秩序。

保安師傅邊維持秩序邊好言好語安撫家長,一對長龍於是就在我的面前排出診室,我就一秒不耽擱地按照保安師傅排隊過來的人飛速接診。正忙得熱火朝天,把關醫生來電告急,前線急A面臨崩潰,要求支援,立即接應。

剛忙完一波湧來的回診病人,2點下班的2個小夥伴又交接了十餘個小尾巴。於是面前的病人各自帶著不同屬性,不同的號,不同的就診日期,不同的病人種類,12.12急診待診,12.13急診待診, 12.12急診已就診,12.13急診已就診,12.12夜門診待診,12.13日夜門診待診,12.12夜門診已就診,12.13日夜門診已就診……(此處日期不是真正的日期,僅僅為了文章內容表達需要,請勿對號入座哦)是的,你如果已經被搞暈乎,那說明是正常的,這數種排列組合,需要開啟不同的電腦頁面,不同頁面的切換不同病情的分析需要此時的人腦要保持無比靈光,而電腦此時卻遲鈍無比…….更不要說在這當中還要問清病史看好病,忙中有序不出錯,急危重症要發現,吃喝啦撒病情觀察交待清,……保安師傅支援一段時間之後已離開診室去別處,間或不時有等不及的病人家屬過來拍桌子發脾氣、要求退號之類根本無暇理會,不時有診室裡排隊的病人家屬化身雷鋒叔叔維持秩序……嗚呼,我覺得我已經化身為兒科小超人,接診速度迅速突破記錄,一小時十餘個病人,這是從來沒有過的記錄,太可怕了!

晨四點之後,總算處理完了診室裡排隊的長龍,看看時間,原來一個姿勢已經奮力戰鬥了四個小時,口乾舌燥,說話說不動了,氣若游絲,身體都僵了,沒工夫知道哪裡身體痠痛,桌子上保安師傅幫忙接的開水一口未喝,現在早都冷了。

晨五點,剛好看到一個病人需要留院觀察,我親自護送到留觀室交代留觀室醫生患兒病情。根據這個患兒病情,不是一定要我親自護送的。只是此時此刻,我已經竭盡全力幹不動了,腦袋也轉不動了,深更半夜的我已經持續幾個小時使出了身體的洪荒之力,元氣大傷,竭盡全力的奮戰了幾個小時。再不休息,我已經無法保證接診安全,不管外面剩下多少等待了幾個小時的病人,我必須要借這幾分鐘時間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了。

接下來,直到七點半之後下班,太累回不動家,值班室呼呼睡一覺。同時下夜班睡值班室的七八個美小護姐妹們嘰嘰喳喳討論睡一覺之後的美食美衣美景美鞋美包等等,完全不影響我的酣然入夢、呼呼大睡。一覺醒來,已是正午,食堂沒飯了,蒐羅出老總辦公室常備的泡麵雞蛋火腿腸大快朵頤,太美味了,無比受用,半血復活。接著參加科室業務學習,遇到同事,一句“你活過來了”,相識莞爾一笑,這是常常勾肩搭背一起戰鬥的階級兄弟姐妹才能理解的革命友誼,理解萬歲!同時,心裡默唸,感謝感謝感謝無比感謝夜班之神,為了這一夜的病人安全乾杯!

但願蒼生無疾苦,感念百姓眾生佛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