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聚焦】正能量大叔離開的警示:正確認識抑鬱症!

【熱點聚焦】正能量大叔離開的警示:正確認識抑鬱症!

“及時採擷你的花蕾/舊時光一去不回/今天尚在微笑的花朵/明天變得風中枯萎”羅賓·威廉姆斯的《死亡詩社》中,有這樣一段經典臺詞。Gather ye rosebuds while ye may/Old time is still a-flying/And this same flowers that smiles today/Tomorrow will be dying

8月中旬,美國好萊塢男星羅賓·威廉姆斯在家中自殺身亡,其官方發言人透露,羅賓生前“飽受抑鬱症困擾”。

羅賓·威廉姆斯出演的很多電影都屬“治癒系”。在他的經典影片《死亡詩社》和《心靈捕手》中,他都扮演了“靈魂導師”的角色。然而,在對抗抑鬱症的路上,他或許才是那個需要指引的孤單少年。

羅賓以決絕的方式選擇離開,再次將抑鬱症患者這一群體推到了聚光燈下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到2020年抑鬱症可能成為僅次於心臟病的第二大疾病。據估計,全世界和羅賓一樣陷於抑鬱症泥潭的有3.5億人。在嚴重的患者中,15%會選擇自殺,近七成患者產生過自殺念頭。

抑鬱症不是“矯情病”

2009年《柳葉刀》上一篇流行病學調查估算,中國抑鬱症患者已達9000萬。

抑鬱症又叫重症心境障礙(Major Mood Disorders)。約有5%的抑鬱症人群會發展成為重症抑鬱症。在美國,每年超過3萬人因此自殺。

在重症抑鬱症患者的眼中,世界了無生趣。

他們對任何活動都不感興趣,食慾不振,或者食慾異常增加;輾轉難眠,或者嗜睡;常常感到極度疲倦,意識運動遲緩。對周圍的一切,他們都覺得沒有價值,有時會莫名地責怪自己,產生罪惡感;思考成為一件奢侈的事情,他們甚至無法集中注意力。還有25%的重症抑鬱患者同時患有狂躁症,躁狂狀態與抑鬱交替發作。

對重症抑鬱者來說,自殺並不是一時衝動,他們會反覆想到死亡。

常有人問,某人看起來開朗樂觀,怎麼可能是抑鬱症?抑鬱症並非傷春悲秋者的專利,它是每個人都可能得的心理疾病,不分男女老幼,不管地位高低。

目前,關於抑鬱症的成因並無定論。哈佛醫學院一篇文章認為,抑鬱症可能的成因有很多,包括大腦對於心境的錯誤調節、基因易損性、生活中的壓力事件、藥物和藥物使用問題。“通常我們認為,在這些因素中的部分或者全部作用下,導致了抑鬱症。”

深科失眠抑鬱研究院首席專家劉菊湘主任介紹,抑鬱症不是單純的心理問題,是有一定生物學基礎的器質性疾病,因大腦中缺乏一種或多種神經遞質所導致。

我國只有10%左右抑鬱症患者接受了專業治療

只是在我國抑鬱症識別率僅為30%,識別出來就醫的患者也只有30%,這就意味著,只有10%左右的抑鬱症患者接受了專業治療。

更好的方法,是預防。即在自己出現“抑鬱”狀態時就有意識進行調整。畢竟,人一輩子遭遇抑鬱症的可能性為5.8%,如果不屬於那5.8%的行列,可以通過一些自我調整方法,來揮別一時的心情低落、情緒不佳。

比如給自己一個固定的睡眠時間,平衡飲食,進行有氧運動加快血液迴圈。在心理上,也要警惕那些自怨自艾和自我貶低,如果負能量實在太多,找到一個可以充分信任的人,或者一個“樹洞”,將內心種種糾結傾倒出來,釋放壓力。

當以上方法全部失靈,尋求專業醫師,仍是最為靠譜的選擇。

有人說,抑鬱症是一場心靈的感冒。只是在若無其事的笑臉背後,“感冒”患者可能謀劃著對自己生命的殘忍剝奪。

情緒患了傷風,心境打了噴嚏,看病就好。抑鬱症並非神祕的“不治之症”,但也不是“挺一挺”就能過去。有研究發現,抑鬱症患者大腦中五羥色胺神經遞質減少,導致神經元間資訊傳遞失靈,快樂感消失,因此必須尋求專業幫助。

龐大的抑鬱症患者群體中的很多人,可能和羅賓一樣,在痛苦中掙扎徘徊——今天尚在微笑的花朵,明天變得風中枯萎。

除了藥物,也有ALPHA立體醒腦療法等多種方法。只要及時判斷、有效治療,抑鬱症治癒可能性極高。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