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管孩子,短期有效,長期危害很大!

這樣管孩子,短期有效,長期危害很大!

導讀:


最近看到朋友圈分享的篇文章,寫的是如果不打孩子,沒法讓孩子養成規矩,不知道敬畏,會成為熊孩子,到社會上會被毒打。


而一打就見效,讀者們也紛紛表示,小時後確實一被打就記住不再犯錯了,同時打孩子還會讓孩子學會躲避機制,這樣就能更聰明,還能增加承受力,不像現在孩子不打就特別脆弱,動不動就尋死覓活。


看到這麼多好處,感覺不打孩子都是錯誤的,那打孩子真的能讓孩子知敬畏、懂規矩嗎?咱們來聽聽萌媽是怎麼說的。


有相關問題的話,大家去文末關注萌媽的公號,她回答的更好哦。


下面是正文:


大家好,我是剛陪小萌小乖玩了一晚上積木塊的萌媽!


今天想和大家聊的話題是一種非常常見的「管教」方法:懲罰。很多人都覺得懲罰孩子沒什麼嘛,知乎上還有很多關於「應該如何打孩子」的討論,討論如何科學地打孩子……


前幾天,好朋友甚至跟我轉發了某些群裡的聊天記錄,這些媽媽說聽孩子哭得厲害,就很生氣,把孩子給關櫃子裡,讓孩子自己在黑暗中哭了很久。


這種行為,真的令人很生氣!



打了、罵了、嚇唬了,孩子確實就改了;在我們自己過往的經歷中,大概也有類似的經歷。這種簡單有效的方法,即便在全世界範圍內就很流行——但,流行的就是好的嗎?



當我們聊到懲罰的時候,最常提起的就是家長對孩子的體罰,包括打屁股、扇耳光、捏孩子、拉扯等。


體罰似乎是不分國界的。一項調查表明,81%的美國人私底下支持打兒童的屁股,甚至有父母認為任何形式的體罰都是恰當的。


但是,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對孩子的體罰確實存在很多問題。從短期來看,體罰可能讓孩子立刻遵從命令,但這樣的改變只是短期的;從長遠來看,當孩子被體罰後,會增加對其他人的攻擊行為。這背後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體罰實際上是父母做出的示範,教孩子學會用暴力來解決問題。


父母對孩子的體罰,一方面可能導致孩子的暴力行為,另一方面可能導致孩子在學校被欺負,因為他們習慣了被打,所以容易臣服於別人的暴力之下。


研究表明,體罰很快就會失去有效性,這是因為我們在打孩子的時候,他們學會了「立即聽話」,而不是學習如何做出更好的選擇。隨著孩子的年紀增長,父母的體罰不再具有年幼時期的威懾力,他們可以反抗、可以掙脫,最終脫離家庭。



我們曾多次提到,安全和信任感是建立起親密關係的前提,然而體罰卻會直接損害父母和孩子之間的信任、穩定、安全和保障,進而損害孩子發展關鍵期行為所需要的技能和基礎。


那些長期遭受體罰的孩子,更容易患上心理健康的障礙。即便他們長大以後,為人父母,也可能對自己的孩子實施體罰。因此,基於大量研究的結果,1979年,瑞典成為第一個禁止體罰的國家,此後德國、巴西等國也將體罰定為非法。


研究人員發現,體罰可能會導致孩子的反社會行為乃至犯罪。因此,包括最早提出懲罰的兩種典型類型的行為心理學家斯金納(BF Skinner)在內的心理學家都建議,如果父母打算對孩子實施懲罰作為修正工具的時候,需要同時考慮到潛在的長期後果。



實際上,懲罰所帶來的最大問題是告訴了孩子不能做什麼,但並沒有告訴孩子更應當做什麼,或者我們對孩子到底有怎樣的期待。


世界上第一所幼兒園的創始人福祿貝爾在名著《兒童心理的研究》一書中曾經這樣說道:「請看呀,路旁的野草生得何等茂盛,無論是用刀割取或用土填平,但都是無用的,除非我們種上了好種子,那野草自然就沒有了。」


懲罰所告訴孩子的是不能做什麼:但我們前一秒懲罰孩子不讓他玩水,後一秒孩子可能轉而去玩電源——只有當我們告訴了孩子應該做什麼,他們才會停止我們不希望的做法。



俄羅斯生理學家伊凡·巴普洛夫(Ivan Pavlov)曾進行過一個經典的實驗。


在喂狗時,狗會流口水。於是,每當研究人員喂狗吃東西時,會同時搖響鈴鐺;多次重複之後,研究人員發現,即使只是搖響鈴鐺、不給狗喂東西,狗照樣會流口水。


鈴鐺的聲音最初不過是中性刺激,不會讓狗流口水,但後來卻成為了條件性的刺激,每當搖響鈴鐺時,狗就會流口水。這一實驗表明狗學會了將鈴鐺的聲音,為食的行為聯繫起來,並形成了新的行為,這就是經典的條件實驗。


根據這一實驗,我們「好像」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如果將負面後果與我們不希望孩子做的事情相關聯,比如孩子一扔東西就打他的手,那麼孩子就會由於害怕被打手,而停止扔東西。


但是,這樣的理論真的適用於兒童嗎?



讓我們從腦神經科學的研究說起。腦神經學家認為人腦有三個主要的腦區所組成:


第一個腦區是爬行動物的大腦,控制著無意識的活動,例如呼吸、心跳、消化、搏鬥、逃避以及其他的求生本能;

第二個腦區是哺乳動物的大腦也稱之為情緒大腦,它會產生強烈的情緒,例如恐懼、憤怒、分離、焦慮和關懷等;

第三個腦區是人類所獨有的理性大腦,也被成為思維大腦,讓我們能夠產生學習、推理、解決問題、作出決策等複雜思維。


懲罰所影響的是第二個腦區,即情緒大腦;但紀律和規則所影響的是第三個腦區,即思維大腦。這兩者的影響顯然是不同的。


當我們在野生森林裡徒步行走時,突然一隻大型動物跳到了我們面前,那我們會不假思索、立即本能地退後一步;這時候,我們發現這隻大型動物原來是鄰居家頑皮而友善的狗,那麼我們很容易在判斷之後放鬆下來。


在這一過程中,危險會在我們的情感大腦中觸發警報和恐懼,而無須先經過思維大腦,因為當我們處於危險之中時,大腦無需第三腦區的思考,會直接喚醒戰鬥或逃跑機制,釋放壓力激素皮質醇,讓身體快速的抵抗或逃跑。


懲罰正是這樣一種基於恐懼的處罰!


兒童,尤其是嬰幼兒和學齡前孩子,對周圍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心,他們無所畏懼,但對於安全性的瞭解不多、不明白為什麼父母一定需要他們聽話和按命令做事,並且他們自控力還不太強,因此難以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行為。


當父母用懲罰措施來對他們的行為做出反饋時,會引發孩子內心的恐懼,這種恐懼會越過思維大腦,直接觸發情感大腦中的報警機制;而這些特殊的關於強烈恐懼的記憶,會被印刻在孩子的大腦中,使孩子感到痛苦。


以恐懼為條件的記憶,確實能夠限制孩子短期內改變自己的行為,但這恰恰是很多老人在晚年生活中,容易產生抑鬱症、焦慮症等精神障礙的重要原因。


這種被懲罰的記憶,沒有經過思維大腦,因此很難通過後期的講道理等理性療法來避免其持續產生有害的心理影響。



當我們大吼大叫之後,也許可以迅速的康復;作為成人,我們可以通過發洩、分散注意力、轉身離開等方式作出選擇;但對於孩子來說,他們的選擇是很有限的,父母幾乎是他們的全部世界,是他們賴以生存的食品、安全和所有其它必需品的唯一提供者。


對於那些常常因為父母的懲罰而感到恐懼的孩子來說,壓力激素長期升高會給他們帶來嚴重的健康問題,包括記憶力下降、學習困難等;而那些經常受到懲罰或者被父母揚言即將受到懲罰的孩子,一直處於恐懼的狀態,因此即使他們面對輕微的挫折感,也容易越過思維大腦,直接進入情感大腦從而引發戰鬥,或者逃避反應。


這就是為什麼,那些經常被處罰的孩子一有問題就想逃避;而當他們情緒爆發的時候,很容易情緒失控。因為無論他們處於恐懼之中或者憤怒之中,都無法調動主宰理性的思維大腦,進而無法有效的調節自己的情緒 。


這個假期和孩子的朝夕相伴,甚至疫情期間我們和孩子有了更多的共處時間,對很多家長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



我最近常常覺得,每天光是給一家四口做三頓飯,就耗盡所有力氣了。


也許你也和我一樣,我們所直接面對的,一方面是孩子的淘氣、不聽話、對著幹,另一方面是生活和工作的壓力逼著自己必須抽出時間來把孩子安排好。這樣一來,很多家庭矛盾確實有在爆發。


但是我們真的可以做得更好——很多時候,孩子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因為他們看得見、摸得著的父母,就示範瞭如何讓情緒失控。


在端午節即將結束之際,讓我們開動腦筋,深呼吸,一起更好地陪伴孩子的成長吧!


你是怎麼看待「打孩子」的行為的呢?評論區聊聊吧!


歡迎大家關注萌媽的公眾號!

- 參考文獻 -

  1. Mueller, Claudia M, Dweck, et al. Praise for Intelligence Can Undermine Children's Motivation and Performance.[J]. Journal of Personality & Social Psychology, 1998.

  2. Sege RD, Siegelm BS. Effective Discipline to Raise Healthy Children. 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 Council on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Committee on Psychosocial Aspects of Child and Family Health. Pediatrics. 2018;142(6):e20183112. doi:10.1542/peds.2018-3112

  3. Durrant J, Ensom R. Physical punishment of children: lessons from 20 years of research. CMAJ. 2012;184(12):1373–1377. doi:10.1503/cmaj.101314

  4. Afifi T, Mota N, Dasiewicz P, MacMillan H, Sareen J. Physical Punishment and Mental Disorders: Results From a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US Sample. Pediatrics. 2012;130(2):184-192. doi:10.1542/peds.2011-2947

  5. Rolls E T . The Brain and Emotion[J]. Behavioral & Brain Sciences, 2000, 23(2):219-228.

  6. Guitart-Masip M , Huys Q J M , Fuentemilla L , et al. Go and no-go learning in reward and punishment: Interactions between affect and effect[J]. NeuroImage, 2012, 62(1):154.

  7. Eshel N , Roiser J P . Reward and Punishment Processing in Depression[J]. Biological Psychiatry, 2010, 68(2):118-124.

  8. Riesel A , Weinberg A , Endrass T , et al. Punishment has a lasting impact on error-related brain activity[J]. psychophysiology, 2012, 49(2):239-247.

  9. Effective discipline for children.[J]. paediatrics & child health, 2004, 9(1):37-50.

END


編輯:萌媽   排版:萌媽

部分圖片來自免費圖庫unsplash.com

僅用作排版美觀

如有侵權請告知我進行刪除


在看的小夥伴戳一下這裡⬇️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