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不代表“理解你”

“相信你”不代表“理解你”

黃貝爾

澳大利亞女性心理治療中心,澳大利亞聯邦心理治療協會認證臨床心理治療師。


去年有這麼一個網絡節目,場景設置是讓孩子在操場上,當著同學和父/母的面,說出自己內心積壓已久的話,或者苦惱。


有一個初三女孩對臺下的父親說出了自己很悲傷的一件事,就是自己五年寫的30萬字小說,由於自己其他科目成績不好而被父親撕毀的事情。

 


宏觀來看,這個節目其實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首先能夠利用媒體平臺,告訴廣大父母,孩子有自己的情感和思想,只是缺乏一個表達的機會。其次是讓一些比較勇敢的孩子,有表達內心感受的場所。


也許節目對參與者有所篩選以及存在後期剪輯,但是從雙方的情感流露來看,還是很真摯的。


不過在上面那對父女的對話中,卻出現了一處很微妙的地方。當女孩面帶微笑滔滔不絕表達完自己的經歷和無奈後,父親也表示理解。


但是父親的話大致是:“爸爸當時做的確實不對,但是你花在寫小說上的時間太多了,而且數學偏科嚴重,所以也用錯誤的方式來杜絕你的行為。”


然後,當女孩說:“自己天生就是文科的腦子,學數學有困難……有的同學有數學天賦,我(數學)一輩子也趕不上他們”,結果父親的迴應是:“別人能行,你也能行,我相信你”。於是女孩淚奔。


圖源 | pixabay


溝通中信任

關係的建立


上面這對父女的對話,是不是一次有意義的對話呢?很明顯,意義非常大,而且有幾個大家可能猜想不到的現實意義:


1

女孩積壓已久的委屈得到了宣洩。第一步的宣洩是她敢於把曾經遭遇到的父親的暴力行為說出來,使得自己受到的情感傷害被父親所知,並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道歉。這樣的話,傷害就不會成為嚴重的心理創傷。

2

至少,父女建立了一次對話關係。也許在之前,父女關係是處於疏離或對抗的狀態。但是通過這次交流,兩人會發現彼此是可以進行溝通的。

3

這個節目其實揭露了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那就是東亞文化中,人們更傾向於在群體面前表達自己的情感(即便群體中有自己的親人),而不善於在“封閉”的親密關係中表達感受——例如在家中。這一點是和西方文化截然相反的。


其實對話就像蓋樓一樣,地基打好了,樓就得往上蓋。


用一句話來總結這次父女的對話就是:“他們建立了對話關係,但是沒有建立信任關係”。


信任感是從安全感而來,而安全感的理論基礎:依附理論,之前以及討論過很多次,這裡就不再複述了。


需要強調一下的是,安全感的構建其實是一個需要堅持的過程,並不是說孩子在襁褓裡父母就應該無盡包容,然後孩子準備進入青少年了,父母就開始嚴厲起來。

 

圖源 | pixabay


構建安全感的目的是什麼?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安全、包容、可依賴和信任的氛圍,並讓其產生勇於探索世界、承擔責任的能力。


其實這個邏輯關係很多父母沒有參透。可以把它想象為一個不斷在長大,窗戶越開越多的房子。


孩子很小時,父母的呵護會更加精心,約束也會更多,允許孩子探索的範圍也比較小。


而當孩子成長,父母並不是要撤掉這個房子,而是房子的空間也隨著孩子的探索慾望而成長,並把更多的機會開放給孩子,同時依然為其提供精神和物質上的依靠,直到成年。


圖源 | pixabay


建立信任

該做些什麼?


與孩子建立有效的,能促進信任的對話關係其實並不難。


在父母與子女進行交流之前,雙方在心態上都必須有足夠的意願去這麼做——簡而言之:不抗拒。


在孩子還很小的時候,父母就應該開始學會為有效的溝通打下基礎。父母可以當孩子有疑問,或者想表達時,就把自己放在一個對話狀態上。


同時,告訴孩子,自己正在試圖營造一種開放交流的氛圍。具體的要點如下:


學會怎麼“聽”孩子的話


很多父母都認為,自己懂得怎麼聆聽,甚至學會了積極聆聽(active listening)。然而總有幾個關鍵點會被父母忽視:


眼神交流:這一點其實很多父母都做得不好。眼神的交流,能夠產生一種關注感,至少能讓孩子知道父母是在關注這場對話的。


不要分心:與孩子對話時,請讓手機、報紙、書、電視等物件從自己身邊消失。


避免打斷:請讓孩子儘量進行一件事、一種感受的完整表達。避免中途打斷孩子的表述。可以用表情,例如微笑或驚訝,來產生自己的反饋。


學會複述:當孩子說完一個小節後。父母可以用最簡單的話進行復述,但不要急著做出指導性意見,更不可站在對立面。


圖源 | pixabay


提出“正確”的問題


在父母想詢問孩子時,儘量提出“開放式問題”,避免“結論式提問”。開放式問題能夠讓孩子表達出自己更深層的想法,例如:

 “你會怎麼去處理呢?”;“有沒有做什麼事情來幫助自己呀?”;“誰可以幫助你呢?”;“你看看這樣行不行?”


什麼叫結論式提問?通常這種提問方式,會先拿出一個讓孩子為難的結論,然後再去反問孩子。用最通俗的話來說,就是“把天聊死了”,例如:

“學校就是這麼要求的,你不知道嗎?”;“別人可以,你為什麼就不可以呢?”;“你不要去糾結這些,再想想有沒有什麼其他辦法?”


表達共情,避免裝懂


這裡包含了兩個要點,第一是很多家長都知道的,“共情”能力。


也就是在孩子委屈、疑惑、悲傷的時候,能夠表達自己對他們情緒的理解,並幫助他們把情緒說出來。與此同時,家長也可以表達自己的真實情感。


但是,有些問題並不一定是在家庭中就可以解決的,例如學業、經濟、病痛等問題。


這個時候,家長要坦然地告訴孩子:爸爸媽媽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然而可以努力地去幫助孩子解決問題。比方說,和老師一起商討,和醫生一起交流等等。


圖源 | pixabay


這裡再談談父母在溝通中常常會進入的幾個誤區:


“大道理”式的交流


如果父母足夠用心關注孩子想表達的,其實會發現孩子想說的、想獲得的並不多。因此,父母沒有必要去列舉一些宏觀的道理和規則。


例如校風校紀、社會價值觀等,這些與孩子的情感並無太多關係。


翻舊帳,亂比較


當以前的問題得到解決後,下次的對話就不應該再去聚焦之前的問題。


例如避免說:“上一次不是講過了嗎?” 家長應該問問,為什麼同樣的問題會再次出現,同時要避免把孩子與其他孩子比較。


不可“利用”孩子的內疚


什麼叫利用孩子的內疚?以上面父女對話為例,其實女孩在數學成績不好這個問題上,已經有點內疚。


父親沒有看到孩子的無奈,卻進一步強調要先提高數學成績。這種對話效果適得其反。


圖源 | pixabay


現實中

先處理什麼問題?


為什麼這裡還要提一下“現實”呢?其實很多讀者看到這裡,可能心裡已經產生了很多反駁的話。例如:

“難道就放任孩子偏科嗎?”

“父母也有自己的焦慮(苦心),也不容易啊”

“現在對孩子嚴一點,以後她會理解的”


其實,這些話都不完全是錯的。但同時也都犯了同一個致命的錯誤:無法聚焦問題。上面關於建立信任的溝通方式中,有一個要點沒有提到,那就是:先把問題聚焦在一個小的點上,先著手解決第一個問題。


例如,父女的對話中,父親撕掉孩子30萬字小說這件事,就是要解決的第一個問題。父女在初期對話中,可以先把問題聚焦在女兒的愛好、父親的行為、彼此的爆發點上面。以及父親的行為對女兒的傷害有多深。


然後,父親應該著手去理解女兒的感性思維、文學素養和學科偏好。理解女兒在30萬字裡都表達了什麼。這麼豐富的表達有沒有得到過他人的接納和認同?

 

圖源 | pixabay


接著,父女可以開始探討,面對不同科目時,女兒具體產生了什麼樣的抗拒和焦慮。例如當她看到數學題時——先不要說去理解題目——首先的生理反應會不會很抗拒?例如,感到厭煩、思維停滯、茫然、焦慮等等。如果真是這樣,要先解決這種“情境性”焦慮問題。


最後,才是探討實際解決方案,例如時間分配,如何利用科目優勢,甚至選擇未來的道路等等的探索性問題。只有當父母優先解決了孩子的“痛點”,有意義的對話關係才能從這個點突破,漸漸發展到心連心的信任。


參考文獻

除了吼孩子,我們還能做什麼?

為什麼我和孩子說話,他總是不理我?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