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肚子引發大搶救!這起死亡病例和醫生的呼籲為所有人敲響警鐘

拉肚子引發大搶救!這起死亡病例和醫生的呼籲為所有人敲響警鐘

作為醫生,當我決定把這個悲慘經歷寫下時,內心是沉重的!一條鮮活的生命就這樣沒了,希望這起死亡病例能給所有人敲響警鐘,能讓更多的人尊重醫學,理解醫生。

這是一位65歲的男性患者,因為腹瀉在家屬的陪同下來到急診。

在看見他的那一刻,我感覺到了病重的氣息,意識到了那些潛伏的致命威脅。但是,我卻從沒有想到我會在五個小時後內心沮喪到身心俱乏。

“我肚子痛,拉肚子,可能吃了過期的綠豆糕。”患者的主訴很明確,七個小時前開始出現上腹痛和反覆稀水樣腹瀉。

最近隨著氣溫逐漸升高,急診和腹瀉病門診出現了越來越多以腹瀉為主要症狀的患者。

“能輸點消炎藥嗎?”患者的妻子打斷我的問診,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我要首先明確病情,才能對症給藥。”我很肯定地告訴她。

因為患者有些蒼白的面色引起了我的重視:“您的血壓現在只有80/46mmHg,已經休克了,要做份心電圖檢查,再抽血化驗一下。”

“檢查不用做,就是吃了綠豆糕,拉肚子。”患者妻子否定了我的診療建議。

 “不檢查,就不知道指標高低?不知道指標高低,就無法對症治療?”我嘴上這麼說,其實心裡最擔心的是:患者腹瀉乏力,感染程度如何,電解質情況如何?患者休克,是否只是單純的低血容量性休克,有沒有合併其它情況?患者腹痛,真的只是胃腸道痙攣性疼痛?

“我們沒有什麼病,就是吃壞了東西!”患者妻子斬釘截鐵。

家屬還在喋喋不休,不肯配合,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我有些著急:“高血壓和糖尿病還不是病嗎?我不管你以前如何,我只知道你現在需要做這些檢查。”我站起身,示意患者跟隨我前往搶救室。

或許是看見我態度比較堅決,家屬再也沒有說話。

第一份心電圖並沒有明顯的異常。

“開啟靜脈通路,留取血標本,然後用0.9%氯化鈉快速補液,監測血壓/心率/尿量。” 我叮囑完護士後便準備開醫囑。

然而,就在距離我做完第一份心電圖不到4分鐘,患者的病情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快過來,室顫了!”護士尖銳的聲音讓我內心出現了一絲慌張。

一個箭步衝到患者窗前:胸外按壓、電除顫、腎上腺素…….. 

幸運的是,在患者病情鉅變之前,護士已經打開了靜脈通路。不幸的是,頑固而強大的心電風暴讓人難以招架。

按壓,除顫,呼吸機,深靜脈,多巴胺,去甲腎,腎上腺素,利多卡因,艾斯洛爾,氯化鉀,硫酸鎂……

談話,下病危,簽字,彙報,會診……

最終我們還是沒有敵過死神,在距離患者第一次腹瀉僅12個小時之後,便眼睜睜地看著他被死神所吞噬。

也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患者的病情會突然的惡化,又怎麼會突然出現如此嚴重要命的心室電風暴?”

其實,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人會無緣無故地患病,更加不會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現病情變化。現實中,有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那些發生在身體內的細微變化和求救訊號。

很少有人知道,特別對於那些患有慢性病中老年人來說,發熱、腹瀉、嘔吐、納差、大量出汗後的電解質紊亂,往往可以誘發嚴重的惡性心血管事件。也很少有人知道,有些不典型症狀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就是以腹痛為首發的臨床表現。

這位年逾六旬的男性患者,常年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大多數情況下心臟便存在或輕或重的問題。在出現腹痛腹瀉後,患者和家屬都沒有在意,只不過認為這只是普通的拉肚子而已。腹痛不緩解、乏力明顯後,才抱著到醫院輸液的目的出現在醫生的面前。到了醫院後,由於家屬的偏執和對醫學知識的匱乏,又幹擾醫生診療。這些都是導致悲劇發生的直接原因。

對於這位患者來說,最大的可能便是多次腹瀉後電解質紊亂,加之低血容量性休克的存在,最終誘發了心臟異常。至於心室電風暴的發生則主要和交感神經過度啟用、希普系統傳導異常、B受體反應性增高等等因素有關。

患者被殯儀館工作人員帶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驟然凋零了。空蕩蕩的搶救病床上不僅留下了患者的生命,也留下了我和同事的汗水。嚴重低鉀血癥和休克,或許便是真正的殺手。

只是腹瀉,卻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我之所以寫下這個診療經歷,就是想告訴所有人:**難道拉肚子就不能夠致死嗎?如果不能,那一定是在天國!難道醫學就一定要起死回生嗎?如果是,那一定也是在天國!

**我還想告訴所有人:**如何避免高危人群發生腹瀉,發生後如何能夠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第一:不要食用生冷的食物;冰箱隔夜食物儘量不食;冰鎮冷飲儘量不要食用;燒烤、田螺、小龍蝦等可能不乾淨的東西不要食用。

第二:要知道有時候心肌梗死可以沒有胸痛,只是腹痛;也要知道嚴重的嘔吐、腹瀉、發熱、出汗也可以誘發心臟病。

第三:患病時要多測血壓血糖(黃醫生注:對於孩子多觀察體溫、精神、面色、小便等情況),一旦有風吹草動要第一時間來醫院就診。

我知道,要想改變國人傳統觀念,幫助更多樹立正確的健康意識,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希望這篇文章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本文授權改寫自微信公號“最後一支多巴胺”

-—轉給你關心的人—-

提示:長按下方二維碼,識別關注,為家人為自己,學習更多醫學常識。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