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只蟎蟲在我們臉上交配...

上千只蟎蟲在我們臉上交配...

蟎蟲有很多種,比如我們熟知的塵蟎、疥蟎、粉蟎和蠕形蟎等。

很多朋友對用各類產品去除臉上的蠕形蟎非常熱衷,所以今天我們請皮膚科李雲醫生來給大家介紹下蠕形蟎

什麼是蠕形蟎?

蠕形蟎是一種常見的微生物,從出生、成長到耍朋友,愜意的交配,然後到死去,都是在我們人類的毛囊和皮脂腺當中完成的。

我們可能很難想象,當夜深人靜的時候,無數的蠕形蟎在我們面部啪啪啪的場面該是有多麼震撼,這或許是很多屌絲(包括我)窮極一生都無法想象的。

雖然它的一生是非常短暫的,只有幾周的時間。目前已知的蠕形蟎有 120 種,寄生在人體內的有兩種,一種是毛囊蠕形蟎,寄生在毛囊,另外一種叫做皮脂腺蠕形蟎

顧名思義,寄生在皮脂腺,對,就是用它們的房間號來命名的。

為什麼蠕形蟎會在皮膚裡寄生?

具體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但彼此之間可能有某種互利的關係,所以才能和諧相處,共同維護皮膚表面的微生物屏障的和諧健康。

雖然蠕形蟎通常是無害的,但對於某一些人可能會引發蠕形蟎病。

比如宿主的皮脂腺過度分泌、蟎蟲的大量繁殖,使皮脂腺增生腫脹,加之蟲體死亡以後的崩解物和蟲體的代謝產物的刺激,可使得區域性產生免疫炎症反應

另外和宿主的免疫功能也是相關的,比如免疫功能低下較免疫功能正常群體更容易發生。

蠕形蟎和痤瘡的關係?

既然蠕形蟎可能刺激皮膚引起炎症反應,那痤瘡也是一種炎症反應,這兩者之間是否存在某些關聯呢?

我相信很多人對此也是存在疑問的,平時也經常會遇到類似的提問:醫生你看,醫院給我開了個單子,查到有蠕形蟎,是不是蟎蟲引起的痤瘡啊,要殺蟎不?

蠕形蟎是正常皮膚毛囊皮脂腺單位中的一種常見的寄生物,高達 80%-90%的人群可能都存在蠕形蟎微生物。

我們不能因為皮膚上可以檢測到蠕形蟎就武斷的認為蠕形蟎參與了痤瘡的發病。

就好比一個長相比較猥瑣的人正好手上拿著你丟失的錢包,你就認定他是偷包賊,未免過於武斷了,可能是他恰好撿到,等著失主過來找,也有可能是小偷把錢拿走以後將錢包丟在地上,他剛好撿起來,又或者說他見義勇為從小偷手上把錢包奪回來了,凡事要講證據,不能主觀臆斷

三個推測

那蠕形蟎和痤瘡到底有沒有一腿呢?

關於研究蠕形蟎和痤瘡關聯性的研究是非常少的,而且目前已發表研究的結果也是不一致的。

2006 年《歐洲皮膚病學和性病學》雜誌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認為:蠕形蟎的患病率和寄生蟲密度與尋常痤瘡無顯著相關性。當然作者也指出:因為研究沒有考慮到皮脂腺蠕形蟎,所以我們也無法得知關於它和痤瘡之間關係的結論。Baysal et al. (1997)也認為蠕形蟎感染和尋常痤瘡之間沒有關聯性。

然而,Zhao et al. (2011)在《浙江大學學報》發表了一篇關於:蠕形蟎感染的社會人口學特徵和危險因素分析。文章認為:蠕形蟎感染可能與尋常痤瘡有關,蠕形蟎的患病率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增加,油性或混合性皮膚的皮脂腺增生似乎更有利於蠕形蟎繁殖。

Zhao et al. (2012)又在同一雜誌發表了關於:蠕形蟎感染和尋常痤瘡之間關聯性的 meta 分析。文章指出:發現蠕形蟎與痤瘡之間存在關聯,儘管這種相關性並不像蠕形蟎和玫瑰痤瘡之間那樣強。

對,儘管目前有學者提出,蠕形蟎可能在丘疹膿皰型玫瑰痤瘡的發病機制中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目前尚存在爭議,尚無定論

之所以認為蠕形蟎在玫瑰痤瘡中發病中起到一定作用,可能是源於抗蠕形蟎藥物對於玫瑰痤瘡有改善作用

因此,目前尚不清楚蠕形蟎是否會引起玫瑰痤瘡,或者玫瑰痤瘡是否會引起蠕形蟎的大量繁殖。

之所以有學者認為蠕形蟎可能參與了某些皮膚疾病的發生,比如玫瑰痤瘡、脂溢性皮炎、痤瘡等,可能是通過以下機制實現的(可不看,直接跳過):

1. 蠕形蟎可能會機械式的堵塞毛囊孔或者毛囊皮脂腺導管;

2. 蟎體覆蓋著堅硬的外骨骼,蟎的外殼骨架的存在就像像異物一樣,有助於形成肉芽腫;

3. 當蠕形蟎破壞上皮屏障時,它們的抗原會影響宿主的免疫系統並誘發 IV 型超敏反應。蠕形蟎和/或相關細菌的廢物可能通過遲髮型超敏反應機制啟用先天免疫系統或刺激免疫系統,這種超敏反應可能是痤瘡發展的觸發因素。

結論

當然,上述這三點僅僅只是推測,關於蠕形蟎是否參與了痤瘡的發病,是否影響了痤瘡的進展,目前尚無定論,需要更多的臨床和基礎研究來論證。

另外,對於痤瘡來說,不需要針對痤瘡皮疹進行蠕形蟎檢測,因為它不影響痤瘡的治療和管理。

最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不要以為臉上長了“痘痘”就是痤瘡

尋常痤瘡、蠕形蟎毛囊炎、丘疹膿皰性玫瑰痤瘡以及藥物性痤瘡樣疹等皮膚疾病的臨床特徵是比較相似的,一定要注意鑑別診斷。

如果診斷是錯的,那麼後面的治療都是跑偏的,當然不管是診斷還是治療,這麼專業的事情肯定是需要交給專業醫生來做的,而不是翻幾篇微博,自己做做功課就能弄清楚的,切記。

參考文獻:

[1] Zhao YE, Guo N, Xun M, et al. Socio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nd riskfactor analysis of Demodex infestation (Acari: Demodicidae. J Zhejiang Univ Sci B. 2011;12:998–1007.

[2] Zhao YE, Hu L, Wu LP, Ma JX. A meta-analysis ofassociation between acne vulgaris and Demodex infestation. J Zhejiang Univ Sci B. 2012;13:192–202.

[3] Baysal V, Aydemir M, Yorgancıgil B, Yıldırım M.Akne vulgaris etyopatogenezinde D. folliculorum’ların rolününaraştırılması Türkiye Parazitol Derg. 1997;21:265–8.

[4] Okyay P, Ertabaklar H, Savk E, Erfug S.Prevalence of Demodex folliculorum in young adults: relation withsociodemographic/hygienic factors and acne vulgaris.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 2006;20:474–6.

[5] Akçınar UG, Ünal E, Doğruman Al F . Demodex, spp. as a possibleaetiopathogenic factor of acne and relation with acne severity and type[J].Advances in Dermatology and Allergology, 2018, 35(2):174-181.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