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條黑狗!

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條黑狗!

我有一條黑狗,它名叫抑鬱,大約這是人人都有的?這個就像受涼了會發燒,凍久了會得肺炎,有時候走路莫名其妙摔了一跤一禮拜下不了床,一個道理。

有一次和一個朋友聊天,提及死亡,然後他忽然問我,“你知道那種絕望的感受麼?”我眼皮都沒眨,說知道。特別是半夜小賣部關門而我卻失眠還抽完了最後一根菸時,那種絕望能生生從骨子裡鑽出來。【小孩子不要學抽菸】

也許有人會理解我的這種感受,不能自控。這跟你生活是否如意,是否有千金可揮霍,是否功成名就呼風喚雨,毫無關係。

抑鬱的感受也一樣。它和他人所見他人所想,無一毛錢關係。所以人抑鬱的時候,最不喜歡聽的,就是講道理。

有個小故事,一直特別感動我。有天一個六歲的小男孩回家,媽媽問他做什麼去了。他說他今天去安慰了隔壁家剛剛喪偶的老爺爺。媽媽很驚訝,問他,你是怎麼安慰爺爺的?因為即便媽媽作為一個成人,也覺得老爺爺的喪失太沉重,不知該如何安慰。小男孩說:“我騎車路過老爺爺家,看見他自己一個人坐在院子裡哭,我於是把車子放在一邊,爬上老爺爺膝蓋,跟他一起哭”。

**故事裡的小男孩,他做的是我們人類內心最原始的一部分:我懂得你難過,我知道你有權利難過,我不要求你變成我所期待的狀態。我們陪別人哭;我們也陪自己哭。我們告訴別人我們陪你經歷你的情緒,而不對你指手畫腳。

當然,我們自己在生活裡面儘可能地這麼去陪伴別人,陪伴我們珍愛的,親近的朋友;我們亦希望我們難過的時候,有這樣一個人來這樣陪伴我們。**

**但就像你知道的那樣,生活總不如你我所願。不總是有個人能夠這樣呵護我們。好訊息是, 我們一直有我們自己。

抑鬱的時候,也請你像小男孩兒對待老爺爺那樣對待你自己:我懂得你難過,而不指手畫腳;我陪你哭,而不急於讓你變成我所希望的樣子。這樣,你開始學會愛自己。**

然後,深科失眠抑鬱研究院希望你能夠愛自己,一直到時間的盡頭。

**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隻黑狗,它名叫抑鬱。
**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