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文章正在毀掉醫院醫生?未必!

SCI文章正在毀掉醫院醫生?未必!

昨天一篇文章《“兩會"最火提案:被"SCI"摧毀的中國醫生!》刷屏了!

文中講到,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阜外醫院心律失常診治中心主任張澍表示,如今,發 SCI 論文是臨床晉升的重要指標,而這恰恰正在「毀掉」一批年輕人。

年輕醫生把精力都放在發論文上,側重臨床的精力必然少。為了儘快發文章,不少年輕醫生不惜學術造假。所以,SCI 論文不能作為臨床醫生職稱考評中一票否決的指標

許多醫生尤其是基層醫生晉升、評先深受文章之害,“苦秦久矣”,張澍主任這段話受到許多人的點贊,這也是昨天那篇文章刷屏的原因。

醫生是否應該寫文章?

這個答案不是唯一的,需要結合情況。

在三甲醫院、教學醫院,尤其是北上廣深,病人多,病例複雜。診斷困難,治療棘手。這些病例既是挑戰又是財富。因為有的病例在這些大醫院可能是“常見病”,在基層醫院可能就是罕見病。大醫院的診治經驗可以給基層醫院提供寶貴財富。有的疾病可能是中國特色的,可以發表在國外醫學雜誌,展示中國醫療水平的進展情況。這樣的案例寫出來未嘗不可。

例如華山醫院手外科《健側頸神經移位術治療上肢痙攣癱的臨床試驗》線上發表於世界最權威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成果將為更多的病人帶來福音。

對於基層醫院,由於科研條件簡陋,許多醫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讓寫文章,確實趕著鴨子上架。比如,基層兒科門診天天看感冒發熱拉肚子,逼著醫生寫文章,就是在浪費時間了。這樣,只會逼良為娼,編造文章,買賣文章,降低中國的學術水平,破壞學術誠信。

晉升不用文章考核靠什麼?

經常有人提議,晉升不要用文章考核,需要看臨床水平。

這個提議“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臨床考核目前缺少量化指標,人為干擾因素更大,“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如果加上文章考核,只要考核條件不要太變態,給一些年輕醫生以機會,總體來說還是相對公平的。就像高考,雖然許多人批評,但是目前沒有找到比高考更公平的方法。

沒有SCI文章,醫生職稱晉升更混亂。短期之內,晉升需要文章,很難改。晉升考核不看文章,重點、難點在基層。

醫生寫文章是否需要“全民皆兵”

我支援醫生寫文章、做科研,但是不支援醫生人人寫文章,容易造成資源浪費,效率低下。

現在國內醫院有個奇怪的現象 ,不顧醫院大小,不管醫生護士,人人都在匆匆忙忙搞文章,搞課題,焦頭爛額。要求醫生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會看病人,會養細胞,會殺老鼠。甚至,文章、課題和醫生的飯碗掛鉤,這樣確實走了極端。

俗話說“五個指頭伸出來有長短”,醫生也是這樣,有的對臨床比較感興趣,逼著天天寫文章,是種浪費;有的醫生對科研感興趣,逼著幹臨床,是種折磨。

需要結合醫院的自身條件,醫生的自身條件,不可霸王硬上弓。

中國醫院醫生做科研“經是好經,可都讓歪嘴和尚念壞了”。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