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的人格面具揭示與治療

抑鬱症的人格面具揭示與治療

抑鬱症是苦命人面具的顯現。這個面具平時躲在暗處,不為人知,一旦被某種因素激發出來,成為主導面具,就會使人陷入抑鬱狀態。
  

每個人都有苦命人面具,因為每個人都曾經痛苦過。
  

苦命人面具有兩個變體:棄嬰面具和受害者面具。

棄嬰面具的特點是缺愛、被忽視、不被人喜歡、無價值感、分離焦慮、被拋棄、被拒絕、無助、孤單,由此而產生兩種相反的繼發反應,一是索愛、依賴、討好、自強不息、完美主義,稱為“討好者”面具;二是自我挫敗、自憐、作賤自己、自虐。

前者是為了擺脫被遺棄的命運,後者是為了維護棄嬰的身份。兩者結合,產生第三種繼發反應:過分順從、委曲求全、捨己為人、大公無私,表面上是試圖擺脫被遺棄的命運,實質上是維護棄嬰的身份。

受害者面具的特點是痛苦、壓抑、絕望、“心死”,也有三種繼發反應,一是通過求饒、妥協、抗爭或逃跑,擺脫被害的命運,相當於“討好者”面具和“叛逆者”面具。

二是通過認罪、“自裁” 、贖罪,維護受害者的身份,稱為“罪人”面具;三是二者的結合,如示弱(向別人展現出好欺負的樣子)、挑釁、以死抗爭,表面上是試圖擺脫被害的命運,實質上是維護受害者的身份。

因此,抑鬱症有兩種,一種是棄嬰型的,一種是受害者型的,當然還有混合型的。
  

棄嬰型的抑鬱症比較安靜、楚楚可憐,容易激發別人的同情心和拯救者面具;
  

受害者型的抑鬱症比較躁動,甚至易激惹,容易讓人覺得可惡,或者可恨。

治療抑鬱症

第一步是識別苦命人面具

諮詢師必須從病人的症狀中尋找苦命人面具(包括棄嬰面具、受害者面具、討好者面具、叛逆者面具)存在的證據,幫助病人瞭解自己內心的苦命人面具,並對它保持“覺知”。
  

所謂“覺知”,一是識別,亦即當苦命人面具出現的時候,立即把它識別出來;二是靜觀,亦即靜靜地觀察,不採取任何措施,如迴避、打壓、施救、修改。靜觀比較難,但非常重要,必須反覆強調。一般來說,如果靜觀做到了,症狀可以減輕一半。

第二步是追****根溯源

諮詢師和病人一起查詢苦命人面具的來歷,通常都是童年創傷,並且跟某個重要人物有關。許多人找到苦命人面具的來歷之後就可以釋懷了,也有一些人會產生怨恨,這時候就要把怨恨釋放出來。怨恨是叛逆者面具被啟用的表現。

第三步是釋放情****緒

通過想象或角色扮演,回到創傷情景,把痛苦、絕望、恐慌等情緒釋放出來。一個人之所以會陷入抑鬱狀態,是因為苦命人面具聚集了大量的能量,最後暴發出來,控制了整個人格。面具的能量之所以會聚集起來,是因為沒有及時釋放。

之所以沒有釋放,是因為一般人都不接納苦命人面具,竭力壓制它,把它從人格中分裂或隔離出去。其實,壓制是短期行為。可以壓一時,不可能壓一世。堵不是辦法,疏還是解決之道。

第四步是安****置

每一個面具都有適用的情景,把面具安置在相應的情景中,不到處亂竄,不汙染其它面具,抑鬱症狀就得到了“控制”。治療抑鬱症不是消滅苦命人面具。如果沒有苦命人面具,正常的哀傷反應也就沒有了。

上述釋放的過程同時也就是安置的過程。讓病人進入創傷情景,把苦命人面具引出來,創傷情景和苦命人面具之間的連結就增強了,等於把苦命人面具“固著”在了創傷情景裡,它就不會到處亂跑了。

苦命人面具有兩個對應面具:拯救者和迫害者。病人尋求幫助的時候,會把幫助者(包括諮詢師)當成拯救者,希望諮詢師把他從苦海里拯救出來。

他可能會討好諮詢師,也可能不會。如果討好,其目的是想從諮詢師那裡得到更多。所以,他對諮詢師的期待是很高的。如果諮詢師沒有滿足他的期待,就會被當成迫害者,這就是移情。

換句話說,病人戴著苦命人面具、討好者面具和叛逆者面具來找諮詢師,同時也帶來了拯救者面具和迫害者面具,如果諮詢師又有水平又熱心,他就會把你當成拯救者,自己使用討好者面具,積極配合;反之,他就會把你當成迫害者,自己使用叛逆者面具,跟你對著幹,最後回到苦命人狀態。

多數情況下,既然來看病了,展現出來的自然是討好者面具,而叛逆者面具和苦命人面具雖然躲在暗處,但具有不可忽視的作用。

它們常常會藉助於討好者面具,達到自己的目的,即維護苦命人的身份。當病人把拯救者面具和迫害者面具投射給諮詢師,諮詢師很容易中病人的圈套。

如果諮詢師一直扮演拯救者,那也罷了。問題是,諮詢師的迫害者面具也會被激發出來。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病人表面上想擺脫抑鬱狀態,實質上更想維持抑鬱狀態,象扶不起的劉阿斗,會讓諮詢師恨鐵不成鋼,甚至失去耐心。這個時候,拯救者就變成了迫害者。

因此,諮詢師必須對自己的拯救者面具和迫害者面具以及病人的苦命人面具、討好者面具和受害者面具保持覺知,並向病人解說。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