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致痘成分的化妝品、護膚品是絕對禁區麼?

含致痘成分的化妝品、護膚品是絕對禁區麼?

 丨排版:蕉 責編:kiki

**▼ **全文約3500字,預計閱讀時間:10分鐘

作為皮膚科醫生,經常會遇到那些擔心化妝品和護膚品會影響皮膚的病人。因為痤瘡會受激素、壓力和治療干預的影響,所以很難確定患者是使用哪種護膚品或化妝品從而導致痤瘡惡化。

在1972年,Kligman和Mills的一篇論文中介紹了化妝品性痤瘡的概念,該論文描述了以20-25歲女性面頰閉合性粉刺為特徵的輕度痤瘡[1],其中有絕大多數人沒有得過痤瘡。作者指出了化妝品中某種物質會導致閉合性粉刺的形成,並且在某些情況下,還會引起丘疹膿皰[2]。

致粉刺性測試

將化妝品或護膚品塗抹在新西蘭白化兔的耳朵上,一隻耳朵作為對照,另一隻耳朵每週連續五天注射0.5毫升的試驗品,重複注射兩週。每天檢查它的耳朵,觀察其是否有毛囊擴大和角化過度的現象。

經過14天的研究,對動物進行活檢測定其是否存在皮脂腺毛囊角化過度[4]。如果測試耳出現角化過度,則說明測試材料可能會導致痤瘡。

Tucker等人對傳統兔耳試驗的提出了改進的方法[5]。他們注意到,在使用致粉刺性物質4周後,兔耳的毛囊口增大速度呈線性增加。

但兔耳模型也存在很多的問題[6]。

第一,**一些評估是在沒有活檢的情況下進行的。**僅僅依靠對兔耳進行視覺上的檢查,該檢查沒有顯微鏡檢查準確。雖然視覺評估可用於評估痤瘡,但無法檢測到微粉刺。眾所周知,微粉刺是痤瘡病變的關鍵階段,必須通過顯微鏡下檢查來鑑別它。

第二,**一些研究混淆了毛囊擴張和痤瘡形成的原因。**毛囊擴張是皮膚刺激的副作用,不一定與痤瘡形成原因相一致。

第三,因為年老的兔子分泌皮脂較少,所以使用年小或年老的兔子並不能產生相同的數據。

第四,**兔耳可能無法準確模擬人臉:**在兔耳模型中,許多致粉刺性物質在人臉上產生的是膿皰和炎性丘疹,而不是痤瘡。

由於動物試驗禁令的頒佈和兔耳模型的缺陷,人體試驗逐漸成為評價致痤瘡性的標準方法。

現在大多數的測試實驗室都把志願者的背部作為試驗地[7],要求志願者背部曾得過痤瘡。

雖然人體試驗比動物模型更精確,但它也存在著一些問題。由於大多數的測試產品都是在面部使用的,而面部的毛囊皮脂腺功能、富集程度、分泌情況不同於背部,所以在上背部測試產品的數據不夠準確,並不能直觀反映面部實際情況。

致粉刺性物質

早期致粉刺性測試是用來評估配方中是否具有已知的致粉刺性成分。

**“非致粉刺性配方是不會致粉刺形成”**的這一假設在科學上是不成立的。這些列表中的純原料是按先前的方式塗抹在兔耳上的。

在大多數配方中,濃度較低的成分有許多,並通過化學反應形成最終產品。因此,最終配方里可能就不存在致粉刺成分[10]。

僅僅給痤瘡患者提供一份致粉刺性物質清單,單純教導患者選擇護膚品時避開這些致粉刺性成分就不會導致痤瘡,這顯然是不夠的。

仔細觀察表中的成分列表,可以發現化妝品和護膚品中常用的物質成分,包括了最有效的潤膚劑(硬脂酸辛酯、硬脂酸異戊酯)、洗滌劑(十二烷基硫酸鈉)、封閉性保溼劑(礦物油、礦脂、芝麻油、可可脂)和乳化劑[11]。

然而大多數含有這些成分的產品在志願者的上背部進行測試時都是非致粉刺性的,這隻能根據患者對閉合性粉刺的敏感性來評估致痤瘡性。

一些人可以每天使用可可脂成分的面部潤膚霜,卻沒有長痤瘡,反之,其他人若使用該面霜,面部便會產生痤瘡。目前我們還不完全清楚**“為什麼某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形成 ‘痤瘡’”**的原因[12]。

致“痘”性病因

**致粉刺性與致痘性是兩個不同的問題。**致粉刺性物質會引起粉刺或黑頭,而致痘性物質會引起丘疹和膿皰。

致粉刺性是因毛囊皮脂腺堵塞而導致,而致痘性是由於毛囊刺激[14]所產生的。因此,致粉刺性與致痘性有所區別。

乍一看,致痘性研究似乎很簡單。首先列出關於刺激毛囊口的物質成分清單,然後用該清單來挑選適合患者使用的護膚品和化妝品。

因為各類成分之間相互作用以及它們的濃度不同,**所謂的致痘性物質成分列表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患者個體對痘痘形成的易感性很關鍵[15]。具有致痘作用的化妝品並不是對每一個患者都會產生作用。

有趣的是,在皮膚科醫生的實踐經驗中,因使用化妝品而引起的致痘性現象比由於化妝品而引起的致粉刺性現象更為常見。相對致粉刺性研究來說,研究致痘性頗顯重要。但考慮到每天使用此類產品人的數量較多,因化妝品引起的“痘痘”和痤瘡現象實際上是相對罕見的。

痤瘡樣疹

皮膚科醫生很難通過定義來區分痤瘡和痤瘡樣疹。許多患者對化妝品的“連鎖”反應可能是痤瘡狀發疹**,****而不是真正的痤瘡。**最常出現“連鎖”反應的時間是在開始使用新化妝品的48小時後。而炎症丘疹或膿包的出現的時間遠遠不止48小時。真正的痤瘡樣疹發生在持續局部使用致痤瘡性產品的2至4周內。

那麼,患者因使用了化妝品而出現“連鎖”反應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呢?事實上,毛囊刺激性接觸性皮炎是造成化妝品產生不良反應的主要原因。刺激性反應表現為毛囊周圍的丘疹和膿皰,與痤瘡並無明顯區別。

在使用新產品48小時後發生刺激性接觸性皮炎,若停止使用,這種症狀便會立即消失,這與痤瘡形成大不相同。

水包油型乳液中**最常見的刺激性成分是****乳化劑。**這是一種典型的洗滌劑,目的是將保溼產品中的油溶解成單相併保持其化學穩定性。

而病人所闡述的會引起“連鎖”反應的大量產品中,化妝品佔據了絕大多數。

兩者相結合,我認為這是產生痤瘡狀發疹最常見的原因。所以避免痤瘡樣疹的方法是使用不含乳化劑的產品,如面部粉底、腮紅和眼影。

確定病因與解決方法

一旦診斷出化妝品性痤瘡,必須停止使用相關護膚品或化妝品,換成其他更為安全的護膚品。採用痤瘡溶解劑對其面部進行局部治療,如過氧苯甲酰和水楊酸或維甲酸[16]。

最關鍵的是:痤瘡的加重是與化妝或者護膚產品,還是與激素、治療干預有關是難以確定的[17],因為導致痤瘡的發生原因是很複雜的,和遺傳、內分泌、情緒壓力、飲食、年齡等都是相關的。

痤瘡並不是由單一某種因素誘發的,而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小結

1、如果您平時從來不長痘,可不用理會這些具有致粉刺風險的成分。

2、**標識有非致粉刺性成分的護膚品,也可能會致粉刺,**相反含有致粉刺性成分的護膚品,並不一定就會導致粉刺。

因為兔耳所呈現的結果,不代表人皮膚上就會出現類似的情況,另外人背部呈現的陽性結果,也並不一定說明在面部就會出現相同情況。

3、對於易患痤瘡的患者,個人建議**不要過於懼怕含有致粉刺成分的護膚品,**有不代表就一定會。

實際上我之前也強調了痤瘡是受到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不當護膚雖然是個影響因素,但並不是導致痤瘡遷延不愈、經常反覆的主要原因,充其量只是個很小的影響因素。

簡單點說,不當護膚(過度清潔卸妝、頻繁使用面膜、經常化彩妝)比使用所謂的含有致粉刺性配方的護膚產品對痤瘡的影響更大。

4、如果剛換了某種護膚品,臉上很快出現了痤瘡,不要把這個鍋甩給護膚品,畢竟它也不會辯解,剛才我們在文中也提到,如果化妝品或者護膚品具有致粉刺性,一般是在堅持使用2-4周內才可能會出現,所以**使用某種護膚品後短時間出現的痤瘡樣疹,可能是毛囊周圍的刺激性接觸性皮炎,**一般停用目前使用的護膚品就可以緩解。

5、如果您確實是痤瘡好發專業戶,稍微一言不合臉上就冒痘,我建議選擇護膚品時,可以觀察下護膚品成分表,主要看成分表排序前3-5位,太靠後的就算了,如果有上面所列舉的成分則儘量避免,當然洗面奶和卸妝等短時間面部駐留的清潔產品除外。

6、天天談護膚要避免踩雷,說多了實際上意義也不大,**關鍵是在於要規範治療痤瘡,**對於程度比較輕的,我們可以外用維a酸類外用藥物或者過氧苯甲酰,或者水楊酸、壬二酸等,對於症狀較重的,則需要醫生指導下聯合口服藥物治療,如果不適合口服藥物或者不願嘗試口服藥物者,也可以考慮化學換膚、光動力、1450半導體激光等治療。

〔參考文獻〕

[1]. Kligman AM, Mills OH. Acne cosmetica. Arch Dermatol. 1972;106:843. 
[2].Levy SB. Comedogenicity of cosmetics. J Am Acad Dermatol. 1984;10:1072. 
[3].Zatulove A, Konnerth HA. Comedogenicity testing of cosmetics. Cutis.1987;39:521. 
[4].Kaufman PJ, Rappaport MJ. Skin care products. In: Whittam JH, editor. Cosmetic safety a primer for cosmetic scientists. New York, NY: Marcel Dekker, Inc.; 1987. p. 179–204. 
[5].Tucker SB, Flannigan SA, Dunbar M, Drotman RB. Development of an objective comedogeneicity assay. Arch Dermatol. 1986;122(6):660–5. 
[6].Frank SB. Is the rabbit ear model, in its present state, prophetic of acnegenicity?
J Am Acad Dermatol. 1982;6:373. 
[7].Mills OH, Kligman AM. A human model for assessing comedeogenic substances. Arch Dermatol. 1982;118:903–5. 
[8].Nguyen SH, Dang TP, Maibach HI. Comedogenicity in rabbit: some cosmetic ingredients/vehicles. Cutan Ocul Toxicol. 2007;26:287–92. 
[9].Valentino A, Fimiani M, Baiocchi R, Bilenchi R, Perotti R, Castelli A, Mancianti ML, Raffaelli M. Cosmetic acne and a test of comedogenicity. Boll Soc Ital Biol Sper. 1984;60:1845–8. 
[10]. Draelos ZD, DiNardo JC. A re-evaluation of the comedogenicity concept. J Am Acad Dermatol. 2006;54: 507–12. 
[11].Fulton JE, Pay SR, Fulton JE. Comedogenicity of current therapeutic products, cosmetics, and ingredients in the rabbit ear. J Am Acad Dermatol. 1984;10:96–105. 
[12].Fulton JE, Bradley S, Aqundez A, Black T. Noncomedogenic cosmetics. Cutis. 1976;17:344. 
[13].Report of the 1988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Invitational Symposium on Comedogenicity. J Am Acad Dermatol. 1989;20:272–7 
[14].Mills OH, Berger RS. Defifi ning the susceptibility of acne-prone and sensitive skin populations to extrinsic factors. Dermatol Clin. 1991;9(1):93–8. 
[15].Epinette WW, Greist MC, Ozols II. The role of cosmetics in postadolescent acne. Cutis. 1982;29: 500–4. 
[16].Cunliffe WJ, Holland DB, Clark SM, Stables GI. Comedogenesis: some new aetiological, clinical, and therapeutic strategies. Br J Dermatol. 2000;142: 1084–91. 
[17].Kligman AM. Postadolescent acne in women. Cutis. 1991;48:75–7.

〔免責聲明〕

本文數據更新於2020年04月07日

由「皮膚科楊希川教授」原創,旨在為讀者進行科普

科普內容不能代替醫生診治意見,僅供參考

如有皮膚問題,請及時諮詢醫生

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封面圖源:PIXABAY/Albinecat


以下是今日的拓展閱讀▼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Dc5MjYzNQ==&mid=2650798793&idx=1&sn=5e2c8073664490ac1615e5dd8941dc18&chksm=8771311db006b80b06a6fd3338181e1e51c84cc2a9661cb01ee957cd1900e9d30a94ca648997&scene=21#wechat_redirect)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