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者說】"我"痊癒了,如何重返社會?

【抑鬱者說】"我"痊癒了,如何重返社會?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沒有人那麼重視你。你所理解的別人的態度,其實是你對自己的態度。如一句西諺:“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深科失眠抑鬱研究院首席專家劉菊湘主任建議痊癒者鼓起勇氣邁出第一步。

心中的疤痕

上個世紀60年代,美國心理學家曾經做過一個實驗:徵集10位志願者,告訴他們,該實驗旨在觀察人們對身體有缺陷的陌生人的反應,尤其是面部有疤痕的人。

化妝師首先在每位志願者臉上畫了一道血肉模糊的傷口,並用鏡子讓他們看到可怕的自己。隨後,心理學家收走了鏡子。過了一會,心理學家又說,為了讓傷口更逼真,需要再塗抹一些粉末。事實上,化妝師沒再塗抹任何粉末,而是用溼棉紗把假傷口徹底擦乾淨了。

不知情的志願者們被派到各個公共場合,回來後,他們向心理學家陳述了各自的經歷。他們的感受出奇地一致:陌生人對他們驚訝、厭惡,缺乏善意,總是很無禮地盯著他們的臉。

這個實驗的結果甚至讓心理學家也很震驚:人們關於自身的錯誤認識,竟然如此深刻地影響他們的感知。他們的臉上本沒有疤痕,只因將“疤痕”刻在心裡,才會感受到外界異樣的眼光。換句話說,所謂外界的眼光,只是你內心的投射。

許多患者病癒後重返社會,最擔心的問題是:人們將如何看待自己?是好奇?同情?憐憫?還是歧視?都不是。事實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沒有人那麼重視你。你所理解的別人的態度,其實是你對自己的態度。如一句西諺:“別人是以你看待自己的方式看待你。”

邁出第一步

很多患者特別忌諱提自己得過抑鬱症。他自己諱莫如深,同事朋友們在他面前也只能小心翼翼,生怕刺激他。演戲太累,給自己、給他人都無端增加了很多壓力,何苦?大家忙於生計,誰顧得上你?即使有幾個閒人盯著你,他們的興趣又能持續幾天?不能撤除之手最重要的,不是別人的眼光,而是自己如何長期保持身體狀態的平穩。

抑鬱症痊癒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千萬不要以為大腦解除了抑制就萬事大吉。未來的路還很長,藥物治療只是把你從陷阱底部撈上來,接下來會怎麼樣,就要看你自己了。

抑鬱症複發率很高,復發後治療將更為困難。發作一次的患者,再複發率為50%;發作兩次,複發率為75%;三次發作,複發率幾乎是100%。

運動是一種生活方式

體育鍛煉對緩解抑鬱、焦慮和其他慢性心理障礙有很好的效果。2005年,美國哈佛大學曾經專門研究過這個課題。他們發現,經過3個月的嚴格體育鍛煉,患者的抑鬱症狀有明顯改善,與接受抗抑鬱藥物治療的效果相似。對中學生的研究也發現,參加體育鍛煉多的同學,其抑鬱症狀相對較少。

不必太約束自己每天一定要鍛鍊多少時間、每次鍛鍊一定要出汗等等。要求太高,就堅持不下來。輕鬆點,隨意點,選擇一些簡便易行的方式,比如快走,隨時隨地可以進行。哪怕每次只能鍛鍊短短10分鐘時間,日積月累,必有所成。當慢慢形成習慣,鍛鍊成為你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就不需要“堅持”了。

重建心靈

到目前為止,治療抑鬱症,藥物是首選方式。但我知道,藥物治療有很多侷限性:其一,只治標不治本;其二,有副作用;其三,需要長期維持治療;其四,存在治療無效的可能。因此,藥物治療只是一種最不壞的方式,儘管其作用是決定性的,但自己的努力不可或缺。一個患者痊癒的程度,決定於他在多大程度上能夠利用內心,重建自己的生活。

病程中,一個人會暫時失去很多社會功能,但大腦從未停頓思考。既已陷入人生最低谷,就沒有必要粉飾和虛誇,而可以直面內心,用手術刀解剖過去,梳理人生的成敗得失。當再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時候,轉機就將到來。

一個正常的精神世界,應該有屬於自己的價值體系和精神建構,有包容異見的氣度;能夠獲得良好的社會支援系統,又能獨立地擔當,在絕大多數情況下不違背自己的良知;同時,還能夠看清人世間的紛繁喧擾,以真誠駕馭著熱情,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在自己的生活中選擇、放棄和承擔一些東西。

假如能做到,就會無所畏懼;曾經承受的一切,就不會白費。

**文章喜歡嗎?**點選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收藏】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