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掃地僧醫生的修成過程!

一名掃地僧醫生的修成過程!

**引子 **

1999年,那一年,讓醫院以藥養醫的政策已經實行了十多年。

醫藥費上漲非常快,農村合作醫療還沒有全面鋪開,因病返貧的人很多,民間很多人,不知道醫藥費為什麼會上漲,總覺得是醫生賺走了錢,因此對醫生,對醫院有怨氣。

那一年,世上剛剛有互聯網。我們上個網,還要撥號,要通過那隻貓,要古拉古拉叫很久才能夠連上網。那時代,56K/秒的撥號上網的網速,已經是相當快了。

那時代,傳統媒體,包括報紙和電視臺,日子過得很滋潤,他們掌控著社會輿論的走向。

那時候的網絡,有諸如網易聊天室之類的平臺,除此外,連BBS都還沒有。個人要表達自己的意見,只有給媒體投稿,但未必能夠採用。

那年代,媒體上報道醫療新聞最多的是各種“醫療事故”和醫生無良的行為,醫生是“白狼”,就是那年代出現的稱呼。

從衛生部到各級衛生廳衛生局,天天開會日日講,要醫生講醫德講微笑服務,要以病人為中心的服務。

那些年,醫患關係納入消費關係,醫患糾紛歸消費者協會管。

那些年,媒體天天提醫生收紅包拿回扣,但是沒有人提如何提高醫生的合法的體面的待遇。

醫生的診療費定價很低,醫生的主要收入,來源於藥品在醫院裡加價15%的利潤。

人很渺小,渺小到在時代的洪流裡,只是一顆微塵,醫生只是人的一種職業。

掃地僧的故事,就在那個時代發生。

1.那年冬天

1999年,那是一個冬天。

掃地僧姓陳,我們叫他陳醫生。

陳醫生大學裡的專業是中醫兒科,畢業以後做了眼科醫生,眼科的手術做得很漂亮。

他當時已經做了主治醫師,大家都看好他,過幾年,他會做眼科的主任。

那一年,眼科和耳鼻喉科共用一個病區。

那一年,醫院沒有口腔科病房。

那個冬天的晚上,陳醫生在眼科病房值班。

晚上22:00,急診送上來一個車禍的病人。

病人為男性,因為車禍受傷,牙齒斷了4顆,還有幾顆牙齒鬆動了,下頜骨骨折,口腔底部不規則的巨大穿透傷。

病人在急診科做了頭顱CT、胸部CT、腹部CT等一堆檢查,還用了不少藥。

花了2個小時後,急診科醫生中的骨科醫生沒有通知病房,直接把病人收到了眼科和五官科病房。

此時的病人,錢花了不少,嘴巴里還在痛,還在流血,自然已經很煩躁了。

前呼後擁的病人到了眼科病房,很焦急地要醫生馬上給他手術。

陳醫生一看到病人,就對病人說:“你這種傷口,太嚴重了,需要專業的口腔科處理,我們醫院沒有口腔科病區,真的處理不了,你需要去中心醫院口腔科,快轉院去吧!”

病人頓時勃然大怒,破口大罵:“你們這是什麼破醫院?我在你們醫院看了2個多小時,錢花了一千多,最後告訴我處理不了。把我推來推去,這是什麼態度?這是什麼醫德?你們是怎麼為人民服務的?”

陳醫師不慍不怒,指著自己白大褂胸口的工作牌說:“你看看,我真的是眼科醫生,你這種傷口,是口腔科的事情,我真的處理不了。你還是抓緊時間去中心醫院吧,那裡有口腔科。”

病人當場發飆,被送去中心醫院的路上,一個電話投訴到醫院領導那裡。

病人是市裡某個大領導的大舅子,院長一聽說他來投訴,立馬趕到醫院,不由分說,劈頭蓋腦地把陳醫師訓了一通!

病人當天晚上轉院到中心醫院後,中心醫院口腔科4位醫生花了3個小時,才完成了清創手術,可見病情確實嚴重。

聽到訓斥,陳醫師當然非常生氣,要辯論,但是月辯論,受到的訓斥越多。

2.欺人太甚

第二天,早上交班的時候,我們科裡就知道了這件事情。

我們也討論了這件事情。

大家都認為,專業的口腔科醫生都要花3小時清創,一個眼科醫生怎麼可能能夠處理這種外傷?

所以大家都覺得陳醫師的處理沒有錯誤。

如果說有錯,錯在醫院沒有口腔科,錯在急診科的骨科醫生沒有處理好。

急診科的骨科醫生應該看一眼就知道自己醫院處理不了,應該馬上安排病人轉院,而不是為了那點檢查費收入給病人花時間查。

他更不應該未經病區醫生同意,直接把口腔科的病人收住到眼科病房。

然而,第二天早上,醫院領導就再次到眼科,在科室晨會上,再次批評了陳醫師,說他醫德醫風不好,態度不好等等一系列指責。

當然,我們都知道,因為病人是大領導的親戚,才會這樣。

陳醫師反駁領導:“你覺得我應該怎麼做?”

領導惱羞成怒,又一通無理訓斥後說:“你就是拿塊紗布把他的傷口壓一壓,包一包也好啊!”

可是,醫院裡人都知道,眼科都用很小的小紗布,只有急診科才有那種可以壓住大傷口的大紗布。

領導的話當然沒道理。

陳醫生憋了一肚子氣。

我們都以為,這事情總算過去了。

在週五的醫院週會上,領導又在會上嚴肅批評了陳醫師,具體怎麼批評我倒是忘記了,反正要求每個科主任都要把批評傳達到每個醫生護士,要把陳醫師作為反面典型來學習,提高自己的醫德醫風。

我們叫陳醫師忍一忍,事情也就過去了。

沒想到,大領導就此件事情做了批示。

大領導要求醫院就此事展開討論,找出醫生中存在差距,促進醫生的醫德醫風教育。

次日,醫院專門下了紅頭文件,陳醫生先待崗一個月,寫檢查,在做進一步處理。

醫院要求每一個科室都就此事展開醫德醫風的討論,並且,要每個科室寫成書面討論結果上交院部,對照自己科室的不足,認真整改。

當然,由於急診科骨科醫生在病人來的時候,很積極地給他安排查了各種CT和化驗,還熱心把病人收到了眼科病房,所以,病人對急診科骨科醫生沒有意見,說他服務態度好,醫德醫風好。大領導沒有說急診科骨科醫生有醫德醫風問題,當然不會在紅頭文件裡討論他了。

實際上坑人的就是那位急診的醫生。

我當時工作才一年多,我覺得這醫院領導是瘋了。

醫院裡同事也知道,這是因為病人是大領導的親戚,醫院裡才會這麼對陳醫生小題大做。

然而,那時代,不比現在,可以在網絡上表達一下自己的不滿,我們的心中所想,根本就表達不出去。

每個科室都在認真討論這件事情,當然,有不少醫生會去問陳醫生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3.離家出走

陳醫生的情緒,越來越低落。

陳醫師的老婆還在給自己女兒餵奶,因此沒有上班。

她不是醫護人員,不懂醫院裡的流程,他總覺得自己老公被醫院反覆批評,總是自己有錯,所以也責怪陳醫師。

陳醫師的丈母孃,當時在醫院裡還是黨委成員,陳醫師覺得自己沒錯,希望丈母孃能夠在領導那裡說上幾句話。

但是丈母孃也認為他有錯,也批評他。

我能夠理解陳醫師當時的情緒有多糟糕。

那天下午,陳醫師就離開了醫院,但是沒有回家。

他沒有帶錢,也沒有帶身份證,也沒有帶衣服,沒有帶吃的,什麼東西都沒帶,就這麼消失了。

醫院照常運轉。

當然,醫院也報警了,警察也努力找過他,但是找不到他。那年代,大家都還沒手機可以定位和聯繫。

三天後,陳醫師的老婆抱著懷裡的女兒坐到了院長辦公室裡。她不鬧,說來說去就一句話:“你還我老公!你把我老公去找回來!”

院長什麼時候上班,她就什麼時候抱了女兒到院長辦公室上班,院長下班她也下班。

院長也不敢不招待她吃飯啊。當然,她給女兒餵奶,換尿布也在院長辦公室裡面。

如此三天後,院長也擋不住了,打聽到有位鍼灸科蔡醫師和他關係很好,就要蔡醫師出公差,工資照發,費用實報,還預支費用,到外地,想辦法把陳醫師找到,勸他回醫院裡來。

蔡醫師和陳醫師都畢業於浙江中醫學院,兩個人平時氣味相投。

兩人平時討論的都是佛學和醫學的問題。

他倆都認為,佛家慈悲為懷,和醫生濟世救人的道理相同,所以兩人都覺得自己有佛家的慈悲心,都想去寺廟住上一段時間。

因此,蔡醫師猜,陳醫師可能躲在哪家寺廟裡逍遙。

因此,蔡醫師拿了醫院的錢,一個一個寺廟裡找過去,整整找了兩個月,還是找不到他。

最後,蔡醫師還是放棄了尋找。

陳醫師的老婆,繼續抱了女兒到院長辦公室上班,要求院長還他老公……

我們的心情,也從不平中慢慢恢復了平靜。

4.出家為僧

六個月後,一位浙江中醫學院的實習醫師突然來到了醫院,找到了蔡醫師。

原來,他畢業實習結束後,去了普陀山旅遊,在普陀山的一家寺廟裡,遇見一個光頭和尚,正在給一群人看病開中藥方。

他看這和尚的臉,很像自己實習的時候帶過他的陳醫師,只是和尚穿了僧衣,他也不敢確認。

因此他就上前去問:“陳老師,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陳醫師抬頭一看這位實習醫師,淡淡地說:“我是這裡的掃地僧人,你認錯人了吧?”

陳醫師一開口,實習生就知道,確實是他。他的聲音,實在太有個性了。

旅遊歸來,實習醫生就來醫院通知了蔡醫師。

蔡醫師一拍大腿,很懊惱,自己到處在寺廟找人,怎麼就漏下了普陀山呢!

要知道,那年代,交通不方便,陳醫師沒帶錢,沒帶銀行卡,沒帶衣服,也沒帶身份證,怎麼被他渡海跑到了普陀山呢?

陳醫師不肯說,至今還是個迷。

蔡醫師立馬動身趕赴普陀山。

見到老友前來,陳醫師(和尚)也很開心,但是,隨便老友怎麼勸,他就是不肯回來。

他還勸蔡醫師,跟他一起出家算了。

最後,還是寺廟的主持出馬說服了陳和尚回醫院來做醫師。

主持的理由是:佛教慈悲,普度眾生,自己的老婆女兒也是眾生之一。老婆沒工作,陳醫生如果丟下他們不管,老婆孩子要受苦。陳醫師看病開處方的水平還不是很高,希望他可以回醫院繼續為人看病,提高醫術。

主持和他約好,等他女兒成年,陳醫師的醫術大有提高,那麼塵緣了盡,就可以來寺廟出家做和尚,給善男信女看病開藥方。

因此,陳和尚回到醫院繼續做他的陳醫師了。

5.繼續從醫

他回來後,我曾經去摸過他的光頭,說起出家的事情,他還得意地告訴我,他是中醫,去出家寺廟很歡迎,因為他可以給善男信女開中藥方。而我,是西醫,去了寺廟也沒人要。

他很多次和我說過,等女兒成年,他要應主持之約,去普陀山做和尚。

此後,那年夏天,有一天晚上,他值班,我去值班室找他。值班室的門沒鎖,也沒開燈,我打開燈一看,他正盤腿在床上打坐,旁邊放了一本佛經……

有時候,我路上遇見他,摸摸他鼓起來的口袋,經常能夠摸出一本中醫的古籍小冊子,那種書舊的不得了,也不知道他從哪裡搞來的。

沒過幾年,我們就見識了他的中醫醫術。

我遇見過幾位哺乳期女性乳腺膿腫病人,手術切排後留下了乳瘻的併發症,西醫除了斷奶,回奶和創面換藥外,沒有什麼好辦法。

我把病人介紹給陳醫師,吃中藥,沒有幾貼藥,瘻管就長好了,而且還不用回奶和斷奶。

腸梗阻保守治療的病人,我也經常請他來會診開中藥吃……

我還介紹過痛經的姑娘找他,幾貼中藥吃下去,以後來月經了,還真不痛……

當然,他並不是包治百病的醫生,對於一些還有手術機會的癌症病人,就算他們要吃中藥,不要手術,他會苦口婆心地勸他們,要手術治療以後才可以吃中藥輔助治療……

他會給病人挑選最便宜的中藥來組方,給病人省錢……

2014年,我去援疆前,時任院長為我送行。

席間院長問我:醫院裡哪位中醫水平很好?

我給他推薦了陳醫師,院長當時說,要把他放到名中醫館裡坐診,創造條件發揮他的長處……

不過,等我援疆回來,陳醫師還是在做他的眼科門診。

只不過,找他看病的人中,眼科病人只佔一小部分。雖然社會上,他的名氣並不大,不過病人口口相傳,慕名而來……

這是一個掃地僧醫生的修成過程。

6.結語

每一位學醫人的心中,都原本有一顆慈悲的心。

每一個醫生,都會經歷過很多委屈,委屈的淚水,會凝結成心中的那顆佛心。

心若向佛,不必身入佛門,人到處都是修行。醫生在醫院裡做事,也是修行。

黃哥點評:看到山貓醫生這篇文章很震撼!認真做醫生、堅持做科普,也是修行。我要給自己加油!

寫最好的科普,幫更多的孩子

歡迎掃碼關注,歡迎留言

每天從一篇有溫度的科普開始

黃志恆,復旦大學附屬兒科醫院(國家兒童醫學中心)消化科副主任醫師,兒科學博士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