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季就診高峰來臨,兒科醫護人員爭分奪秒接診忙

流感季就診高峰來臨,兒科醫護人員爭分奪秒接診忙

進入冬季,由於頻繁的冷空氣作用,各地流感高發,醫療機構紛紛迎來就診高峰。北京大學第一醫院位於北京市的中心城區,近幾天兒科單日的門診量達到了平時的2至3倍,最高峰時突破了1000人次。候診大廳中,隨處可見啼哭的孩子、焦急等待的家長以及忙碌的醫護人員。

夜色降臨,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就診大廳仍然是人潮湧動,小患者和家長擠滿了整個大廳。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護士 蘇愛華:昨天我們看了135位患者。

記者:昨天看了135位患者?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護士 蘇愛華:是從晚上九點到早上8點看了135位患者。

張英新是兒科的護士長,從接班開始,霧化室、輸液室、分診臺到處都可以看到她忙碌的身影,長期高強度的工作使得她雙眼通紅。這段時間,門診護士們除了要完成常規的預檢分診、輸液治療、抽取血藥濃度、危重患者救治等工作還要為前來就診的患者進行流感病原檢測。

記者:這個(忙碌的工作)狀態維持多長時間了?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護士長 張英新:從十一月中下旬開始,我們所有的醫生護士都是全力以赴。

晚上,兒科門急診分為大夜和小夜班,小夜班的醫生從下午2點接診到晚上9點,但是由於近期流感患者增多,小夜班的醫生都要加班到晚上11點才能下班。診室內,醫生劉貝妮填寫病歷時寫字飛快,從接班開始,她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在給家長們解答流感防治問題的同時,為了消除小患者們就診時的恐懼感,她與孩子們交流時用的最多的稱謂就是“寶貝”。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醫生 劉貝妮:寶貝兒吸氣太棒了吸氣,來呼氣。來寶貝阿姨聽一下 家裡有得流感的嗎?沒有,你好棒啊寶貝。

小患者:謝謝阿姨,謝謝阿姨。

與大夜班醫生交接班後,劉貝妮完成了當晚的工作,此時她的晚飯還沒來得及吃。

記者: 我剛才看您寫字特別快這是為什麼?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醫生 劉貝妮:因為就是比較著急,外面八九百個人(患者)我們這個時間段可能就四五個人(醫生)我如果看得慢的話,晚上其他醫生的壓力就會比較大,所以就得多看點。

晚上十一點,還有幾十位小患者等待就診。這時,一位家長抱著孩子衝進了搶救室,孩子由於長時間高燒發生高熱驚厥,醫護人員立即進行了緊急救治。與此同時,由於長時間的等待,一些家長開始出現了不滿的情緒。

家長1:我們從八點鐘等到現在了。我覺得從安排上應該更合理一點。

家長2:孩子病這誰都急,這醫院能不能多配幾個大夫啊。

據瞭解,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一共只有50名醫生,他們承擔著兒科門急診、兒科病房、新生兒病房、兒童保健中心的工作。兒科急診夜班,一般由一名大夫承擔。為了應對就診高峰,醫院調整了出診醫生的班次,在原先基礎上增加了多個班次的門診,同時要求醫生們全天加班。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副院長 王平:門診和急診安排,平時要增加差不多是兩倍的醫生,然後如果在這個期間,晚上急診病人比較多的話,那由病房值班二線醫生要支援急診。

在流感高發季節,兒科醫生們超負荷工作成為了家常便飯。從晚上11點到第二天早上8點,大夜班醫生謝涵接診了近百位患者。

據統計,2019年1月7日-13日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接診兒童患者5725人次,其中流感患者660人次,單日門診量最高達1058人次 。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兒科副主任 熊暉:我們好多來(看病)的學生都是一個班級一個班級發燒,所以說一旦孩子有發熱的一定得讓他休息,在家裡注意隔離,及時早期進行檢測,早診斷早治療,注意避免交叉感染。

版權宣告:此公眾號屬純公益性。我們注重分享, 文章、圖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如有異議,請告知我們會及時刪除。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