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最痴情丈夫去世,享年99歲,為世間男人留下了寵妻範本

20世紀最痴情丈夫去世,享年99歲,為世間男人留下了寵妻範本

4 月 4 日,饒平如老先生離世,享年 99 歲。

平如美棠,終於在天上相會了。 

老先生在 90 多歲成了名人,是因為他在妻子毛美棠去世後,為了排遣相思, 87 歲高齡開始學畫,用畫筆和文字追憶亡妻,花了四年時間畫下 300 多幅畫。

2013 年,平如的畫冊集結出版,變成了一本書——《平如美棠——我倆的故事》,沖和平淡的敘述打動了無數人。

一個普通家庭幾十年的流水賬,為什麼如此動人?

平如美棠四個字,能給人帶來溫暖和麵對生活的力量。

1

平如出生書香世家,父親是律師,美棠家則從商,經營藥材生意,知根知底的世交。

從黃埔軍校炮科畢業的平如,是從部隊裡被叫回家談婚事的,訂婚之後,上過抗日戰場的平如,突然躊躇起來了:

“在遇見她以前,我不怕死,不懼遠行,也不曾憂慮悠長歲月,現在卻從未如此真切地思慮起將來。”

△1948年8月平如美棠結婚,照片拍攝於江西撫州,平如當時27歲,美棠24歲

婚後短暫的甜蜜之後,是柴米油鹽、生兒育女,也是家計艱難、分隔兩地,他們在時代的浪潮中浮沉著,在艱辛的人世裡掙扎著,卻始終互相扶持地度過這一生,展示給我們看“同甘共苦”這四個字真正的含義。

1958 年,因為當時的社會問題,36 歲的平如被安排到安徽勞教。

這一去,就是 22 年。一年裡,只有過年時能回家一次。

為了維持生計,美棠去旅社做勤雜工,掃地、拖地、倒痰盂;上海自然博物館的臺階壞了,她去做水泥工背水泥,三十斤重的水泥,她硬是咬著牙一塊塊背起來,落下了腰傷。

唯一可欣慰的,是春節的短暫相聚。

每一年的春節探親,平如提前大半個月就要開始準備,借錢、置辦年貨。要回家的那一天,他黎明即起,挑擔裡裝滿了花生、芝麻、黃豆、雞蛋,走五六公里的路去汽車站、再去火車站,到了上海站最後衝刺兩小時步行回家。

到家總已經是夜裡了,一路輾轉奔波,為的是敲開門那刻,妻與子熱騰騰的歡欣。

那樣分離的歲月裡,兩人全靠書信往來,美棠有一支金筆尖的鋼筆,筆尖磨到只剩兩塊鐵皮。

幸運的是,他們從沒有起過一絲放棄的念頭。

同甘共苦過,才能成為真正的夫妻。

2

亂世流離、會短別長,他們經歷了深重的苦難,到終於能夠平靜相守時,已是老病相催。

△平如返回上海後的第一張全家福照片

美棠得了腎病,因為醫生說每天做腹膜透析,有人最多存活了 20 年。平如便向護士討教了方法,又買齊了所有設備,在家做了一個腹膜透析室,每天幫美棠做腹膜透析,四年沒有感染過一次。

而平如卻並不說苦,因為“兩個人再愁再苦,也好過一個人”。

他們始終能夠反覆咂摸、為之感恩的,其實都是非常小,甚至微不足道的快樂。

有一次美棠的皮包失而復得,兩人在街角小販那裡買了兩顆梨,慶祝式地在路燈下吃掉了它,後來再也沒吃到過那樣清甜的梨。

又有一年中秋節,不知是誰給了兩塊月餅,兩個人躺在床上,一邊吃月餅,一邊賞月。

婚後很多年,倆人還喜歡一起出門,最愛的就是去看電影,平如視力很好,美棠則是近視,如果坐在中間排或者後排,美棠就看不清楚,於是坐在前排……時間長了,平如終於成了近視眼,他在畫邊上配上話:“我終於和美棠同步了。”

90 多歲的平如老先生,仍然記得這些點滴小事。

一塊月餅、一顆梨,只是因為相守的時光,都有了份外的滋味。那滋味,隔了再久再遠的歲月,仍能凝滯心上,揣成胸口餘溫。

任是小事也動人。

當年美棠一封封給平如的信裡,說的並不是思念和苦痛,而是絮絮寫著,如何用平如寄回來的錢置辦了一桌年夜飯、都有什麼菜色,或是殷勤囑咐,“我們每餐都有葷,你的營養費務必自己吃掉”。

後來,美棠病糊塗了,她提了一嘴要吃杏花樓的馬蹄小蛋糕,87 歲的平如就夜裡騎自行車去買,可買回來,轉頭她就忘了、不想吃了。平如覺得,“我不能習慣,她囑我做的事,竟不能依她”。

難得清醒的時候,美棠會交待平如:“你不要亂吃東西,也不要騎腳踏車了。”

說完這句話沒幾個月,美棠便離世了。平如想,“再也沒有人叮囑我不要亂吃東西了。” 

3

流量的時代裡,年輕情侶們找個鄉下房子、拍幾張漂亮照片,就會被傳頌成“把日子過成詩”、“愛情真正的樣子”。

但是平如美棠的故事裡,我們能看到非常厚重的——時間的力量,相守的力量。

兩個人齊心協力對抗生活的吞噬,始終想著彼此,珍惜一點點細微的快樂,原來這樣的婚姻,可以這麼美。

它讓我們明白,幸福的感受無關財富際遇,它根植於生活的土壤,也依賴心靈的堅韌。

平如畫過一張《夏天的早晨》,是夫妻倆晚年生活的一幀畫面——

夏天的早晨,買菜回來之後,一同在房間裡低頭剝毛豆。

那樣地平靜、喜樂,讓人感受到流動的詩意。

老先生說過,“人間很美的,只要心裡有愛”,而愛這件事情,“可以是很久的,甚至是永遠的。”

我們都是普通人,庸碌一生也不過是轉瞬,最可幸運的,是有人可以相守,有生活裡的點滴歡愉可以感受,我們所能做的、所該做的,難道不是再用力一點、認真一點,把日子過好嗎?

平如回憶年輕的歲月,提過在柳州看小吃店主做魚粥,魚片攤在碗裡,再把一大勺熱粥衝進碗裡,他說:

美棠和我既喜看這粥烹製時的熱熱鬧鬧,又喜歡它入口時的滾熱而鮮。

最平凡的日子裡,也有熱烈喧騰的生活,而我們只需要,齊心協力地,把它過下去。

(文中圖片來源於網絡)

同甘共苦的婚姻,最美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