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解析為什麼喜劇演員容易得抑鬱症?

科學解析為什麼喜劇演員容易得抑鬱症?

愛笑的人就不會得抑鬱症?事實上,許多著名的喜劇演員卓別林、金·凱瑞、憨豆先生等都曾受到抑鬱症的困擾,大家是否對抑鬱症存在誤區?

抑鬱症有很多表現,比如說對自我評價很低,對生活的體驗很消極負面,對未來不抱希望。這三個消極感知是抑鬱症的核心。

心理疾病本身有一定的主觀性和隱祕性。我們之所以聽說某些人得了抑鬱症很吃驚,例如喜劇演員或是身邊朋友,是因為他通常在我們面前展現出來的是符合社會角色的表現。抑鬱症的核心是主觀痛苦,如果沒有嚴重到破壞社會功能,別人很難察覺出來。別人更多看到的是你的職位成就,看不到與外在評價不一致的自我評價。

說到喜劇演員,他們代表著一類職業,事實上職業與人的性格有著相互影響。具有某種性格特點的人會更喜歡、更適應某種職業,而這種職業一直要做的事情、一直要扮演的身份,又會反過來影響一個人的性格及其他心理特徵。像喜劇演員這樣的職業,真的只有少數人才適合做。

適合喜劇演員這個職業的人,他需要在平凡生活中具有某種敏感性,對於別人忽視無感的細節,他卻能被觸動,捕捉到其中的趣味。同時另一方面,他需要有一種獨有的應對風格,常常用歡笑或嬉笑去面對生活中的痛苦和困境,所以他才能創造出喜劇作品。很多喜劇作品展現的是生活中人們常有的困境、侷限、失敗,但經由演員表現得誇張或是出乎意料,讓人們覺得很好笑。

在喜劇演員表現的世界裡,很多時候生活是不盡如人意的,但演員能用“歡笑驅散悲傷”的方式去面對。這種面對困境的方式有利也有弊,雖然當時歡愉解脫,但用歡笑面對悲傷其實是逃避悲傷、貶低悲傷。如果過度地單一使用這種做法,會使一個人不完整,更不能面對真實的自己和生活。更健康的方式是直面悲傷,接納悲傷,允許自己有時是悲傷的、低落的,允許生活有時是悲傷的、無奈的,允許人們在必須難過時並不是馬上要歡笑起來。

也許不僅僅是喜劇演員,演員這個職業也有心理健康的風險。因為演員需要細緻入微地深刻體會他所表演人物的內心。真正的好演員是從內心流露出歡笑或悲傷,所以要求演員在扮演時完全將自己轉換,真正進入到角色中。

其實這是一種人都有的自由,你可以選擇對生活的體會,看待生活的方式。但是演員的職業在於運用了這種特殊的能力,不斷地去體驗各種角色。有的角色心理可能很不健康,當演員演得出神入化,深深地變成了不健康的視角去體驗後,生活中就要調整自己——與這個角色抽離,這點上是有一定困難的。有些演員可能因為入戲太深,沒有分清楚“角色是角色,我是我”,而無法從當中抽離,那麼他的心理就可能深深地被“角色”影響。

認知治療學者認為,人有兩種內心深處的恐懼或者脆弱性——擔心自己失去愛,擔心無能。這也是抑鬱問題深層的兩個根源,但其實這是人人都有的脆弱性,只是強度大小有區別。當演員扮演的某個角色深深觸動了他本來的脆弱性,在這個角色上體驗得更充分,他就沒有辦法很好地抽離,從而陷入自我懷疑的打擊中。

現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人們似乎過於推崇快樂的地位。很多人認為快樂是一種財富,是一種能力,而不快樂甚至是羞恥的。這種風氣更容易讓人不接納自己悲傷的一面,使我們更加不真實不完整。

悲傷作為自古以來人類就有的情緒,它是具有功能性的,它意味著我們認識到某些現實的侷限,然後放棄努力、節約能量。生活中會有一些不如意,人會有一些對自己的不滿意,這些是可以真實存在的,面對這些真相,同時承擔該做的事,就是一種力量。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