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懷孕的情況下吃了感冒藥,怎么办?详解孕婦如何安全用藥?

不知懷孕的情況下吃了感冒藥,怎么办?详解孕婦如何安全用藥?

當前是感冒和流感的多發季節,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和感冒季的雙重影響下,孕婦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疫情期間,孕婦如何安全用藥是一件值得關注的事情。

“醫生,我懷孕了,可是在不知情情況下我吃了一顆感冒藥,這個孩子可以要嗎?”

“我得了甲亢,現在懷孕了,是否需要停藥?”

懷孕期間用藥到底哪些是安全的?哪些是危險的?

我們先來了解一個叫“全或無”的效應。它是指從受精開始的 2 周內,藥物對胚胎的影響有兩種情況:

  1. 導致孩子的流產;
  2. 不會對孩子產生影響。

受精一般是發生在月經中期,如果月經是 28 天一次的話,那麼全或無的效益大概是以月經一個月以內,如果在不知道懷孕的情況服用了藥物,不必太緊張,如果孩子存活下來了,那一般就沒有什麼問題。

有不少人在服用緊急避孕藥以後發現懷上了孩子,也是適應於此規律,也就是說想要孩子就可以繼續要下去。

那在2 周之後,藥物對孩子是否有影響,我們就大概需要了解一下美國食品與藥品監督局(FDA)對於藥物的妊娠期分類。

要說明一個藥物對胚胎是否有影響,需要看它在動物試驗和人類研究上的結果。

FDA 將所有的藥物分為 A/B/C/D/X 幾類。

A 類

對照研究沒有發現在早孕期(在妊娠中晚期也無風險證據)會對人類胎兒有風險,對胎兒的損傷可能性看上去很小。

B 類

動物生殖學研究沒有發現胎兒存在風險,當時無人類懷孕婦女的對照研究結果;或者動物生殖學研究顯示有不良影響(不僅僅是生育能力的下降)但是在人類婦女早孕期的對照研究中沒有得到證實(在妊娠中晚期也無風險證據)。

C 類

動物研究顯示對胎兒有不良影響(致畸作用或殺胚胎作用等),但是在人類婦女沒有對照研究,或者沒有人類和動物研究的資料,只有當胎兒潛在的益處大於潛在的風險時才可以使用該藥物。

D 類

有確切的證據顯示對人類胎兒有風險,但是為了孕婦的獲益這些風險是可以接受的(例如,在危機生命的時候使用該藥物,或者是病情嚴重無法使用安全的藥物或者安全的藥物無效果)

X 類

動物或人類的研究顯示存在胎兒畸形,或者人類的經驗顯示對胎兒有風險或二者都有,在懷孕婦女使用該藥物的風險明顯大於任何可能的益處。

該藥物在懷孕婦女或者可能懷孕的婦女禁忌使用。

幾乎任何一種西藥都可以檢索到其 FDA 分類,知道其分類了以後,我們就好回答患者的問題了。

病例

一個朋友告訴我她月經不規律,在停經 40 天的時候發現懷孕了,在 35 天左右的時候服用了呋喃旦定片治療泌尿系感染,問我是否可以繼續要小孩。

因為月經不規律,可以先用超聲來確定下孕周,如果實際孕周小於 4 周(我們計算孕周都是從末次月經開始算的),那就沒有問題。

如果不知道目前的孕周,或者說目前超過了 4 周,那我們就需要查詢呋喃旦定的妊娠期分類。

我查了一下國內的資料,沒有發現有呋喃旦定的 FDA 妊娠期分類,在藥物說明書內是用“慎用”來表示的。

我就改用其英文名字 Nitrofurantoin 在 Google 裡面檢索,查到的結果是 Pregnancy Cat.是 B,那就不管她是否是在胚胎 2 周內就不太重要了,B 類藥物在整個孕期是安全的。

同理,對於妊娠前就有一些合併症的患者,譬如甲亢患者,在懷孕的時候是否需要繼續用藥呢?

我們來查一下丙基硫氧嘧啶(俗稱丙嘧),是 D 類藥物,是屬於對胎兒有潛在風險的。但是如果甲亢未控,甲亢疾病本身對母體和孩子的影響要超過了藥物對孩子的影響,那麼在這個時候,就需要考慮在孕期繼續用藥來控制甲亢。除非甲亢已得到控制,內科醫生建議可以不用藥觀察。

當然孕期的情況可能會發生改變,有些患者在孕期會加重,有些患者會緩解,因此孕期如果有合併症的患者往往是需要多科聯合來管理病人,決策用藥。

道理同樣適用於得了感冒這樣的常見的情況。

中藥或者中成藥沒有嚴格設計的臨床試驗的結果,因此對於胚胎的影響無法用 FDA 的分類標準來進行評估,這是一個欠缺,所以你要問我可否要孩子,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你。

如果孩子珍貴就等到 20 周左右做畸形篩查來看看是否有問題,沒有問題就繼續吧。

藥物在早孕期是全或者無的效應,在受孕 2 周內接受 X 線檢查,也是存在著類似的全或者無的效應。

這篇文章也許可以拯救很多被“感冒藥”錯殺的孩子,希望周知。

Tips:在 Google 搜索藥物英文名即可查詢藥物分類。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