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五月天:你的成軍日,我的生日

致五月天:你的成軍日,我的生日

1. 夏天的邂逅:他好像五月天

我有一個故事,你要不要聽?

說來也奇怪,作為周杰倫二十年的鐵粉,我喜歡上了五月天。

去年夏天在某國,偶遇一個讓我四目相對,驚鴻一瞥的人。

他個子高高的,身型頎長,從頭到尾一襲黑色。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好像五月天阿信。

也許是天氣炎熱,再見他時,他已脫掉襯衫。

上身著一件素白短袖TEE,手腕處有飾物。

頭髮十分簡單清爽,襯得白淨的臉龐更顯清淡、俊秀。

自然隨意的打扮,正好是我最愛的黑與白。

他的身上帶著一種說不出的乾淨氣質,加上身高出眾,與尋常人涇渭兩分。

如若硬要形容,大概、也許是某款香水的味道:海鹽與鼠尾草。

似有若無,淡如煙,輕如塵。

很奇怪,我覺得他好像五月天阿信。

那個時候,除了五月天那些膾炙人口的經典歌曲,我對阿信並不熟悉。

我甚至想不起阿信長什麼樣子,但我卻一眼覺得他像阿信。

在我潛意識裡,阿信就是那個高高的、瘦瘦的,氣質無比干淨的大男孩。

2. 秋天的悸動:《說好不哭》的一見傾心

秋意漸起的九月中旬,杰倫的新單曲《說好不哭》在久違的翹首中發行。

偌大的天台上,杰倫坐在一架大大的鋼琴旁奏響琴鍵自彈自唱。

清朗的灰藍天光裡,畫面微轉,一把吉他從左側緩緩帶出另一個人的身影。

他凝視並跟隨著鏡頭的弧度,挑眉、輕蹙、抿嘴、點頭示意……

略略浮腫的臉龐,蓋不住篤定的信念;

微微加深的眼圈,藏不住堅毅的眼神。

渾厚而充滿磁性的嗓音與我熟悉的杰倫的聲音對撞、交疊在一起,

**“離開地球表面”與“地表最強”的天籟之音,**竟如此搭調。

迥異聲線,不分伯仲;“神仙打架”,不過如此。

阿信依然是我記憶中的裝束。

一襲冷峻的黑衣、黑褲,腳蹬氣場十足的黑色戰靴,與我印象中的身影瞬間重合。

只是在我倫奶茶的加持下,他的身型與年齡一起同步向前,身材邁出一步,年輪轉了一圈。

可我卻毫無防備也沒有預兆的喜歡上了他——這位與杰倫一起喝奶茶的初心未泯的“少年”。

3. 冬日的心跳:為你竭盡所能,無所不能

我像一個落下太多功課的孩子,開始收集他的一切。

更像是在完成一幅複雜的拼圖,一塊一塊的拼湊出日漸清晰的模樣。

我追著他回顧著那些我所錯失的歲月:

與青澀的他一起在“十萬人出頭天”振臂吶喊,

與深情的他一同登上駛向未來的“諾亞方舟”,

與熱血的他盡情跳躍詮釋著“DNA”的密碼,

與邁入不惑的他在“人生無限公司”打卡加班,高聲唱和。

看他俏皮的嬉鬧,橫衝直撞無憂的傻笑,聽他明亮高亢的最高音;

看他溫墩的憨態可掬,聽他用一口氣開過122場面對420萬歌迷那沙啞的嗓音talking。

他的笑跟以前不一樣,卻宛若星空照亮了黑夜。

看他鮮為人知亦不為人知的愛戀與愛慕,我好像也跟著那些故事一起戀愛,笑著流下眼淚。

迷戀他笑起來好看的梨渦、側臉的輪廓、修長而飽滿的手掌和他的一切。

為他寫文、畫畫、製作表情包……

所有我會做的,不會做的事情,我都為他全力以赴,傾其所有;竭盡所能,無所不能。

(以下是部分文章)

(從繪板都不會用到自學為阿信畫了兩套表情包,鬼知道我經歷了什麼。)

(第一套表情包:開朗俏皮小奶信)↓

(我做了一個對比圖,每一個表情都是參照阿信本信而來的哦。)

(第二套表情包:開朗俏皮小奶信2)↓

(當時第一波表情包剛剛通過稽核,我做完手術打著吊瓶堅持畫第二波。真的好喜歡他。)

(第二波表情及歌曲對照圖)

(畫的部分的畫)↓

(做的部分GIF)↓

在微博搖滾區關注他最新動態,

偶爾點贊令他略尷尬的評論,

給他寫也許永遠不會被看到的留言。

看到這張彩虹圖片時我驚了一下,

因為這是我“抖音”頭像。

果然默契的靈魂終將相遇。

去到五月天出現過的場景,

看他們看過的畫面,

呼吸他們呼吸過的空氣,

回味歌中一字一句:

“那一天,那一刻,那個場景,

我出現在你的生命。”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的場景↓)

彷彿這樣就可以離他們再近一點,

這是我喜歡他的方式。

4. 倔強的少年:瘋狂世界裡鹹魚也要有夢

時光是小偷。

偷走彼時倔強少年的肆意瘋狂。

磨平“人生能有幾次和世界宣戰”的鋒利稜角;

抹淡“就算是這個世界,把我拋棄,而至少快樂傷心我自己決定”的莽撞天真;

褪去“丟掉手錶,丟外套”,然後“把地球也甩掉”的輕狂喧鬧;

平復“我好想好想飛,逃離這個瘋狂世界”的不羈飛揚。

後來我聽五月天早期的作品,嘴角總會莫名上揚。

**在不加雕飾的純粹嗓音中,**在直白率真的歌詞裡,

我總能聽到一種青春燎原的吶喊:

“屋頂的天空是我們的,放學後夕陽也都會是我們的。”

“逆風的方向更適合飛翔,我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

**胸臆直抒,豪情萬丈,**寫盡青春無畏與熱血鼎沸。

在那個翩翩少年的心中:全世界都是我的,

沒人能夠阻擋想要追夢的決心和勇氣。

“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

不得不說,五月天是千千萬萬平凡人中最幸運的一小撮。

正如《鹹魚》的歌詞一樣:

“我沒有任何天分,我卻有夢的天真。”

“我不好也不壞不特別出眾,我只是敢不同。”

阿信曾謙遜的說道:

自己天賦平平,無論是考試、演講比賽都沒有拿過第一名,報名參加合唱團也被刷掉。

但從小他就希望自己是一個很特別的人,一個獨一無二的人。

直到他找到“玩音樂”這件“最重要的小事”。

從一個不是一個很會唱歌的主唱,

不是一個很會寫詞的寫詞人,

不是一個很會作曲的作曲人,

到“創作才子”、“搖滾詩人”、“亞洲第一天團”,

他總是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

將成就歸結於自身的幸運與大家的慷慨,

自省、堅持、執著、正能量、專注音樂,

每一步,都讓他走得更穩也更遠。

從師大附中吉他社社長到滾石唱片天團主唱,

從無名高地校園巡演到北京十萬鳥巢一票難求,

從七號公園淡水河畔到溫布利球場麥迪遜花園,

從默默無聞無人問津到座無虛席成名在望,

五月天一步步走來,推開“任意門”,

來到了夢的雲端,也走進了我們的心裡,

成為多少人願意守護一生的信仰。

每一個人都能在他們的音樂中,

找到屬於自己的故事章節,

投遞相應的情緒歸屬與情感釋放,

好像他們都全然懂得。

他們代表了平凡人也有偉大的夢想,

即使鹹魚也要有夢。

縱然能被所有人都看見的人鳳毛麟角,

但有罅隙的生命,就可以透進陽光。

況且成功的定義向來千人千面,

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才是歌曲中所傳達的最樸素價值觀。

“這一生只願只要平凡快樂,

誰說這樣不偉大呢?”

5. 濃霧的湖泊:月光再皎潔也照不透

歲月是沙漏。

篩去過往,漏除浮生,沉澱出今昔如長兄般的沉穩與溫和。

**他依舊是那個內心澎湃熾熱,**眼眸星光閃爍的“憨人”,

卻多了一份時光積澱、際遇使然、自我歷練的溫潤柔軟與波瀾不驚。

歲月從不高抬貴手,賦予他以陳酒厚味的香醇,亦為他披上鱗鱗鎧甲。

阿信曾經說過:“做人最好像椰子,外殼堅固能承受打擊,內心清澈能保持透明。”

在認清世界的真相後,他仍保有“知世故而不世故”的天真,

只是在向前奔跑的旅途中,難免跌跌撞撞。

有些淤青雖然消散,傷口也癒合了,但有塊面板卻結了痂,逐漸成為抵禦外界的“堅硬的椰子殼”。

偶爾,他向我們揭示內心深處**“濃霧湖泊”的一隅,****與我們分享參半的喜憂甜酸;**

**有時,他會剪下天空的一角,**輕輕將橘光與彩霞覆在我們下雨的天空與落進雨滴的眼睛。

但更多的時候,他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

用自己的方式書寫著人生自傳的篇章。

說他想說的話,見自己想見的人,

過著平凡人普通的一天,

過著普通人平凡的一日。

這是百分之九十九素人平淡無奇的年歲,

卻是他不被打擾,才能擁有的溫柔。

有人說:為什麼感覺阿信現在離我們越來越遠?

還有人問:為什麼我覺得離阿信最遠的距離,就是演唱會上我離他最近的一次。明明幾米的能見距離,我們之間卻像隔著銀河?

最扎心的答案是:根本沒有近過。

你們聽,《反而》的歌詞:

“看的清楚,反而朦朧;

越是瞭解,反而越是惶恐。”

“越是溫暖,反而越是折磨。”

我們要做的不過是,

離他的生活遠一點,

離他的作品近一些。

無所期待,才是最好的期待;

未曾擁有,何謂失去

雖然看到那句**“我不應該是你們生活的一切,我只是你們人生路上的背景音樂”**時,還是會有“我同意,但是我淚如雨下”的些許酸楚。

但“五月天”這三個簡單的字,早已潛移默化的影響並改變著我的生活態度、方式與方向,校準著我在“人生海海”中前進的船帆,成為我生命中一個極其特殊的情緒符號。

他們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

卻留下了無處不在的音樂神諭;

我們在他看不見的地方,

戴上耳機,就會找到答案。

6. 愛情的模樣:下一站叫“終於”

我偏愛創作者在音樂裡埋伏的那些“小心機”:

就像杰倫的《晴天》裡面一直在下雨一樣,

五月天的《純真》裡並不純真,

《愛情萬歲》裡也沒有愛情,

《有你的將來》裡面,將來也沒有了我們。

而有些歌跟連續劇一樣,編撰著故事的脈絡走向。

作曲前後呼應:《讓我照顧你》的前奏正是《終於結束的起點》的序曲。

歌詞隔空對話:《第二人生》裡的“第一站叫天真,第二站叫青春。下一站的名字,等你去確認”,

四年後等來回應:“我們到了站,這一站叫終於。”

故事的結局令人唏噓。

阿信鮮少更不喜向外人提及他的故事,

他像洋蔥一樣將自己的內心用音樂包裹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二十年如一日,我們幾乎只知道關於他的一段沒有太多細節的模糊往事。

時過境遷,再無其他;

也許用盡力氣,或許不為人知。

音樂是唯一的答卷,亦是最好的讀心密碼。

我們只能從那些抓心撓肺、聲嘶力竭的詞句間參透兩三。

我所理解的五月天的愛情,是從微觀世界裡仰望的的巨集觀愛情:

七歲的那一年,抓住那隻蟬,以為能抓住夏天。

十七歲的那年,吻過他的臉,就以為和他能永遠。

更是巨集觀世界裡驀然回首的愛情微觀:

那是走過無數地方和無盡歲月,搭肩環遊光輝世界後,

“你問我全世界是哪裡最美,答案是你身邊。”

7. 春天的吶喊:我們的生日是同一天

應該是有很多機緣巧合與命中註定,

才能讓兩個陌生人於茫茫人海相遇。

當我看到那句

“五月的最後一天,我們私奔吧。”

我又想起某個難忘的夏天,

故事正好始於五月的最後一天。

2012年五月天首次登陸倫敦,

在溫布利球場舉行了首次英國演唱會。

後知後覺的我後來才發現:

同年,也是我第一次來到同樣的場景,

與你看過相似的風景。

五月天的成軍日,是我的生日。

不知道是我朝五月天奔跑,

還是五月天向我走來。

這些看似不可思議的機緣巧合,

好像冥冥中自有牽引安排。

像風掀起詩頁,吹開花蕾;

似雨降臨大地,旱逢甘霖。

兩個相似的靈魂終究相遇,

世間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喜歡上五月天不過短短的半年,

卻剛好在更迭的四季裡跑完了長長的一圈。

多年後,我或許無法再寫出撼天動地的情書詩句,

也無法對我喜歡的你的一切如數家珍,

我只是偶爾戴上耳機淺吟低唱,

成為“藍色海洋”裡的一滴“星光”。

不必懷疑我對你的傾心如故,

你已經年累月駐紮在我的心間,

是寫在夏夜晚風裡的一種感覺。

跟阿信一樣,

我也不喜歡過生日。

這一天意味著,

不管我願不願意,

沒有商量餘地,

時間又用力的把我朝前推了一把。

意味著我跟阿信一樣,

從前許過的願望都沒有實現過。

期待發生的,好像都沒有發生,人卻又老了一歲。

我告訴自己:當我忘記年齡的時候,歲月就拿我沒辦法。

願望這個東西嘛,就是要“高冷”一點,才更加可貴。

也許沒有實現的願望,才是真正的願望;

能夠輕易實現的,叫按部就班的生活與循規蹈矩的生存。

2020.03.29.

五月天的成軍日=五月天生日=我的生日

也是因為五月天,

我的生日好像有了一種特殊的意義。

我想我會記住這一天,

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過生日。

祝阿信、祝五月天,也祝自己:生日快樂!

然後呢,一起走吧~

直至——

生命的盡頭,

世界的終點,

時間的荒野,

“也要和你舉起回憶釀的甜,

和你再乾一杯。”

(別走,還有彩蛋噢~)

世界紛紛擾擾喧喧鬧鬧什麼是真實

**
為你跌跌撞撞傻傻笑笑買一杯果汁**

(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圖侵刪)
(原創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圖侵刪)

公眾號:時差微甜。“會寫很甜的文,會畫喜歡的人。”
公眾號:時差微甜。“會寫很甜的文,會畫喜歡的人。”

​​​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