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你想知道的都在這裡

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你想知道的都在這裡

新型冠狀病毒衝出武漢,出現在北京、廣州、日本、泰國,家長們開始慌了,這麼嚴重,會不會是非典?會不會傳到我們這裡?我們應該怎麼保護下孩子?

先給大家一個簡單粗暴版的總結:

  • 目前看,新型冠狀病毒遠比SARS冠狀病毒溫和,但是病毒必然會變異的,怎麼變是預測不了的。
  • 新型冠狀病毒有全國蔓延的能力和趨勢,交通這麼發達,並且春運開始,會促進其蔓延。但目前我們國家對其處理比較迅速有力,現在醫學也比17年前非典時發達,所以,目前預測肯定不會像非典時那麼嚴重。
  • 雖然目前病毒還沒有人傳人的證據,但是到底怎麼傳播的還不明確,所以做好預防非常關鍵,謹慎不會出錯:戴口罩、洗好手、儘量避免接觸病人、避免接觸野生動物和家禽。做到這些就夠了,別的沒用,也沒法先用藥預防。
  • 雖然有死亡病例,但是早發現,給與支持治療,能治療好,目前還是治癒出院的多,即使以後病毒會不停變異,但只要支持治療的好,就不用過於擔心。
  • 目前,WHO還沒有建議限制去武漢國際旅行,然後美國CDC也是在自己機場,對來自武漢的乘客進行篩查,也沒有限制航班。
  • 為了最好的保護孩子和自己,當然是能不去武漢最好,但是如果必須去,做好防範完全沒問題。

下面開始正文:

最近,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牽動人心。1月19日,武漢衛健委最新官方通告,新增病例17例。當天下午,有報道稱韓國和越南出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而先前已有泰國、日本出現確診病例。

武漢衛健委官方通告截圖

疫情出現變化,網絡上真假消息滿天飛,我們到底要如何應對呢?此刻,讓我們先冷靜一下,好好梳理「新型冠狀病毒」的來龍去脈,用可靠的知識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健康。

Q1 什麼是冠狀病毒?什麼是新型冠狀病毒?

冠狀病毒其實是指一大群病毒,它們的外殼帶有顆粒,看起來像皇冠,因此取名“冠狀”病毒。自從196x年發現第一種冠狀病毒(HCoV-229E)之後,我們又陸陸續續找到了其它成員。現在看來,冠狀病毒是一個成員眾多的大家族[1]。

別看冠狀病毒家族濟濟一堂,真正能感染人類的只有一小撮,而且戰鬥力不強(通常表現為普通感冒)[1],於是,冠狀病毒就以nobody的面目躺在醫學文獻的角落裡吃灰。直到2002年出現的SARS冠狀病毒刷新了我們的三觀——沒想到這個默默無名的病毒家族還能變出新花樣。

2019年末,冠狀病毒家族又變出一個花樣,我們暫時叫它“新型冠狀病毒”。這裡的“新型”僅僅是新發現的意思(我聞到了濃濃的理工科直男味兒😂),將來再給它一個正式的稱號。

Q2 新型冠狀病毒從哪裡冒出來的呢?

冠狀病毒主要感染家畜(牛、豬等)、家禽(雞、鴨等)、寵物(貓、狗等)、野生動物(蝙蝠、果子狸、駱駝等)。這次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基因序列與SARS冠狀病毒接近,而SARS冠狀病毒已經證實起源於野生動物(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2],因此,我們可以合理猜測新型冠狀病毒也是來源於野生動物。

武漢“華南海鮮城”是最早發現的疫源地,這個市場同時還銷售活體野生動物,攤主和顧客都有機會接觸野生動物攜帶的冠狀病毒,這些冠狀病毒通過變異獲得感染人體的能力,成為全新品種,這就是新型冠狀病毒的由來[3]。當然,現在還是假說階段,後續還要做更多實驗進行檢驗。

基因複製不可能100%準確,可見“變異”是一切生物(包括人類)必然伴隨的生命現象。一旦變異產生了有意義的差異,我們可以認為新品種誕生了。

Q3 新型冠狀病毒會不會像非典那樣凶猛?

從國內外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情況看,新型冠狀病毒遠比SARS冠狀病毒溫和。

但是,新型冠狀病毒演化出更強的傳染性和致病力,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畢竟它的基因序列接近SARS冠狀病毒,而且變異又是生命的必然現象。

Q4 能不能避免新型冠狀病毒演化為非典?

可以,把它肉體消滅就行了😁比如:

  • 發現“華南海鮮城”這個疫源地之後,馬上關停市場進行清潔消毒;
  • 發現患者之後,開展隔離治療,並且對密切接觸者進行醫學觀察;
  • 確定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之後,各國陸續開展入境篩查,武漢也啟動了出境篩查;
  • 再次出現新病例之後,武漢對販售活體野生動物的市場進行全面清潔消毒。

已經實施的重大防控措施

**2019年12月31日:**中國代表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發現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十二月,大約有44起可疑病例報告。

2020年1月1日:“華南海鮮城”關停整改、清潔消毒。

2020年1月9日:初步鑑定新型冠狀病毒,隨後將病毒基因序列向全球共享。

**2020年1月13日:**泰國根據中方提供的病毒基因序列,確診一位武漢旅客,同機乘客陸續接受醫學觀察。

**2020年1月16日:**武漢再次發現本地新病例,對市內其他農集貿市場進行衛生消殺,推動愛國衛生運動。

Q5 武漢僅有62例患者,境外卻有3個病例,這是怎麼回事?

應該與診斷能力有關,武漢市有1100萬人口,不可能實施全市普查。對武漢市呼吸系統疾病患者進行普查也不可能完成,因為現在是呼吸系統疾病高發季節,患者人數眾多。

相反,從武漢到其它國家/地區的旅客總人數不算多,因此,外國/地區政府完全有能力實施入境普查,並對個體進行精準全程追蹤。

Q6 明明前一段時間已經沒有新發病例,怎麼又突然出現一批?

一部分原因是診斷能力提高了——最早連病原體都沒有確定,只能靠臨床診斷,檢出能力有限;測出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序列之後,可以採用核酸法檢測病原體,更容易發現輕症病例;隨著試劑產能加大,檢測範圍逐步擴大,其他城市發現新病例並不稀奇。

另外,我們還無法完全排除存在其它疫源地的可能性,特別是陸續發現一些與“華南海鮮城”無關的感染者。這就是武漢衛健委馬上組織全市農集貿市場開展衛生消毒工作的原因。

Q7 聽說倫敦帝國學院的學者利用數學模型推算已有好幾千患者?

簡單來講,他們的推算思路大概是這樣的[4]。

  • 查閱武漢機場國際航班數據,計算得到武漢的出境航班旅客數;
  • 出境旅客發現了3名患者,結合出境航班旅客數,可以得到出境旅客的發病率;
  • 出境旅客的發病率 × 武漢總人口 = 1723例患者。

真實的計算過程還考慮了別的一些變量,這些細節不再展開。我想吐槽的是整個計算的基本假設——出境旅客發病率等同於全體市民的發病率。

根據我們的社會生活常識,春節期間出國旅遊通常以富裕群體為主。他們的海鮮和野味消費更有可能跟“華南海鮮城”這個疫源地發生聯繫。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出境旅客發病率應該高於全體市民的發病率,因此,倫敦帝國學院的推算很可能高估實際情況。

這種粗糙計算作為學術討論可以接受,畢竟專業人士有能力判斷結論的可信度。但是,大眾媒體拿它反覆炒作,我覺得不太妥當。

Q8 感染之後會出現哪些症狀?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臨床處置指南》,感染之後的表現從輕微的普通感冒樣症狀(單純性感染)到可以致命的休克、多臟器衰竭(膿毒症休克)[5]。

根據武漢和泰國、日本等地的病例報告,大部分患者為輕症。目前已知的重症病例存在老齡、基礎疾病等不利因素,這些因素搭配最最普通的肺炎也能產生致命後果,這樣的患者出現死亡,並不能說明新型冠狀病毒致病力強。

越來越多國家/地區開始入境篩查,我們預計將有更多輕症病例被發現。

Q9 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之後能不能治療?

目前不能直接針對新型冠狀病毒進行治療,清除新型冠狀病毒本質上還靠患者的免疫系統。

不過,我們可以給患者提供支持治療,幫助患者挺過難關,相當於間接治癒疾病[5]。

從武漢衛健委的定期通報看,現有的支持治療發揮了預期作用。

支持治療的作用相當於扶著老人過馬路

Q10 新型冠狀病毒有沒有可能“人傳人”?

最早發現的病例並沒有“人傳人”的跡象。後來出現了一些感染者,他們與“華南海鮮城”沒有直接關聯,但是家裡有人先發病,懷疑出現了“人傳人”。

不過,先發病的家屬本身是“華南海鮮城”的攤主,疫源地的病毒也有可能通過衣物等途徑汙染家庭環境,所以,“人傳人”並不算實錘。

退一步講,即使存在“人傳人”現象,傳播能力也很弱,很難在人群中持續擴散。衛健委通告說的可能存在“有限”人傳人就是這個意思。

說明:圖片A顯示傳播能力強的病原體,可以持續人傳人。圖片B顯示傳播能力弱的病原體,人傳人現象很難長期維持。

泰國和日本的觀察也能佐證:他們在確診輸入型病例之後追蹤了同機旅客的情況,目前還沒有發現同機的其他旅客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Q11 我們現在還安全嗎?

雖然疫情出現一些進展,不過,世界衛生組織和美國CDC並沒有提高中國的旅行風險評級,仍然認為保持警惕、執行日常生活應有的衛生習慣即可。

Q12 馬上就要春節了,平時要怎麼預防呢?

根據目前掌握的流行病學數據,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日常生活做到以下五點[6]:

Q13 要不要佩戴口罩呢?

我們即將迎來春節回鄉高峰,到時候車站、機場處處人滿為患。現在又是呼吸道疾病高發季,難免會遇上旁人咳嗽、打噴嚏,而且對方未必用紙巾或肘部遮擋。

這時候就存在飛沫傳播的風險了,應該怎麼辦呢?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發佈的《醫療機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防控指南》,普通的醫用口罩能夠阻擋飛沫[7]。

Q14 病毒那麼小,普通醫用口罩管用嗎?

我們不需要過濾病毒,只要過濾飛沫就可以了。因為新型冠狀病毒沒有翅膀,必須藉助飛沫才能逃離呼吸道。飛沫的尺度比較大(肉眼就能看見),醫用口罩能過濾飛沫,就能避免感染[7]。

某些醫療操作有可能產生大量氣溶膠,這時候才需要N95口罩[7]。

參考文獻

[1] Kenneth McIntosh. Coronaviruses. UpToDate. 2020 access: 2020-01-19

[2] de Wit E, van Doremalen N, Falzarano D, Munster VJ. SARS and MERS: recent insights into emerging coronaviruses. Nat Rev Microbiol. 2016 Aug;14(8):523-34. PubMed: 27344959

[3] Lu H, Stratton CW, Tang YW. Outbreak of Pneumonia of Unknown Etiology in Wuhan China: the Mystery and the Miracle. J Med Virol. 2020 Jan 16;10.1002/jmv.25678. PubMed: 31950516

[4] Natsuko Imai, Ilaria Dorigatti, Anne Cori, Steven Riley, Neil M. Ferguson. Estimating the potential total number of novel Coronavirus cases in Wuhan City, China.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2020 access: 2020-01-19

[5] WHO. Clinical management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 when novel coronavirus (nCoV) infection is suspecte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access: 2020-01-19

[6] WHO. Health topics (Coronaviru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access: 2020-01-19

[7] WHO. Infection prevention and control during health care when novel coronavirus (nCoV) infection is suspecte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0. access: 2020-01-19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