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症就是不高興嗎?

抑鬱症就是不高興嗎?

當 4U9525 航班飛過阿爾卑斯山時,副駕駛安德里亞斯 • 盧比茨呼吸勻稱,駕駛艙裡一片寂靜,誰也不曾預料接下來將發生什麼。

根據法國檢方的推斷,這架載有 150 人的飛機,在副駕駛的蓄意操作下墜毀在法國阿爾卑斯山區。

沒有人知道這個 28 歲的德國飛行員當時腦子裡閃現過什麼念頭。據媒體報道,他 6 年前曾因抑鬱症發作中斷過飛行訓練。

抑鬱,這個困擾了無數人的疾病,又一次走入你我的視線。 畢業於約翰 • 霍普金斯醫學院的神經科學博士小V 為你帶來抑鬱症的深度解讀。

抑鬱症是什麼?

抑鬱,顧名思義,就是不高興。「抑鬱症」聽著就是「很不高興」的病。有人問:「我也常常很不高興,哪那麼容易算是病呢?」

「不高興」這詞恐怕用輕了,更合適的說法應該是「壓抑而至絕望」的病。

那麼科學上是怎樣定義「抑鬱症」的呢?要確認為抑鬱症,必須符合三個特徵。

第一,得是超出生活正常基線的「抑鬱」。

情緒像天氣,總有起落,但有個波動範圍。把時間做橫座標,一個人的情緒做縱座標,畫一條線。如果出現一段十分反常、持續較長的情緒低谷,就得警惕啦。

換言之,和通常的不高興不同,抑鬱症患者的壓抑和絕望程度嚴重、持續很久,而且往往很難自己恢復。

第二,抑鬱已影響功能。

也就是說,「不高興」不只是嘴上說說,症狀要確實影響正常生活工作學習。中國人由於文化關係,不習慣觀察和表述內心感情。抑鬱之後更不會傾訴。因此,有些抑鬱症病人不知自己情緒異常,是因為食慾、睡眠、精力等衍生問題,被家人扭送醫院才被診斷。

第三,確認「抑鬱」還得排除一些其他因素。

包括近期受到外界刺激,藥物毒品影響等。比如喪失親人後大部分人經過一兩個月都能走出陰影。只有當長時間(半年、一年)無法自己走出才會考慮抑鬱症診斷。

大腦已經發生改變

精神類疾病有個特點——聽著玄,似乎看不見摸不著。

還常有人覺得抑鬱症的病人就是「想不開」,走進死衚衕。只要拍拍肩膀讓他「樂觀點堅強點」,自己下個決心就立馬能重新精神抖擻了。從而埋怨陷入抑鬱症折磨的人「怎麼這麼想不開」,似乎是病人的錯。

科學研究證實,抑鬱障礙患者的大腦,已產生了一系列結構和化學變化。

和一時鬧情緒的人不同,病人大腦裡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等「單胺類遞質」傳遞系統(神經元之間通話的狼煙訊號)已變得不正常。

就像交通訊號,紅燈關不上,綠燈打不開。於是,病人失去正常判斷,遮蔽正面訊號正面思維,開足馬力製造負能量。「吃喝嫖賭」取樂功能被關閉,清晰的思維、計劃力和判斷力隨之喪失。

長期的化學失衡等帶來大腦資訊處理的結構變化,有如紅燈開太久,路上雜草叢生已不能稱其為路。抑鬱的大腦裡一些負責情緒、理智的結構(如海馬體、杏仁核、前額葉等)功能和活力發生了持久的改變,這些腦部變化在核磁共振檢查中都可以顯現。此時,已不僅僅是「一時想不開」那麼簡單。

嚴重抑鬱症患者大腦裡的這些變化,看得見摸得著,是貨真價實的唯物主義。這些變化不靠外界干預光靠自身已經很難逆轉。

怎麼識別「不高興」

那麼怎麼識別抑鬱症的可能症狀呢,以便及早就醫呢?

情緒持續悲傷低落,而且基本上每天醒著的時候都低落。

失去興趣,沒有追求。平常愛打麻將的患者,你讓他再打,他不僅不碰,都懶的理你。

沒有食慾,又或者無法入睡,不用設鬧鐘每天早早醒來(對早上睡不醒的筆者,想著都覺得痛苦)。少數「非典型抑鬱」,則反其道而行之,暴飲暴食,又或每天抱頭大睡。

精力上沒精神、沒力氣,老覺得累。腦力上無法集中注意力,無法思考,沒法爽快地做判斷和決定。

有些人還會表現出躁動不安,或者動作遲緩、有氣無力。行動起來好像看慢動作電影。

陷入自卑、自責,覺得自己生命無意義、無價值,一無是處。更嚴重的,少數患者不僅有負面想法,還有各種妄想甚至幻覺。什麼是妄想呢?就是各種固執的奇怪想法,比如怕風怕水怕光;比如世界末日快到了;比如自己有病快不久人世等等。什麼是幻覺呢?就是「有個外星人昨晚來看我啦」之類異次元的幻聽、幻視。

最後一點最嚇人:患者可能有反覆的死亡幻想。過馬路時不看紅燈,心想「就這麼被撞死了也挺好,一了百了」。嚴重的患者更會有計劃地將自殺付諸實施。

以上症狀常常結伴在抑鬱症中出現。患者雖未必條條俱全,但通常有 3 - 5 種以上,並持續數週。另外,患者可能有一些其他沒有列於診斷標準的症狀(如肚子疼等「軀體表現」)。症狀的複雜性會干擾病人和家屬的判斷,所以,及早識別並尋求專業幫助是正理。

而且,抑鬱症的治療行之有效,是可以把大腦撥亂反正的。

請牢記,抑鬱症大多情況下可管理、可治癒;大家都可以通過自己的力量,尋求專業幫助,讓不幸受抑鬱症折磨的親人朋友(或自己)重獲快樂生活。

但是如果對抑鬱聽之任之,或是不遵醫囑,就有可能釀成苦果。

或許你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