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拒絕別人時,怎麼還會特別內疚?

當我拒絕別人時,怎麼還會特別內疚?

有很多的文章談過“界限感”這個話題。每當把這麼一個定義拋出來的時候,總是得到一片點贊,然而也總有人反饋,說自己做不到,但是又說不出原因。界限感的定義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它主要指兩個方面的行為和情緒約束:


1)明確自己的價值、標準、能力和需求。

2)能用行動拒絕他人的不合理索求。


欠缺上面的任何一點,都可以被認為是缺乏界限感的表現。很多心理治療師得到過這樣的反饋:“上面這些定義太宏觀了”,或者“面對同樣的人,不同的事,界限感能不能調整?”,以及“臣妾做不到啊……”


圖 源 | pixabay


說實在的,世界在發展,人在變化,界限又怎麼可能一成不變呢?那麼究竟應該如何在這種動態中,找到一種設立界限感的方法,使自己那顆疲憊的心有所安放呢?這裡還是先來看看幾個例子吧。


從案例

揭開你的弱點


  • 丈夫總是出去打麻將,妻子希望丈夫能夠多花一點心思在家裡,在自己和孩子身上。想立規矩、講道理,但是說了好幾次,完全沒有效果。

  • 裝修房子,夫妻倆想按照自己的意思裝修。誰知父母給了一大堆意見,美其名曰“都是為你們好”、“這些都是經驗教訓”等等。讓小倆口感到很困惑。

  • 母親長期以來都很強勢,對孩子很少有讚美和鼓勵。一次激烈的爭吵後,孩子把母親的微信拉黑了,事後後悔又想加回,但發現母親也把自己拉黑了。


這些都是家庭矛盾中非常常見的案例。那麼,上面三個案例中有什麼共同特徵呢?很多讀者可能會說:“他們在設立界限感上都遇到了阻力。”但是,這只是一個表象,並沒有看透問題的本質。


阻止丈夫打麻將無果,裝修房子被父母干涉不樂意,拉黑了母親又想反悔……儘管從表面看來,這些都不是當事人的錯,但是在矛盾中,他們卻產生了很多複雜的情緒,正是這些情緒,扼制了界限感的設立。其中最突出的兩種情緒,莫過於:羞恥和內疚


羞恥是一種針對於自我的否定。例如妻子沒有能夠讓丈夫把重心放在家庭上,可能會產生:“我又失敗了!”或者“我怎麼會攤上這樣的婚姻?”之類的感受。個人的價值感會有進一步的挫敗。


內疚則是一種對於某些行為可能導致不良後果的憂慮、自責感。例如把母親的微信拉黑,孩子反過來會擔心母親的情緒,對自己可能給母親帶來了傷害感到自責。


圖 源 | pixabay


羞恥和

內疚由何而來


從上面的一些例子可以看出,但凡在設立界限上存在困難的人,總會在衝突中存在一絲遲疑。


所謂遲疑,拿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不知道怎麼辦了”。這種停頓感,會產生兩個後果:第一,當事人會對設立界限所產生的後果感到懼怕;第二,給了對方進一步破壞界限感的機會。


所以,可以看出,當事人在家庭關係、人際關係中,永遠處於一種被動、受約束、受控制的局面,這往往也是由於當事人的原生家庭模式而造成的。


在一些充滿了高壓、否定或虐待的家庭環境中,孩子很多天然可以享受或行使的權利,其實是被剝奪的。


圖 源 | pixabay


例子A

孩子對於週末出行想表達自己的意見,父母還沒等孩子開口,就說:“都安排好了,小孩子從小就要學會為大家多考慮考慮!”


例子B

孩子考試得了高分,想與父母分享一下快樂。結果就是淡淡的一句:“不要驕傲。”或者“你應該看看自己丟了哪些分。”


這些行為可能在父母眼裡看起來很稀鬆平常,但是心理學家卻給這種行為冠以一個非常特殊的名詞,叫做“主權剝奪(disenfranchise)”。


由於這種行為的存在,孩子的自豪、快樂、自主性往往在一瞬間被剝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逐漸固化的認知:我的意見是不重要的……我認為的成就並不是成就……我最好不要說太多……只要我不表態爸媽就不會生氣……


長此以往,孩子在家庭中缺乏安全感和自我意識,在人際交往中就會用一種“自我保護”的姿態去應對各種挑釁。


例如,在界限受到侵害時,心裡會想:可能不該反駁吧?是不是我做得不夠好?她是我的媽媽,我應該妥協……等等。


圖 源 | pixabay


設限前

先面對羞恥和內疚


有一種觀點是:羞恥和內疚是可以“上癮”的。也就是說,羞恥的人會感到越來越羞恥,內疚的人越來越容易內疚。尤其可怕的是,有著羞恥感的成年人會養育出有著羞恥感的孩子,不斷把這種負面認知傳承下去……直到其中一個人有勇氣去掙脫這種枷鎖,打破這種循環。


羞恥和內疚,屬於一種自我感受(體驗)。但是在東方文化中,“感受”是很容易被忽略的。這也恰恰是因為很多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遭遇了“主權剝奪”,以致於從小就無法正確辨識自己的感受。


比如孩子受到了委屈想哭,家長一句怒吼:“哭什麼哭?你哭出來試試看?!” 於是孩子就要拼命壓抑自己的感受,並告訴自己:哭是不好的,哭是羞恥的。


圖 源 | pixabay


因此,當發現自己的界限被侵犯時,而又對設立界限感到遲疑時,其實就是童年那種熟悉的感覺又回來了,內心的感受再次被“剝奪”了。有些人只感到一種委屈和無助,有話也不敢說出口;有些人感到憤懣,卻又覺得自己“理應”承擔這種情緒。


所以,這個時刻,並不一定是強迫自己去設立界限的時刻,而恰恰是看清自我感受,並解讀自我感受的時刻。


先離開衝突的環境,給自己一個安全的空間。然後,找到自己可以信賴、可以依賴的人,對他們說出自己一些模糊的感受。


比如:“我感覺非常非常不好,但是又說不出來,覺得無時無刻都被xxxx控制著……”,或者“面對xxxx,我總是沒有勇氣說「不」。”


最終,通過這些對話,人們就能夠看清楚自己內心最卑微的那些感受,例如羞恥和內疚。而當一個人真正有勇氣面對羞恥和內疚的時候,也是她打破枷鎖,重新找到自我起點的時候。


參考資料

1.Evans, S. (1988). Shame, boundaries and dissociation in chemically dependent, abusive and incestuous families. Alcoholism Treatment Quarterly, 4(2), 157-179.


相關閱讀

生悶氣的人,你想要攻擊誰?

你是傳說中的討好型“人格”嗎?


黃貝爾

澳大利亞女性心理治療中心,澳大利亞聯邦心理治療協會認證臨床心理治療師。


長按二維碼,可諮詢醫生


或許你會喜歡